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與你分享的快樂勝過獨自擁有?really~

老公和我的相處模式,因為工作的關係,和一般夫妻不大一樣。

我們生活在一起,工作也在一起。

為了製造一些獨處的時刻,我通常都一個人買菜、處理家裡的雜事。

最近我們新的樂團「好端端」成立了;為了表演,常會和團員聚在一起練歌。吉他手(酒令太棒鳥)有時會和我們分享他在 youtube 看到的爆笑影片;話還沒講完,老公很迅速地接著說:「喔,你說那個酒駕被警察攔下來的影片喔?我看過啦,真的超白爛的…」

鍵盤手(藍笛手機囉)跟著附和:「喔!我知道你說的那個,真的很好笑!」

還沒搞清楚狀況時,三個人同時仰天長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跳到老公面前問:「你們在說甚麼影片?我也要笑~」

老公擺擺手說:「那是人家寄給我的,我有空再放給你看。」

藍笛手機囉:「誒?那你們知道網路上最近在傳的那支MV嗎?」

三個人又雞哩咕嚕熱烈討論了起來。

吼。還是完全沒有頭緒。

我總會纏著老公對他嚷嚷:「分享~~~分享喔你疑疑疑疑疑疑!」畢竟,一想到自己在網路上看到好看的影片和白爛笑話時,都會立刻捧著筆電跑去找他一起看,心裡難免有點不平衡耶。

哼。

不過自己生悶氣也不是辦法。於是某次我在 facebook 上看到一隻倉鼠表演中槍戲碼時,一個人拉長了喉嚨狂笑;我想……等老公好奇時,也超級淡定地回應他,他說不定就會瞭解我落寞的心情了。

嗯!

老公果然好奇的問我:「什麼事這麼好笑啊?」不過屁股還是黏在椅子上。

很好,呆子,你中計了。

我勉強克制住得意的情緒,隨口回答:「喔~~~Gwanlin 在臉書上po的影片啦!唉呦,笑~死我了。」我還捧著肚子笑呢,以防他回過頭來看我。

老公忍不住揶揄我的大笑聲:「笨蛋。」

咦?發現他沒跟上拍子,我好像踩空了一下:「喂!你不想知道是甚麼影片嗎?」

老公:「甚麼影片?」

我:「很~好!笑!的那種影片!」我彷彿還誇張地重複了好笑兩個字。

老公:「喔~真的啊?那很好啊!」說完繼續低著頭工作。

我:「那……等我有空再放給你看啦……」甚麼跟甚麼啊?我真的弱到一個爆炸誒!怎麼會變這樣啦!「嘩!」的一聲,我乾脆哭出來了。

老公驚嚇的走到我身邊:「怎麼了怎麼了?」

「奇怪耶你!」我突然好生氣:「為什麼你都不會想和我分享呢?所有我看過的、遇到的事都會想跟你說耶!難道你沒有這種心情嗎?還有啊還有啊,」藉機吵一下:「我跟姊妹出去玩,都會忍不住一直看手錶,提醒自己不要晚回家做飯;可是你出去和朋友吃飯,都會忘了跟我說一聲,我快變電視上演的怨婦了……哇~~~」

老公好像無法理解我為何哪麼在意?不過既然眼見前方有塊絆腳石,他也毫不猶豫的把它搬開。

「sorry啦!我也不懂為什麼沒第一時間想到和你分享,不過以後我會盡量記得喔。」

「不要不要!」這就是傳說中的得理不饒人吧~~~「你是被迫的,不是真心的!」

「不對喔,是真心的喔。」老公邊搖搖食指,邊進入心海羅盤模式:「男生天生就沒有女生那麼愛分享啊!可是如果一個人願意為了妳,去改變他天生的習慣,那不就是真心的嗎?」

嗯?是嗎?雖然怒火正旺,但彷彿嗅到一絲道理。

「假設妳是猴子而我是魚(我不要當猴子)(那不是重點);魚天生不會爬樹,但我為了去找妳這隻猴子,所以努力爬上樹了。這就是一種出自真心的強迫啊,不是嗎?」

好吧。

但這樣結束也太便宜了吧?

我把鼻涕吸回去,假裝還餘氣未消,淡淡的說:「可是……我今天不想煮晚餐耶。」

老公馬上接話:「ok ok!那你最近有沒有看到想吃的餐廳啊?跟我分享吧?」

好吧,誰叫我是個愛分享的人呢?(攤手)。


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太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