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泥濘般的女人

看到新聞上說,山口智子準備復出和阿部寬拍日劇了。

心裡是興奮的,非常興奮又非常期待,好像找回小時候天一黑就期待八點來臨看連續劇的那種心情。『長假』是我人生的第一部日劇,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部日劇,當年我多麼喜歡看似樂天但其實敏感脆弱的小南,最討厭裝模作樣的涼子,討厭到至今仍任性的拒看戀愛世代。

在長假裡,瀨名原本是喜歡涼子的。

涼子是瀨名的學妹,長直髮、白白淨淨的臉,說話時聲音細細的、慢慢的,像純潔無瑕的小白花那樣的類型。有一次,瀨名、小南和涼子在拉麵店相遇了,喝醉的小南亂開著有點黃的玩笑,還拿出賓館招待卷要瀨名帶涼子去享受享受,涼子像隻受驚的小白兔哭著跑走,瀨名於是大發脾氣了,他對小南說:「涼子和妳不一樣,她是宛如初雪般纖細潔白的,不像妳,是被踐踏過的」。

多麼殘忍的一句話阿!竟然把女人分成初雪般的女人、以及泥濘般的女人。

可是,哪個泥濘般的女人,不曾當過初雪呢?

考上大學的那一年,我在一間新開的大賣場找到一份暑期的收銀工作,雖然那是我第一次打工,但因為小,所以單純,心裡覺得大賣場的收銀不就是像便利商店的店員嘛,刷刷條碼、算算帳,還能複雜到哪裡去了?而結果是工作內容確實如我以為的單純,但工作環境卻不是。

我要到開始上班了才知道,他們原本就是一個團隊,並不是隨著這間賣場開幕才招進來的人員,公司其實做的是中藥材進口。那些送貨卸貨、刺龍刺虎的工人們、和內場收銀的小姐們,總是打情罵俏,其中有正在交往的情侶、也有已經分手的舊愛,當然像是A男正在追B女,但C女偷偷告訴我她上禮拜才和A男去烏來洗溫泉……諸如此類的粉紅八卦,漫天飛舞。

她們其實大不了我幾歲,可是不知為什麼,卻總像不同世界的人。年紀比較大的經理和其他人相處時,就像平輩一樣開著沒有營養的玩笑,但是面對我時卻像個老師,老是正經八百地問我考上哪間學校、還語重心長交代我要好好念書。但其實大家都是好人,上班時也一樣聊天笑鬧,而我跟C因為好幾次班表都排在一起,所以更熟,下班後還會一起逛街喝飲料,已經不只是同事、而是朋友了。

直到那一天。

那天下午好大一場雨,賣場裡沒什麼客人、當天也沒有進貨,工人們閒散在後頭的休息室抽煙聊天,然後,頭髮染成紅色和金色的兩個男人,互相推推擠擠的,一人拿了一罐飲料,跑來結帳。

「妳跟C很好喔?」金毛問。

「對阿,我們是朋友。」我不疑有他,這樣回答。

「聽到沒,她說她們是朋友啦!」金毛轉頭對紅毛說。「人家她們女孩子在一起……」

「拜託,也不過就排同一班,這樣哪算朋友?」紅毛轉頭對我說:「妳不要跟C太好啦!」

「為什麼?」我很錯愕,心裡轉了好幾轉這個月聽到的所有八卦,就是沒聽說C和這兩個金紅二毛有什麼男女關係呀!明明C跟我說,她是跟別人在一起的吧?

「她是破麻啦!」紅毛說。

「喂!」金毛打了紅毛一下。「你怎麼跟她講這麼粗!等一下嚇到她!」

「不然是要怎麼講?」紅毛轉頭問我。「妳聽得懂『破麻』什麼意思嗎?」

我聽得懂,我當然聽得懂,但我卻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更不知道他們特地跑來跟我說這些的目的是什麼。

後來暑假結束、我離開賣場,這些人都沒有聯絡了,再後來,我經歷了、也學到了更多。我不僅知道「破麻」是甚麼意思,還可以用一大套似是而非的女權理論抨擊這個名詞,還有,我寫了很多兩性文章、出了幾本書,我一直覺得人應該要變堅強、變成熟,寧可當受到傷害也用開懷大笑來掩飾的小南、也不要當被人開了幾句玩笑就要大哭跑走的涼子。

可是,是要付出代價的阿。

當妳開始懂得照顧自己,就會遇到用「因為她比較需要我照護」為理由離開妳的人;當妳開始變得聰明,就會遇到用「因為她比較需要我幫忙」為理由忽略妳的人;絕大部分的時候,我喜歡堅強的自己,唯有在遇到「因為妳夠堅強」所以不介意打擊妳、但「因為她很脆弱」所以格外小心翼翼呵護的人的時候,會覺得受到雙重的委屈。

而在那些時候,我就會想起金紅二毛。

原來在某些人的眼裡,我也曾經是初雪。

潔白無瑕到連在我面前講到「破麻」兩個字,都怕嚇到我。

我喜歡小南,也很驕傲地當著泥濘般的女人,

但謝謝那些曾經把我當成初雪、小心翼翼怕碰髒了的人,

讓我在每一次想起時,都還能感覺到淡淡的暖意。

註:瀨名、小南和涼子是《長假》裡的人物,分別由木村拓哉、山口智子和松隆子出演;《戀愛世代》在《長假》的隔年撥出,男女主角分別為木村拓哉和松隆子。

密絲飄的Facebook


密絲飄的Blog


密絲飄的新書《不愛為何不早說?》

延伸閱讀


戀愛何必做口碑?

明明不愛對方了,可是看對方那麼難過的樣子,心軟;

明明已經分手了,可是想到當初也有過美好時光,心軟;

明明覺得是對方活該,可是見到當初愛過的人可憐兮兮的落魄樣,心軟。

各花入各眼

他們都不是假清高,或許在他們心裡,大奶真的沒親和力重要、大眼睛真的沒可愛笑容重要,但看看他們舉的例子吧,就算桂綸鎂沒有G奶、小嫻膚色沒有賽雪欺霜,但,她們是不是正妹?

戀愛的殘念

誰的人生,沒有「如果當初做了另一個選擇,現在是不是會更幸福」的殘念?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