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兩光偵探

文/里比

兇手和偵探,是對比的存在。

她手中抱著她那八個月大的女兒,雙腳為了安撫女兒自然的抖動著,我坐在她旁邊,看著她操控的滑鼠在螢幕上遊走著,她很自然點開了她老公前女友的網誌,自顧自的瀏覽了起來,我擺著頭,不解的問著她『你看這幹麻?』,她才驚訝得關了網頁,對她來說,就像我們上班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點開臉書瀏覽一樣,她開電腦的第一件事情竟是瀏覽『老公的前女友的網誌』。

「你有病是不是?」我半開玩笑的虧著她,都已經抱著八個月大的女兒了,還懷疑她老公會和前女友有一腿。

『這是以前的習慣,現在卻改不了。』她關掉網頁,又抱著女兒在房間裡晃來晃去。

以前的她,百分之百信任她老公,她老公經常半夜到門口去講電話,說要去巷口便利商店卻穿上了球鞋,說要去打球卻騎著機車,她都不疑有他,直到她在手機裡看到了一串號碼傳來曖昧的簡訊,回想簡訊裡提到的日期及內容,才知道半夜通電話的那串號碼是前任女友;穿上球鞋不是去便利商店,而是去會舊情人;說要打球其實是在公園敘舊,一次的犯案,擊碎了信任的花瓶,即便用強力膠修補,卻也免不了花瓶四周出現的監視器。

因為對感情的不信任,她扮演起了偵探,想在蛛絲馬跡中找到安全感,她瀏覽著老公前女友的網誌、看老公手機裡的網頁瀏覽紀錄,除此之外,每天看簡訊、通話紀錄這些跟是基本配備,她像推理卡通一般的推著眼鏡說「真相永遠只有一個。」這次,她像TV搜查線一樣騎著機車前往她老公口中要去「打球」的地點,尋求真相的同時,她卻希望自己像個兩光偵探,一切的懷疑都是錯誤的,她老公真的在打球,而不是在別的地方打著不該打的球…。

有兇手,才有偵探的出現,但是儘管偵探順利的抓出了兇手,卻掩蓋不了兇手犯案的事實,就算偵探精闢的推理循線找出兇手、案發現場、甚至逼著兇手承認你說的都是對的,打破花瓶依然成了事實。

偵探證明了他的懷疑一切都是對的,卻得面對最殘酷的事實。

如果根本沒有犯罪事實的存在,偵探的意義也等於零。因此當你責怪另外一半疑神疑鬼的同時,看看兩人中間的信任花瓶,是如何碎了一地?

「有鬼!有鬼!我抓到鬼了!」她捎來的MSN訊息在螢幕右下角閃爍著,這次她又找到了蛛絲馬跡?還是又像個兩光偵探一樣胡亂想?讓我們,看~下~去~

Tags : 出軌抓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