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從「全民開講」到「真情指數」

如果你用「真情指數」的語氣上「全民開講」, 我奉勸你:免了!免得別人說你是「軟腳蝦」。

大約十年前,我聽到一場精采極了的辯論賽。

經過初賽、複賽,進入決賽的兩個大學代表隊,真可以說是高手中的高手,不但詞鋒銳利、反應超快,而且說話的速度十分驚人。從頭到尾簡直毫無冷場,甚至讓聽的人都有來不及喘氣的感覺。

比賽結束,我猜甲隊略勝一籌,可以勝出。只是成績公布,居然乙隊勝了。

不但甲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連乙隊都喜出「望外」。事後,乙隊的學生對我說,他們確實認為輸定了,因為論理,他們自知不如甲隊,沒想到居然能贏,真是有些意外。

我也很不解,於是打電話給其中一位評審。

評審一聽我問,就嘆了口氣說:「你居然也來問我,已經有好多人打抱不平,罵我們這些評審了!可是你要知道,前面好幾場評下來,決賽已經是下午四點半,我們幾個老傢伙都累死了。一累,反應就慢,誰讓他們說得那麼快?才聽懂上一句,下一句已經錯過了。所以說實話,是因為我們都沒能聽清楚他們論的道理,所以沒打對分數。」


說話的速度要看對象

聽完我說的故事,我請問你,這些辯論的學生,說得那麼快,是對還是不對?

沒錯!就參加的兩隊而言,他們年輕、反應好、精神好,都把對手的話聽得一清二楚,也都「心知肚明」誰辯得比較好。但是評審不同。裡面好幾位都年過六十了,又累了一整天,學生說的,他們來不及「會意」。結果,該贏的輸了,該輸的卻贏了。你說,辯輸的那一隊有沒有錯?


說話的速度要衡量得失

好!把這問題先放下,再讓我講個自己的故事。

我大學畢業那年,國慶日的「全民自強晚會」改由救國團負責,他們不再用往年「三台」各派兩位主持人的方式,而決定交給我一個人主持全場。

晚會是在台北的「中華體育館」舉行,救國團的人已經事先察看了場地,又作了彩排,發現場子太大,音響又不好,加上有回音,於是對我千叮萬囑,要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否則現場兩萬多觀眾會聽不清。

但是到那一天,我完全不管他們的叮囑,仍然用我平常說話的速度主持,相信確實如「他們」所說,現場的觀眾不能聽得很清楚。

但是節目播出來,我居然稱得上「一砲而紅」,立刻被中視請去主持益智節目,接著進入新聞部。

我敢說,如果我那天聽了救國團朋友的話,我不會有今天。

為什麼?

因為那是三台聯播的晚會,如果我一個字一個字地說,現場兩萬多觀眾雖然聽清楚了,全國上千萬的觀眾卻會覺得彆彆扭扭,只怕還要奇怪,我為什麼說話那麼慢,是不是有毛病或怯場呢!也可以說,在一千萬電視觀眾與兩萬現場觀眾之間,我選擇了一千萬。

換作你,你選哪一個?


股市與喪禮的差異

語言的魅力,跟你說話的速度有絕對的關係!

問題是,什麼是最恰當的速度?

有人說,一分鐘講兩百五十字是最好的,有人說兩百八十字才精采。

他們都對,也都不對。因為速度要看對象、看現場、甚至看內容。

打開電視,這一台報「股市行情」;那一台是賽馬現場轉播,再換一台,是某要員的喪禮時況。請問,你能用一樣的速度播報嗎?


老掉牙的電影、老掉牙的觀眾

時代不同,說話的速度也不一樣。

很簡單!你找個三十年前的新聞節目錄影看看,那速度比今天慢得多。你再找個四十年前的電影看看,很可能節奏慢得令你受不了。

四十年前的電影,如果演出「回溯過去」的情節,一方面要用慢速度,一方面要用「溶」的畫面,模模糊糊地從「現在的畫面」,回到「過去的畫面」。搞不好,還得打上字幕:「二十年前的某一日」。

而今天的電影,根本不交代,一下子就跳到幾十年前,又一下子又跳回現在。

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差異?

因為現在的生活節奏變快了,人們的反應也更快了。只有少數老人家,可能反應跟不上、看不懂,覺得新派電影沒意思。


白天與晚上的心情不同

除了因為時代不同,造成說話速度不一樣,就算在同一天,說話速度也可能有差異。

如果你上節目,即使是中午錄音或錄影,也最好先問一下:「請問這節目是幾點鐘播出?」更應該事先了解那節目的性質。

道理很簡單—─如果那節目只播出一次,而且是在深夜,你能用中午旺盛的精力和語氣「高談闊論」、拉著嗓門大放厥詞嗎?要知道,同樣的語氣與速度,在吃飯時間播出、晚上黃金時段播出和深夜一點鐘播出,給人的感覺會差得很遠。

當人們在黃金時段聽見你拉著嗓子尖聲批判,可能讚美你的詞鋒銳利,但是換作深夜,卻罵你刻薄,甚至對你有不好的印象。


白天要理性、夜裡要感性

同樣的道理,今天你上「全民開講」和「真情指數」,能用同樣的速度和語氣說話嗎?

不信,你把上「全民開講」的調子,用在「真情指數」裡,只怕會有九成以上的聽眾關機或轉台。相反的,如果你用「真情指數」的語氣上「全民開講」,我奉勸你:免了!免得別人說你是「軟腳蝦」、有氣無力。

本文出自《劉墉超強說話術:偷偷說到心深處(4)》時報出版

【想看更多到讀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