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你是這樣愛著自己嗎?

不知曾幾何時「愛自己」,變成跟「加油」一樣勵志結尾。是從多年前台新銀行玫瑰卡的廣告開始呢?還是從德芙巧克力或者金莎巧克力開始,有點不可考了。

愛是身體力行的字眼,愛也是漂亮廣告文宣。

在姊妹淘網站擔任編輯時,常常收到很多來信尋求幫助,那時,就會想起陶子姐演講或者廣播時,聽到一些聽眾分享些私密故事時,常心疼地說著:「女人真的要好好寵愛自己。」

被家暴隱忍不說、賺來得錢都被老公花掉、日日苦等花心的丈夫回來,卻被鄙視,朋友勸說要她分手卻死不離開,被人踐踏。

那樣不懂得保護自己的女人們,真是需要愛自己的,而當她們鼓起勇氣說出自身的遭遇時,或許,就是懂得覺醒的第一步。

而像陶子姐那樣懂得經營家庭、婚姻、工作,一路勇敢去愛到尋求到幸福的人,對著這些需要幫助的人說出「寵愛自己」這四個字時,是充滿能量的。

只是,久了,當在許多場合,發現每每遇到什麼狀況,大家就用愛自己當結尾時,簡直跟在網路上許多人裝俏皮時,就會用啾咪做結尾一樣時,心中會有許多困惑。

譬如某日我在失眠的夜晚在臉書寫著──

午夜,被飛天的蟑螂嚇破了膽。這夏夜的城市裡,屋內像是被精靈下了魔法,沒有人醒著,包括貓。

於是嘗試自救,成效不彰,只剩下失眠的恐慌,然後晃著逛著,看見了這句,好久以前,曾同朋友說過辻仁成的書《再見,總有一天》裡的一段話:

再見,總有一天

永遠的幸福不存在,同樣的永遠的不幸也不存在

總有一天,說「再見」的時刻來了

總有一天,互道「你好」的時刻還會降臨

可能因為天氣太熱,所以醒著的人也不少,大家開始講些有趣的事情,有人跟我聊起了辻仁成這本書還有改編電影,有人說了這是句美好的話,有人搞笑地講起了滅蟑的方法,也有位女孩留言說著:「多愛自己一點!不值得的就早點放下吧!」

我看了她的話良久,心想是什麼樣的原因讓她說這句話呢?是因為心中有放不下的人所以在激勵自己;或者是她覺得在夏夜裡講著那樣的話很不合時宜,抑或是擔心我心中有什麼忘不了的人,於是在午夜時分哀傷了起來,想要鼓勵我,所以,女性專用的「加油」替代方案「愛自己」就出現了。

挺謝謝女孩的鼓勵,那樣的擔心跟分享我收到了,不過龜毛如我,對「愛自己」,卻也衍生一些想法,或許太過八股,卻是長久以來,我對愛自己的看法。

在這個漫天氾濫大家都鼓吹著這句話時,我覺得──

真正愛自己的人,是懂得如何去愛人的人。

這個功課很難,我始終在學,卻學得不好。我認為愛是互相的,人不可能獨自生活,藉由保護自己喪失了愛人的能力。那樣的愛很廣,包含了親人之愛、朋友之愛當然還有男女之愛,甚至在同事之間也有著互助情誼。

可那樣跟犧牲似乎又有點差別,或者是說,我最怕說到愛時,會提到「犧牲」。愛自己的誕生,多半是怕人為了渴求別人的愛,糟蹋自己,以為忍耐、犧牲、改變,勉強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情,最後迷失自己。

不過當人們在害怕「吃虧」的當頭,無論任何事情都打著「愛自己」,我卻開始苦惱了。

難道,我們不能因為愛上一個人,所以自發性地開心煮飯、打掃給對方吃;難道,我們不能因為愛上一個人,所以看到什麼都想買給對方、打電話跟他說;難道,我們不能因為愛上一個人,所以想減少出門的次數,每天跟對方在一起;難道,我們不能因為愛上一個人,所以因為他喜歡我穿平底鞋就把高跟鞋收起來,因為他喜歡我素顏就減少化妝,因為他不希望我裙子穿太短,就變成偶一為之的性感?或者是因為喜歡跟對方相同享用美食,就彼此都變胖了點,或者因為他不喜歡吃辣物或炸物,就貼心地平常跟著少吃一點?

這樣,似乎好不公平耶!

因為,當我們在戀愛時,網路上傳的多種好男人表現方法是有以下幾點的──

隨時接送當騎士、想到什麼好吃好玩的第一個就想到自己、不會為了打球打電動喝酒把妳丟在家裡、會為了妳維持儀容、會為了妳改變自己……。

當男人替女人改變自己就叫好男人,女人為了男人變得跟之前不大相同,就被歸類成不愛自己。

或者男人在午夜時分想起前女友,或者失戀很傷心時,就是長情;女人只要難忘舊情,即便被慘痛拋棄還是記得對方的好,還要花點時間走出來時,也算「不愛自己」時,我開始迷惘了。

難道,保護自己就是愛自己?那保護的程度是多少?可是人如果不敞開心胸,要怎麼去愛人啊?

平心而論,若以上述我對「愛自己」的解釋,我想,我是挺愛自己的。正因為太愛自己,所以在多年的感情過程中,反而不是個好的戀人;正因為太愛自己,所以很多時候,為了不安會做出很多自以為受傷,反而傷到別人的事情。

當我做了一桌菜對方不想吃,我就會心想,我幹嘛要這樣做牛做馬,我要愛自己啊(可是我有問過對方想吃嘛?);當我在Facebook公開我們私人的點滴,對方覺得隱私侵犯我就覺得他不把我當女朋友,或者是不是很愛我,我就心想,我幹嘛這麼封殺自己的後路,我要愛自己啊(可難道讓性格本來就比較注重隱私的對方一直被別人虧跟笑,就是愛他的方法嗎?);當我送了什麼禮物或第一時間告訴對方,對方不喜歡,我受傷了,我就要把他當做惡劣的王八蛋,然後想著要愛自己嗎(我有想過對方當時的心情是什麼嗎?)

當永遠把光點打在自己身上,用自己渴望的劇情走向,一些些不開心的事情發生時,就要用「愛自己」提醒自身,然後變成個防護罩時,這樣,是否不好呢?

勇敢的去愛一個人很好啊,因為對方而時得自己變得有些小女人;因為他開始喜歡下廚了;因為他喜歡待在家裡減少喝酒玩樂了;因為他開始覺得不管化妝還是素顏、短褲還是休閒,都很美好;不管是上山下海還是姊妹購物,都很開心。

為了一個人改變,不是不愛自己啊;為了一個人傷心哀悼,明明很想往前,卻還是傷心,也不是不愛自己。

生命本就有喜怒哀樂,不可能永遠都是快樂的,當然,也沒有永遠的悲劇。可當我們因為害怕受傷,所以把自己放在「愛自己的無菌室」時,會不會我們,會喪失愛人的能力?

當我們輕率地喊出:「女人,要愛自己」的同時,有沒有想過,我們跟那些原先被鼓勵說要「愛自己」的族群生活模式真的很不相同;其實,往往我們都有可能已經很愛自己了,愛到,連怎麼愛人都忘記。


貝莉新書:帶不回家


部落格:Love, the city


Facebook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