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誰要成為誰的另一半?

在尋找人生的伴侶時你能容許自己退讓到什麼樣的地步?

「其實在我老婆之前,我曾經有過兩段論及婚嫁的交往。」

男人新婚兩年,當初跟老婆交往三個月就求了婚。

第一段與空姐的交往分手原因很簡單:他被劈了腿。

這段經歷讓他痛苦很久不只是因為被劈腿,也是因為那是他最渴望安定、最想望婚姻的時候,他曾經天真的以為就要有個屬於自己的家卻遭逢背叛。

但在下一段的感情裡卻是他讓別人痛苦了許久。

這次,他戀上了一個公務員家庭的女孩,兩人一直朝共組家庭的目標前進著。

那麼,為什麼還會有問題?

問題出在:工作需要他總是不停地往世界各地飛行。

這不是她想要的安定,更別提總是不在身邊的他讓她相當沒有安全感。

「你去考個公務員吧,就像我們全家一樣。」女人這樣要求他。

但這樣需要舟車勞頓的工作雖然疲累卻是他想要的,而且做著這樣的工作讓他很快樂。

兩人溝通許久無法達成共識於是他離開了。

但女人的心卻始終沒有離開他,她一直在等他,直到聽說了他結婚的消息。

「老實說,我一直覺得對不起她。雖然我很明白的說了分手,但她始終沒有放棄我會再回頭的希望。」

男人有點歉疚的說。

在尋找另一半時你能退讓到什麼樣的地步?

說得殘酷一點,兩人之間到底誰要放棄原來的自己成為跟隨另一半腳步的那一半?

英文中稱呼自己的另一半常用「 better half」,也就是「比較好的另一半」的意思。如果另一半沒有一些讓自己欣賞、比自己好的優點,兩人的結合又怎能構成一個美滿的圓呢?

有個故事你一定聽過它的簡單版:『柏拉圖說:「我們每個人本來都是一個完整的圓,但是因為被分成了兩半,所以每個人的一生總是苦苦尋找著適合自己的那另一個半圓。」』

這寓言的出處是柏拉圖在《饗宴(Symposium)》裡闡述人類尋找另一半的過程。

在遠古的時候人類分成三種,除了男女之外還有現在被隱晦談論著的第三性–雌雄同體。

那時候的人類不論性別都是球狀的,每個人有四隻手和四條腿,在圓筒狀頸子上的頭部背對背長著兩張同樣的臉孔和兩對耳朵,當然也有兩副生殖器和其他成對的器官。

人類直立站著,用力跑起來的時候用四雙手腳輪流滾動著身體,他們個個身強體健並且相當傲慢。

有天,居然攀爬到天庭去攻擊挑釁諸神,這樣的舉動惱怒了宙斯。

宙斯想要確保人類會繼續供奉和祭祀諸神,所以無法像對泰坦族一樣也對他們趕盡殺絕。

最後祂決定把人類一個個都切成兩半。

如此一來每一個個體就只剩下一半的力量無法再叛變,但加倍的人類數量卻能增加諸神的奉祀,對諸神來說真是一個雙贏的結果。

在宙斯的指示之下太陽神阿波羅把人類剩下的半邊脖子跟一張臉轉向剖開的這一面,再把鬆開的皮拉緊蓋住傷口,最後在腹部缺口上打結形成肚臍眼。

肚臍眼從此成了一個標記,提醒人類曾經冒犯過眾神、要永遠對神心存敬畏。

宙斯後來又把半圓人的生殖器轉移到正面,好讓他們找到彼此時不是只能彼此擁抱一解想念之苦,還可以重回到兩人一體的狀態並且繁衍後代。

於是,遠古以來陰陽合體之人自然會被與自己原來完整的圓組成的異性吸引,而原來是同性合體的人也自然會被同性所吸引,也就是現在的同性戀者。

在這個寓言的結尾告訴我們,從古至今每個人都憑藉著直覺去尋找自己相符的另一半,渴望再度找到當初的那另一個半圓,兩人再度融為一體。

但我解讀到的「另外半個圓」只是一種圖像式的比喻。

生老病死的扶持是另外一回事,在此之外每個人都應該讓自己先成為一個完整的圓再去遇到另一個圓,然後兩個圓可以一起滾動起來,誰也不會比較費力、誰也不會拖累誰。

總是期待找到一個人填補自己的空虛、彌補自己的遺憾,期待遇到他才能讓自己成為一個完整的圓,那是種需要被拯救的病態心理。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即使處在一段愛戀關係中,也應該保有一個完整的自己,萬萬不能要求他挖掉自己完整圓形的一角去填進妳甚至成就妳的圓形。

那是他的人生還輪不到妳去改寫劇本,即使是他心甘情願的要求了,日後面對自己夢想的崩毀,經過妳改寫的人生再不是他想像的那樣,難保他不會朝著妳大吼:「都是妳毀了我的人生!」

真要到那個時候,末日般的罪惡感可不是賠上自己一生就可以彌補的。

艾莉的粉絲專頁

Tags : 女人心事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