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喂!你跟過節有過節嗎?

幾天前老公經過我面前突然停下問我:「Baby?你在笑甚麼啊?」

我嚇得連忙把筆電合起來,強裝鎮定的回答:「沒有啊,我沒有笑。」

老公眉毛一挑,打趣的逗我:「是在逛購物網站吧?啊?說說說~你看到了什麼喔~~~?」

「沒有啦!」可是我的嘴角已經裂到耳朵邊邊了,實在藏不住啊!「好吧!我跟你說,不過你可別大驚小怪的,我在..計畫情人節要去哪過啦。」

「情人節?」小白皺起眉追問:「情人節要到了嗎?」

沒有。

「那你這麼早想這要幹麻?」

沒幹麻。只是結婚週年過完了,母親節過完了,生日過完了,現在要準備情人節,不過如此而已。(攤手)

「少在那找藉口逛旅遊網站了,歌詞呢?」老公無動於衷的對我伸手。

才不是藉口!不管是甚麼節日,光想到這輩子只有一次三十二歲的生日,只有一次三十二歲的情人節,我的壓力就好大。(按太陽穴)

「黃端端,沒有人會這樣想事情。」

是嗎?那他們還要蹉跎多少光陰才會覺悟時間無法重來?

「沒有人蹉跎光陰,大家都在認真工作。為什麼要花這麼多時間想過節的事?」

吼!你跟過節有什麼過節嗎?

(好討厭!眼前這個工作狂正在用他的價值觀剝奪他老婆最大的生活樂趣耶,怎麼辦?)

「那我問你,」我趁機逼他思考一下「2003年你做了甚麼?」

老公不疾不徐的回答:「接製作案、寫歌、寫了一篇關於『P2P音樂下載的合法性?』的文章,被記者刊到報紙上,之後跟其他同行一起到立法院參加公聽會之類的。」

那2004年呢?

「寫歌、接製作案,我們開始籌備二人組的專輯。」

05年?

「寫歌、接製作案,七月我們和唱片公司簽約。」

可是對我來說,這幾年不是這樣的喔!03年情人節我們在馬德里,是交往後第一次自助旅行。在路上散步的時候,我還強迫你跟那些西班牙男人一起在花店排隊買花給我;我送了一支玫瑰花給民宿的婆婆,她很開心的插在她和爺爺吃燭光晚餐的圓桌上。

04年我開始接舞台劇、簽經紀公司;不過印象最深的,還是生日的時候,第一次去花蓮海洋公園和海豚游泳。

05 年的中秋節比較特別。倒不是去了甚麼了不起的地方過節,或是作了甚麼暴發戶的慶祝行為。

那年和好友一起在錄音室奮鬥專輯,錄音、錄吉他、編曲等等。中秋節那天,錄音錄到好晚;離開時發現樓上已經烤肉烤到伸手不見五指了,突然覺得怎麼可以為了工作錯過中秋節!於是累得要死的大家,奮力開車到海邊,找了一輛小卡車變身而成的行動咖啡屋,一人一杯,邊看月亮邊累癱在海邊的長椅上。現在回想起來,已經不記得那天是錄哪一首歌、或是到底工作多久了,但那天大家在海邊東倒西歪的舒服畫面,卻總是能讓我嘴角上揚。

工作是必要的,卻未必是快樂的:不一定是自己認同的內容;不一定是好相處可信賴的夥伴;不一定是拿到之後會在心裡說「這樣我願意」的酬勞。

而過節呢?不會有人計畫去不想去的地方、跟不想相處的夥伴、用不想做的事來過節對吧?

在工作佔據愈來愈多生活比例的這個年代,「過節」這件事,其實才是人生之中,少數可以按照自己的計畫、留下忠於自我樣貌的回憶時刻吧?

工作不一定是「我的選擇」。所以「過節」一定要是!

呼。老娘被逼急了也是會迸出智慧之語的,顧不得小白認真思索的模樣,我還真想為自己掬把欣慰的眼淚啊,還好不是笨蛋。

老公默默坐到身邊待我又把電腦打開,打開螢幕前,我適時的提醒他一聲:等等看到碧海藍天的畫面若覺得暈眩,可不是血糖太低,是罪惡感又來作祟呦。


延伸閱讀–關於節日


密絲飄:節日症後群

女王:當女友說過節不重要,千萬不要當真!

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太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