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帶著傷痛離開

她從沒想過,原來,愛走到了盡頭,竟是如此荒涼……或者,也可以說是荒謬。

她曾經以為,愛,便是義無反顧的付出。因此,和他相處的時候,她總是毫無保留。在他失業的時候,她一肩扛下了經濟重擔。他頂著高學歷的光環,放不下身段去做基層的工作。她能夠體諒,於是白天上班,晚上又接了一些案子回來做,大概一年的時間,她總是處於睡眠不足的狀態。還好,後來他找到了還不錯的工作,兩人的生活也就逐漸穩定下來。她想著,兩人也都已屆適婚年齡了,便省吃儉用,努力存錢,規劃著兩人的未來。

有時,她會試探他,想知道他是否有結婚的計畫,他總是不置可否。有天,她有點心急了,就直接問了:「你有結婚的打算嗎?」他冷冷看了她一眼,說道:「我現在工作才剛起步,給我一點時間拼事業吧!結婚的事,以後再說吧!反正都在一起,結不結婚也沒有太大的差別。」她聽了,不免覺得心冷,但是想想他說的也有幾分道理,也就繼續等。

有天,他問:「妳那邊是不是有些積蓄?公司開放員工認股,若以後公司上櫃或上市,那賺的可多了!」她正遲疑著,他又繼續說:「不用考慮太多啦!這也是主管在測試我對公司的真誠和信心,我總要好好把握機會呀!錢以後我一定會還妳的!」她也不好再多說什麼,這樣好像在跟他計較什麼似的,便把所有的積蓄都交給他。

他的工作愈來愈忙,幾乎都不回去吃晚飯了。有天,她買了幾樣他愛吃的食物,到他公司樓下等他。忽然,她看見他摟著一個穿著時尚的女人,她的手瞬間變得冰冷,她看看自己的穿著,是五六年前的舊衣,忍不住覺得寒傖,而更寒的,是心……

他回去後,她告訴他:「我今天到你公司等你。」他瞪大了眼睛,先是驚訝,接著又恢復冷靜,問道:「那怎樣?我沒看到妳。」她深呼吸了一口,說:「但我看見你了,而且,不只你一人……」

「哦?既然看到了,想分手就分吧!也省得我開口。」他說。

她全身發著抖。原本,她還傻氣地想著,他會跟她道歉,說自己是逢場作戲云云,求她原諒他……

忽然,她覺得這幾年的付出好不值得,她好不甘心!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那一年,都是我在工作,負責所有的生活開銷!」她說。

「何必翻舊帳呢?那也是妳當時心甘情願,沒有人逼妳!」他答。

她原本想回應,當時的你,我的確甘心付出,但我現在不甘願!但是,她想,面對這樣的一個人,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既然心已不在了,他的回應,恐怕會更傷人,她只會自取其辱而已。

她帶著傷痛離開,好長一段時間,那傷口,攀附在左胸口,在夜晚依然隱隱作痛。她幾乎走不出來。有天,忽然,她想起母親對她說過的一句話:「寧人負我,我不負人。」那麼,至少,對這段感情,她是坦蕩蕩的,沒有負疚,問心無愧。她也從他身上學到了教訓,就像他說的那句話:「那也是妳當時心甘情願,沒有人逼妳!」是的,若遇到另外的人,在付出的時候,就要想清楚是否值得,一但付出了,就不要去想會有任何回報……

密絲飄–
可曾為我傷心過?

有時候最難受的事,不是你被人傷害,而是你發現自己居然連反擊的能力都沒有。

那一種「原來我的慘況不是因為倒楣,而是因為沒用」的晴天霹靂,才是真正的傷害…

柳喪彪–
妳別再當傻瓜

會偷吃劈腿的就是會偷吃劈腿,不會因為妳的傷心眼淚而有所改變。也許當下的痛哭道歉是真心的,但是他的真心大概只能維持三分鐘…

亞美將–
是她自己貼上來的

當你發現自己所作所為又沒什麼大不了的同時(其實通常這類型的人不會有發現的),能否想想很多事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有些不在乎的灑脫與不尊重的態度是無法相提並論,沒有一句謝謝但至少也留點口德,別再將最後剩餘的那一丁點情份給抹滅掉…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