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青春好熱

「刺激嗎?幸福嗎?讓快樂穿透我吧」-At 17,青春

這幾個月來一直有個念頭,就想寫本書,寫本關於我和籃球和我父親的書。這三角關係看似突兀,在我心中確有個微妙平衡點。當然書本身不是重點,能不能寫完都還未知。我要講的是一個moment,那個燃起我寫書慾望的moment。

時間要推回去年底,某日教學完畢。我沿著籃球場回家,球場正上演著系隊之間的廝殺。比數吃緊,時間無幾,兩方球員打得熱烈,場邊拉拉隊也嘶吼的熱烈。每當有人得分,尖叫聲四起,建功的球員總會弓著身子握著拳對場下大聲咆哮,好像人生最光榮的一刻必須在這幾秒燃燒殆盡。我背著背包,身體好像熱了起來,眼前突然出現幻影。

那是我高中的時候,球場也正上演著班隊之間的廝殺,比賽同樣吃緊,時間也幾乎耗盡。當時的我,體重破百,但仗著身高勉強被選入班隊。對手也都是遜咖,除了一位不知留級幾年的社會人士臉同學,他幾乎包辦了所有得分。比賽利用中午吃飯時間舉行,又是個炎熱的五月天,可想而知來回跑動的我是又餓又渴。但我不認輸,因為場邊有好多女生為我尖叫。

別在心裡OS我這個人有多膚淺。試想一個體重破百,滿臉長痘的男孩,多麼難得遇到幾十個女生為我尖叫。而且喔,只要我一進球,所有女生就會齊聲高喊:「梁正群!你好帥!」。那種虛榮暗爽要經歷過的人才懂。我記得比賽剩最後幾秒,我們班領先兩分。社會人士臉一個切入,製造犯規,他要罰兩球。第一球罰進,我們班領先一分。站在籃下的我滿身溼透,苟延殘喘,我的貧血讓我兩眼金星,雙耳耳鳴,也許是腦缺氧吧,幾十個女生的加油聲竟聽起來像演唱會這麼誇張。社會人士投出第二球,球擊中籃框彈出。那一瞬間我意識到機會來了,只要抓住這球,比賽結束。我就是英雄。

於是我用僅存的力氣一跳,伸長著手像要抓住太陽那樣,我覺得自己跳的好高,好高。時間似乎靜止,所有人屏著氣息。結果球是碰到了,應該說撥到了,指尖的力量將球反彈回去,不偏不倚落入籃框。是的,我幫對手得了兩分,比賽結果,社會人士他們一分險勝。我垂頭喪氣,躲進廁所裡對著門是又搥又踢。所謂的天堂跌落地獄應該就是這種感覺吧。我就這麼頹喪的躲到下午上課鐘聲響起,我蹣跚走回教室。一位女生走到我面前,遞了幾張面紙。她說:「不要灰心,你打得很好。」

我以一種前所未有的笑容對她說:「謝謝妳。」





更多梁正群作品

Tags : 梁正群
梁正群
身兼演員、音樂人及廣播節目主持人等多重身分,參與過拜金女王、愛在桐花紛飛時、戀戀阿里山、閃亮的日子、十里桂花香等多部戲劇演出,並陸續製作沈睡的青春、人魚朵朵、基因決定我愛你、比賽開始等電影及戲劇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