×
淘心話

別演愛情肥皂推理劇

之前還在當上班族的時候,同公司有位不同單位的同事(姑且稱她為小A),小A因為性格活潑且為人熱心,在公司的人緣非常好。但每次只要一和男友通電話,小A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變成個善猜忌的潑婦。

「你幾點出門?幾點到公司?早餐吃什麼?」這是早上9點半,小A跟男友的對話。

「你和誰吃午餐?你們要去哪吃?」這是中午12點的對話。

「你要出去開會?去哪間公司?地址呢?」這是下午3點左右的對話。小A問明白男友要前往的目的地之後,還會上網google男友所說的公司名稱與住址是否相符,以證明男友所言非虛。

到了下班時間,小A的男友只有二種選擇:1.到公司接她下班,2.讓小A到他的公司等他下班,但別的情侶見了面是蜜糖遇上巧克力,小A與男友卻是福爾摩斯與嫌犯。我曾親眼目睹小A當場翻出男友的手機,只要是沒見過的號碼便開始一條條質問。而且最恐怖的,就是小A竟然可以找到男友早就沒在使用的舊部落格,並且猜出帳號跟密碼,然後從裡面翻到男友跟前女友以前的親密合照。

「連我在旁邊看了都覺得妳男朋友好可憐,妳為什麼要這樣逼他啊?」我不禁問,但小A理直氣壯的說:「我就是要堵死他所有的路,讓他知道要背叛我是不可能的!」

「妳幹嗎要預設他會背叛妳?難道他有什麼花心的跡象嗎?」

「目前還沒有,但誰知道以後?」小A緩緩的說:「妳知道嗎?他前女友就是他以前的第三者,而且他手機裡幾乎都是女生的號碼。」

為了防止男友出軌,小A採取「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的政策。她全盤掌控男友的一舉一動,並在他房間偷裝竊聽器(好孩子不要學),還破解了男友電腦、手機、網誌、以及通訊軟體的密碼,連男友親朋好友的網誌也在她監控之列。

「妳可以改行到徵信社上班了。」聽完後我對小A只有『欽佩萬份』四個字可以形容。

小A佈下的天羅地網果真有效,八個月後她的男友和學妹暗渡陳倉,兩人還單獨到墾丁玩了一整天。這件事很快的被小A拆穿,小A拉了一位好姊妹助陣,殺到男友的公司,就這樣在騎樓大吵大鬧起來。

然而,不管小A如何陳述男友的罪狀,她男友卻始終像是喝了紅茶的淡定哥一樣,面無表情的聽完小A聲淚俱下的指控。

「現在呢?」根據事後的轉述,她男友聽完後的第一句話,只有這三個字。

「什麼?」情緒完全失控的小A尖叫問道。

「妳說的都沒錯啊,所以現在要繼續還是分手?我都沒意見。」她男友說。

雖然人不在現場,但同為女性,我完全可以體會小A聽到這種回應會有多崩潰。

後來小A在經歷過無可避免的狂怒、傷心、痛苦後,又跟這男人糾纏了將近快半年才正式分手,這期間她男友半公開的腳踏兩條船,小A心知肚明,卻根本無可奈何,原因很簡單:因為她還放不下。在感情中放不下的那個人,不論道德是非站在哪一邊,總註定還是個輸家。

當個愛情偵探得不到破案的成就感,當案件真相大白,獎品卻是滿心苦澀,既然如此,又何苦將時間與精力糾纏在尋找對方的蛛絲馬跡上?世界上有許多更值得妳去關注的事物,如果他已經不值得妳愛,那就讓他走吧。


凌茜粉絲團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