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關於舊愛,和她的續篇

不要忘記彼此剛相識,決定相戀的那個樣子,其實很多時候,那不是謊言,而是我們最後忘記的真實。

說來甚巧,那天她在公車上讀著辛波絲卡的詩集,正讀到〈一見鍾情〉時,他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們相逢了。

敦化南路下起雨了,她趕忙跑到書店前廊避雨,結果卻碰見他。

是闊別了多久呢?如果按照分手來算,是九十天,如果按照心分離的時間,或許是一百八十天。

當然,沒有人記得了。

「好久不見。」男人溫柔地笑笑,彷彿像她初相見時這麼迷人。

「不如一起抽根菸吧!」女人親切地問候,兩人就躲在屋簷下,攀談了起來。

男人外貌沒變多少,髮型一樣、體重差不多,連衣服都還是往常愛穿的那幾件;女人瘦了些,化了淡妝,因為不用靠男人用摩托車接送,所以穿起了長裙搭上楔型鞋。

以往總是怕不方便而揹的後背包改成側背,大包小包的習慣還是沒改,包裡還是帶著兩本書隨時可看,只要在走路仍舊掛著耳機,想要與世隔絕。

人生是十字路口,有時候向左走,有時候向右走,有時候原地踏步,有時是站在路中間不知該往哪走,但她可以確定,兩個人雖不算形同陌路,卻也往不同方向前進,只是今天,不小心碰著。

「最近好嗎?」

「老樣子。」

在問候的時候,她想起了曾在網路上看見女作家大A說,情侶最常問:「你在幹嘛?」如果情侶最常問候的是這句,那麼「最近好嗎?」是分手又碰頭的情侶必備的第一問候吧!

大家都很小心翼翼,或許是彼此還有感覺,或許是彼此怕對方還有感覺,都沒人問起感情狀態。只是輕描淡寫地聊點工作、生活、家庭、朋友,好像瞬間彼此就能聽懂,卻又有種生份,這段時間,大家都有些改變,是現實了些,還是成長了些,沒有人知道。

不過,無論如何,他們還是在路上。

不管是感情的路上,還是夢想的路上,有時候會回頭望望身後的風景,卻已經差了很多。

「雨停了,我該走了。」

「我也是。」

像是計算好的微型電影,男女主角只有五分鐘的戲份,說著說著,雨停了。

五分鐘的劇情只是一瞬間,然後他們繼續往不同方向前進,沒有回頭,也沒有癡望地揮手,戴起耳機的她,想起〈一見鍾情〉的最後段落。


每個開始

畢竟都只是續篇,

而充滿情節的書本

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

於是過往像漣漪,慢慢地餘波搖晃。剛見面時不覺得震撼,如今畫面卻一幕幕重現眼前。

她先想到他從前可愛的樣子,看似一樣,卻不再悸動;她又想起剛分手時自己的慘狀,找了千百個理由去恨他,卻發現比較恨的是自己。

好友叫她別恨了,這段愛本來就沒有誰對誰錯,只是保存期限已過,繼續愛著,根本無用,惦念著幹嘛?不如就當作是場美好回憶,過了就算了。

但她卻不這麼認為。

雖然恨或許等於愛,但如果連討厭都忘了,那剩下的,若不是徹底遺忘,而是美好時,那分手幹嘛?說穿了,即便感念,也還是有討厭到不得不分開的事。

她的確感謝他,卻無法接受結局如此,世界上,根本沒有好心分手這種事。

當時同樣失戀的朋友說:「本來是相戀,後來變單戀。」

表達自己被莫名拋棄後卻可悲地還愛著對方的淒慘心情。

聽到那刻,她跟朋友都笑了,笑到眼淚都飆出來,失戀多日來,從來沒笑得這麼愉快過;失戀多日,從來沒有一次飆出眼淚不是因為傷心,而是因為快樂,一種黑色幽默的快樂。

兩人初相戀時曾經覺得很織熱很美好到幾近不可思議的東西;在遇到現實的衝擊後,開始充滿了懷疑跟迷惘;最後,就真正失去了。

所以他乏味了,她覺得累了,中途瞬間沒有愛,也沒有恨,只有哭著離開的那天,所有情緒才重新燃起,卻早就來不及。

這究竟是人太膽小太過保護自己原先的生活,不再相信童話了;還是剛開始時,都只是被心跳加速矇蔽雙眼,然後有個人先夢醒,連「我先走囉!」都沒喊就離開了,有的更過分,直接消失不見,給人無盡的問號。

「不要害怕去冒險。」

遇見他的第七天,當她有點怯懦相戀,覺得太快時,他曾經這樣跟她說。

「因為遇見妳,所以我更喜歡自己了。」

然後她見著他凝視的雙眼裡,映著她的笑意。

「我也這樣想啊!」那時她主動抱住他,決定往前走。

只是,沒人想到,十字路口就這樣到了,左轉、右轉、前進、停滯,有好多選項,卻沒有回頭這條路。


每個開始

畢竟都只是續篇,

而充滿情節的書本

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

「回來啦,有沒有淋到雨?」

「還好,路上碰見個老朋友,聊了一下,晚上想吃什麼?」

原來彼此只是過客,當他們跳舞、飲酒、念詩、散步,總總的一切,都像個短篇電影裡,應當有的愛情場景,然後結局不見得是皆大歡喜。

原來有些我們認為盪氣迴腸,必定永遠的愛,只是一個序,真正精彩的劇情,卻往往從,另一個地方開始。

貝莉新書:帶不回家


部落格:Love, the city


Facebook

延伸閱讀


心理測驗–舊愛VS新歡 難以取捨,妳該選那一個?

貝莉說:男人忘不了舊愛,女人拒絕不了新歡

女王說:舊愛就像過期的剩菜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