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有困難要講啊!

他們從交往到決定一起同居時,總是男朋友買單所有生活大小事,因為男朋友愛她,覺得付錢是一種愛人的能力,也許部分人認為那是愛面子、大男人,但對她來說,這樣的愛面子、大男人的男人實在不多,她覺得這樣被愛也算是種幸福。

可是偏偏有些人就是不適合被寵,因為一寵就得意忘形、貪得無饜。她每次跟男朋友要上一些生活物質時,都像是在考驗男朋友有多愛她。然而,男朋友雖覺得在經濟上已經頗顯吃力,但覺得只要她快樂、幸福就好。說穿了,這一切還不都是那自尊心在作祟。

甚至有一回她買了一個香奈兒包,還把香奈兒包包的照片貼在臉書上,男朋友看見後便生氣的對她說:「為什麼要買這個包?我是沒能力買給妳嗎?妳這樣做是想讓大家怎麼看妳男朋友?」

「我看這個包很久了,想說買來犒賞自己啊!」她說。

「妳是有困難嗎?有困難要講啊!」他說。

這個人簡直就是吃飽撐著的神經病暴發戶。

女生覺得委屈,後來還是收下那筆包包的費用,因為不收的話,男朋友可是會懷疑自己的女朋友是不是在外面劈腿,收了其他男人送的禮呢。

就這樣他們交往了還滿長一段時間,也因為兩人都年輕氣盛,經常為了一些和朋友聚會的事情吵個不停,最後總是男朋友把她趕出門,然後兩人冷戰好多天,接著她再不經意地打給男朋友,最後男朋友再要求她回家。

直到有一天,兩人又吵架了,這次是隔了一個汪洋吵架,男朋友在美國出差,她在台灣生活,兩人用了電話、簡訊不停地的吵,吵架內容是她上週末跟姊妹們出去狂歡,結果喝多了,跟很多男男女女合照,男朋友覺得:『怎樣?我不在妳身邊,妳就整個玩很開是吧?!』是的,就這樣懷疑她有跟其它男人亂來、搞曖昧…等等之類的胡思亂想。

結果男朋友就在電話那頭吼著說:「妳現在馬上搬離我家,把鑰匙放在管理員那裡,明天我請我弟去拿。」

「我覺得你在鬧脾氣亂說話,你不要說這種話好不好?」她說。

「我不管,就是現在給我離開!」

「現在是大半夜,你要我去哪啊?」

「去找那些要追求妳的男人啊,妳不是很厲害!」

就這樣,兩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講到最後,男朋友堅持要她在半夜兩點的時候離開兩人同居的住所。最後她當然說不過他,就答應了他說:「好,我走!」就掛掉了電話。

過了三天男朋友從美國回來,一到家,傻眼,他的家被搬得乾乾淨淨的。原來那些從前他送她的物品,她都帶走了,只留下一張床、一組桌椅跟一些簡單基本家電,她很聰明的將那些物品全都塞進行李箱帶走。

男朋友有沒有不甘願?

當然有,可是就是那該死的自尊心作祟,男朋友死都不會跟她要那些曾經送她的物品。然而,最後男朋友有試圖地主動打電話給她,她開始裝傻不肯認兩人在一起的感情,而男朋友被兩人共同朋友問到這件事時,他還故作瀟灑姿態說:「都給她吧,我才不屑,哼。」

這一場感情看在女人們的心裡是:「真是賺到了…」

看在男人們的心裡是:「哥哥,你能不能寵寵我啊?弟弟也有困難…」

亞美將blog

亞美將粉絲頁

延伸閱讀


這案情並不單純

有時候我們真的很奇怪,老愛向他人問東問西,又愛聽這聽那,誰都問、誰都聽,就是不願意聽聽和你一起談戀愛的那個人想說什麼,然後我們只會一直找問題來煩自己,最後再去找對方麻煩…

不愛,才能轉身離開

男人沒有挽留,更沒有表現出分手後的痛苦與難過,反而在臨走前對她說了句:「我想我們都不夠愛對方吧。」

甘心願意,連自尊都拋掉

每當想起他,她總會先深呼吸,再慢慢吐氣,其實的確是有些滯重的情緒糾結著,那吐納聽起來便成了嘆息。而嘆的是甚麼,也只有她自己心裡明白。她總想,喜歡一個人的底限,到底在哪兒?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