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請給我好一點的惡夢

我相信沒人喜歡作惡夢吧?

從小到大,你還記得曾經做過的惡夢嗎?

我記得,一個別人的。

那時我們住在學校宿舍,炎炎夏夜兩個女生站在陽台喝啤酒看遠方經過的學長,瞎聊著某個沒搞頭的聚會,一陣爆笑之後,她突然和我分享前晚做的惡夢。

室友吞吞吐吐的說:「我前天啊,做了一個真正的惡夢,我覺得好像要說出來才能let go 誒。」

喔,好哇,你說說看。

「但是..真的..很恐怖喔..」邊說手指還像在搓揉一顆隱形的出氣球。

是..跟鬼有關的嗎?我會怕捏..。

「不是,不過..是另一種極致。」

嗯。我準備好了!

「我夢到洗澡的時候謝長廷坐在木頭板凳上幫我搓背,裸體的。」

嗯。

甚麼鬼!!!!!!

太恐怖太具象太無處可躲了。我差點把啤酒都吐出來。

除此之外,我記得自己這輩子做過的每一個夢。

並不是因為我記憶力很強,恰恰相反,而是它總是很忠實的簡化我的煩惱,好像我的人生有多麼的無足輕重,好像在台上賣力的演員卻碰到惡笑還丟香蕉皮的觀眾那樣。

我的人生也是很嚴肅的,okey?

請給我好一點的惡夢,不需要複雜到用催眠來解釋,但就是…你知道的,跟朋友聊天的時候能端的上台面的程度。

每次聽到身邊的人說:我昨天做了一個好奇怪的夢喔!如何如何的時候,

大家抓著頭皮,幫忙抽絲剝繭的過程都讓我心生羨慕。

可能是口腔期沒得到滿足,或是你心底深處懷有一個天大的祕密,甚至可能追溯到前世,你有個未解的命題。

前世耶..

打從小時候夢到脫褲子坐在馬桶上,結果身子感覺熱熱的醒來發現「自己正在尿ing」開始,想吃糖就夢到在買糖果,親人過世就夢到棺材,討厭誰就呼誰巴掌這樣沒有一點深度的夢,

真。讓。人。困。擾。啊。

如此輕率的惡夢讓一直我懷疑是不是腦容量的問題還是什麼地方壞掉了?

使腦袋一直無法處理比較複雜一點點的夢?

我也想把眼睛瞇成一條細縫,煞有其事的告訴你昨晚發生的事呀。

前陣子看中醫時,醫生叮嚀我這個月每天在家自己量基礎體溫,如實記錄下來,好讓我能正確判斷排卵日期。

醫生重複著重點:「記住,不可以下床。睡醒眼睛一張開眼睛就要量喔!」

天啊,是醒來就要做的「第一件事」嗎?我一定要牢牢記住!

晚上睡覺前,我仔細的在床邊擺好溫度計、筆和紙,因為擔心自己一時大意,所以特地把拖鞋藏在床底下。

「早上起身看到地板—咦?沒有拖鞋?應該就知道了吧。哈哈哈哈~~~」

當晚我果然就夢到自己睡到隔天起床了,想去廚房喝杯水,便義無返顧的把右腳大拇指狠狠的點在地板上。

「咚」~~~全身像通電一般!我一下子坐得直挺挺的,喘到上氣不接下氣。

小白睡眼惺忪的看著我:嘿,你夢到自己直接下床了是吧?

我驚魂未定看著他:「對啊對啊!你怎麼會知道?我剛有說什麼嗎?」

小白翻過身去喃喃自語:「沒比這更簡單的事了。」





我們要一起好端端的!

如果「削完一顆蘋果的皮而中間不能斷掉」的難度以三分來記、「黏回去看不出破綻」以三十分來記,那麼擁有能兼顧兩者的人生,難度大概有三千分的程度吧?

Once in a Lifetime

「畢竟,那些錢都可以付將近一半的房貸了耶!如果現在錢還在戶頭裡,我們有多~輕鬆啊!」我忍不住嘆著氣說。

「可是那樣,我們就不會是現在的我們了。」

「那很重要嗎?我還是會愛你啊。」我勾著老公的肩膀。

我的求婚戒

我想著我每天從橘園、羅浮宮、羅丹美術館回來的時候跟他講的口沫橫飛,竟然都沒發現小白偷偷出門找戒指了!難怪小白要我把畢卡索、cartier藝術基金會、奧塞美術館排在前面幾天,陪他先看完…

Tags : 惡夢端端
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太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