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一年為愛做的傻事

那年她29歲,正是一個女子最想結婚的時候,她與小她三歲的男友相戀了,愛上他是這麼自然的一件事。可惜,他爸媽介意兩人的年紀差異,並不怎麼接納兒子的年長女友;為了得到準公婆認同,她費盡心思討男友父母歡心,總算讓男友家長逐漸認同,不再堅決反對他們交往。

交往四年,她與男友終於邁向結婚之路,因為男友家坪數太小,於是他們決定買房子,看上一處鬧中取靜的社區,他們尤其喜歡社區附近的公園,但是昂貴的頭期款,卻叫兩人猶豫了。

男友在補習班教書,雖然許多補教名師薪水動輒破百萬,但男友因為資淺,收入只有普通上班族的水準,扣掉每個月固定的孝親費後,剩下的存款實在少得可憐,

於是她拿出所有積蓄,出了大部分的頭期款,並且在未來公公的要求下,將房屋產權登記為共同持有。

他們快樂的搬進新家,並選定明年年初結婚,她費盡心思佈置房子,還找來美術系畢業的大學同窗共同粉刷新居,每個週末與男友到IKEA與B&Q掃貨時,她都覺得自己離幸福人生的藍圖又更進了一步:一個溫暖的家、跟所愛的人過著簡單的生活。過幾年他們會擁有第一個孩子,再過幾年老二誕生,他們會一起牽著孩子的手,漫步在公園看日出日落。

她喜氣洋洋的籌劃將來,但該來的始終要來,男友選在聖誕節與她攤牌,不是他殘忍,而是再也等不下去了。他和補習班一個剛滿18歲的學生私下交往,現在學生有了身孕,家長磨刀霍霍,揚言若不給個交代,就要鬧到他名聲掃地。

「她很單純,不像妳那麼堅強能幹,她把第一次給我又有了孩子,我不能不負責,而且我一直覺得我們不太適合,希望妳能祝福我..。」她望著曾經最愛的人嘴巴一開一合吐出匪夷所思的字眼,心中只覺得空白與荒涼。

她拼湊出殘存的力氣維持住自尊,冷靜的處理善後,她搬出剛裝潢好的新家,並找來仲介託售房子,打算出清這場惡夢。

但這齣荒謬劇還沒演完,分手後前男友的爸爸居然打電話找她,說現在賣屋不划算,要把頭期款還她以買回產權,但好笑的是居然要求她打六折出讓,理由是不看好房市前景。

她答應了一切,只為了希望儘速與他們劃清界線,他與新婚的小妻子搬進她一手佈置的家,過著不知是否從此幸福快樂的生活。

時間是最好的良藥,她從夜夜買醉、天天想死到重新找回生活步調之後,發現前男友說的對,他們的確不適合,她比較像一朵堅強的向日葵,而不是柔弱的小雛菊,想來那些年他或許也曾苦苦壓抑著受挫的男性自尊,直到遇到小雛菊才得以紓解。

是那些年想婚的衝動矇蔽了她,或是真心換絕情早已不重要了,反正一切都成過往雲煙,現在她過得很好,這才是重點。

只是偶而想起時,她嘴角總會不自覺的流露一絲惡作劇般的笑容,不知他當初花了多少力氣,才除淨臥室天花板上的彩繪呢?

畢竟那可是她與大學同窗用最強力的防水油漆、一筆一筆彩繪的圖案,除了畫了

兩人的肖像外,還書寫著他與她的英文名字,以及當初他求婚時所說的誓言:

『Love Forever』。

凌茜粉絲團

Tags : 分手結婚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