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只想尋找跟自己相符的人

說實在的,她是個條件很好的女孩:國外名校出身,身材比例苗條,事業成功,髮質膚質都在很好的狀態,個性上也沒有特別可以挑剔的地方。也就是說,以外人的眼光來看,她保持單身,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二十出頭的時候,很多男人追求她,實際上有多少個她算不清楚,算太仔細會讓她有難過的感受。

總而言之,那段日子裡,那些男人在她身邊搖晃,用各式各樣的方式,開出色彩豔麗的羽翼,竭盡所能地討好她。在模糊的印象中,她收過幾隻錶,一些名牌珠寶,化妝品跟香水,還有幾張免費的機票食宿。

但是,不知道是哪個確切的時間點,突然一瞬間,圍繞在她身邊的男人一一消失,最後一個也沒有剩下來。

就好像是一條看不見的橡皮筋,被反覆拉緊放鬆過後,啪噠一下斷掉了。

她花了一些時間,檢查發生過的事情,但什麼蛛絲馬跡也找不到:體重沒有上升一公斤,沒發現臉上任何新的皺紋,工作也沒有特別忙,雖然位於二十歲的尾端,她不覺得自己出現老態,笑起來的時候,還是一樣甜美可人。

但周圍一個男人都不剩,大家都默默為她擔心,卻是不爭的事實。

三十一歲生日的時候,她買了一個草莓蛋糕,獨自回家吃。

連續一年沒有男人追求以後,她不再等待。

沒關係,她告訴自己,從今以後,得想個辦法認識男人。

她在網路上找到了一間聯誼公司,登記好自己的姓名資料,螢幕彈出一個視窗,要她選擇心儀對象的必備條件。

– 三十五歲以下。

– 國外大學畢業。

– 具雙語能力。

– 180公分高。

– 風趣。

– 善良。

– 有專業的工作。

– 無離婚記錄。

不管別人怎麼想,她不認為這些條件過於嚴苛,說穿了,她只是尋找一個跟自己相符的人。至少,在人生裡,她要對得起自己。

“您的資料已填妥,目前尚無匹配成功對象,我們將繼續為您尋找。”

她看見系統顯示出這段話,聳了聳肩,把電腦關起來。

某天有個配對服務專員打電話來,跟她表示有一位四十二歲的醫生,離過一次婚,大致符合她的條件。

「根據妳列出的要求,如果妳放棄這個機會,我不能保證能找到有更多吻合條件的人選耶……」那專員似乎很煩惱地表示,他特別在「不能保證」這四個字上加了重音。

她緊握著手機,不容許自己妥協,在些許失望中,她回答:「謝謝你,我再等等看。」

說完以後,她把電話掛上,癱坐在沙發中間,用大大的抱枕把自己圍起來。

後來的三四個月,這個宣稱擁有八萬個會員的聯誼公司,依舊沒有給她任何好消息,倒是連續發了幾封訊息要求她降低先前設定的標準。照他們的說法是,她必須適當地寬鬆目標條件,以獲得更好的「幸福機率」。

明明不是這樣的。

她覺得在愛情世界裡,自己好像剛剛破產的失敗者,到處都被貼上白色的封條,股市大跌,物價飛漲,只有她一個人緊緊抓著自己的錢包。

沒關係。她安慰自己。沒關係。

春天的時候,一封配對成功的信來了。

他們以不可思議的口吻通知她(真是非常過分),要她盡快把信中的規定與詳細資訊列印下來,並安排時間約會。

根據公司的條款,這兩個會員不能私下見面,必須在約好的時間出現在約定的地點,無論喜不喜歡,都得對談一個小時,以保證彼此雙方達到足夠的了解。

她站在印表機前,等不及列印完畢就彎下身偏著頭閱讀。

對方的資料一行一行地顯示出來:

– 哥倫比亞大學,建築系畢業。

– 33歲。

– 182公分,72公斤。

– 未婚。

那感覺跟中樂透彩差不多。

為了慶祝,星期六下午,她穿上花了大筆錢在百貨公司買的淺藍色洋裝,將頭髮吹彎,依照規定時間赴約。

服務人員對她點頭微笑,領著她進入一個小會議室。

她挺起胸,整了整衣服,對著鏡子補了下口紅,確定一切平整無暇。不知道是過於緊張還是等待白馬王子蒞臨的過程出奇漫長,在小房間裡,她對著空白的牆壁,一口氣喝下了整杯水。

這件事她沒有告訴任何人。她有一種不光彩的心情,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對不對。

接著,那個男人出現了。在薄層的玻璃房間中,她只看見一部分的他,那陌生男人臉上帶著口罩。

「高小姐嗎?妳好。」他打了招呼坐下。

「你好。」她點點頭,他有著一雙親切的眼睛,其他部分都很神秘。

「你……感冒了嗎?」她指指他的口罩。

「欸……不是這樣… …」

「喔。」

空調吐出的氣冰冰涼涼的,她拿起水杯,才發現裡頭一滴水也不剩。

「你可以喝我的水。」他把面前的水推過去。「反正我戴著口罩不能喝。」

對坐的一陣子,就像是棋逢對手的實力確認過程。他們談了一些漫無邊際的留學經驗、工作內容以後,她終於忍不住開口問:

「為什麼你要戴著口罩呢?」

「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男人用食指壓著眼睛,左右搖著腦袋:

「坦白說聯誼是我媽媽的主意,我不想聽她的,故意設下很高的條件,從來不期望有天能夠配對成功……」

「你懂那種感覺嗎?我相信世界上存在著完美適合的人,卻又不相信自己能夠靠這種方式找到她… …」

他繼續說著話:

「但妳就這樣出現了,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當我知道世界上有這樣的女生,完全符合我的期待,年輕,高學歷,事業有成……我真的很期待,尤其今天看到妳這麼漂亮……」

她露出淺薄的笑容,不曉得該接什麼話才好。

「總而言之,我好興奮,昨天還打電話跟媽媽報告,夜裡還煩惱著今天要談的話題而睡不著。」他雙手合十,口氣誠懇,她有點被打動。

無來由地,他話鋒一轉:「對了,妳剛剛走進來,有看見這配對公司的大門嗎?那個……奇大無比的……一扇透明玻璃門?」

「啊?」

「我就是興奮得昏了頭噢,完全沒看到那個幾乎透明的門。一下子走太快,一頭撞上門,結果門牙掉了。」

「啊?」她張大嘴。夢中情人的門牙掉了?

「一顆還是兩顆?」為了掩飾驚訝,她接著問了一個沒有大腦的問題。

「一顆啊。」他點點頭,指著自己的口罩。

「嗯,很不幸,這就是我必須戴口罩的原因。」

後來,他們又聊了一些別的事情。

在那六十分鐘裡,他列舉了一些過去的經歷,很多都非常有趣。但因為門牙的關係,某些字他發不清楚。她盡量想出一些適當的問題,以化解她聽見那颼颼的風從牙縫竄出的聲音。

「任何問題你儘管問,我沒有門牙都來了,保證誠實回答。」他這麼說。

「拜託你把口罩拿下來,至少讓我看一眼你的臉,我保證不會笑你。」她一再要求。

但對方始終不願意,用手掌緊緊壓著口罩。

就這樣,他們兩個人的互相保證著,卻沒有交集。

一個小時過去後,服務人員進來,請男士先行離開房間,到外面等待。

「一切都還好嗎?」服務人員詢問。

「可以麻煩再給我一杯水嗎?」她說。此時她的心情非常困惑。

那男人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她一點概念都沒有。

服務人員為她倒了一杯水,接著拿出一張空白小卡片,放在她面前。

「如果你願意繼續和他交往,你就在這張卡片裡,寫下自己的電話號碼,這樣就算配對成功。如果沒有興趣,保持空白就可以。等一下我們會進來收走這張小卡,再跟你們聯絡。」

她點點頭表示明白。

「你好好想一下。」服務人員說完這句話,就出去了。

白馬王子的影像,像是接收器接觸不良的畫面,上下不停抖動著。

坐在房間裡的她,拿著筆,望著空白的小卡片,空白的牆面。

那條看不見的橡皮筋,被反覆拉緊鬆開,拉緊鬆開。

什麼都不能做,只能讓腦袋一直思考一直思考。

……沒想到設下種種的條件之後,最後卻還是困在這裡。

……一直以為多一個伴,就會多一分安全感。

……但國外大學畢業,身高180公分,未婚身分,都無法幫助她相信他是一個正常運作的男人。

……他甚至連拿下口罩,讓她看一看的勇氣都沒有。

……她不該來這裡,曾經有那麼多男人等著她選擇。

……此時腦袋只想著一個人吃著草莓蛋糕。

……難道為了一顆門牙,就放棄送上門的幸福?

……送上門的人,居然自己一頭撞上門,又怎麼會有她要的幸福?

……沒有門牙的人只能吃蛋糕,不能吃草莓。

……當初她怎麼會相信聯誼社有浪漫的愛情?用卡片這招蠢死了。

……裝好新的門牙以後,他們會是令人欽羨的一對嗎?

……要不要跟一個戴著面具,只看見半張臉的男人展開交往呢?

……真的,要嗎?

……難道,不要嗎?

有時候,她好討厭自己條件這麼好。

有時候,她相信完美的愛情不該考慮機會成本。

她嘆了一口氣,把空白卡片放進信封裡。

等下走出那扇透明玻璃門後,她要換一個新的甜點,回家慢慢吃。


葉揚的粉絲專頁

FYI,我想念你:葉揚短篇小說集


【想看更多到讀冊】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葉揚
政治大學企管碩士,目前於大型網路公司,擔任業務經理。生平第一次投稿,便以〈阿媽的事〉榮獲「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 平常是個上班族,持續練習創作中。最喜歡聽普通的人,說自己的故事,都是出乎意料的精彩。最近容易對各種奇妙怪異好笑瘋狂的事情感到著迷。 葉揚個人粉絲團連結:http://www.facebook.com/yehyang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