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最重要的小事

老公前陣子在網路上買了一個童話遊戲的軟體,可以一邊讀故事找線索、一邊闖關。就在我們吃完晚餐之後,他拍拍沙發背要我坐到旁邊。

「挪~~~」他把 iPad 秀出來給我看:「今天在網路上買的。我想你應該會很喜歡它裡頭的設計風格。」

「酷捏!」我的臉湊近螢幕仔細端詳,「感覺好好玩。不過都是說洋文啊?歪腰~」

「嗯!我解釋給你聽。我覺得我們每天都要花點時間,一起做點甚麼。」

「好耶!!!我喜翻~~~」我立刻鉤住他的脖子。蛇妖來著。

雖然每天都膩在一起,不過看老公想讓生活更有趣一點,努力變出新花招,實屬可貴。起碼也要表現岀開心的樣子回報他吧?

「最重要的小事」啊……

幾年前我曾經在影像製作公司,為一支保險廣告做 casting。

一個月之內,我帶著小機器拜訪了好幾對夫妻;受訪者都知道,這段輕鬆會面的意義,是要營造岀「理想夫妻」的樣貌,因此大致都能「依靠理智」,維持在和諧的氣氛裡,一起齊心協力的把訪問做到「這段婚姻看起來經營的還算不錯、過得去喔」的樣子。

然而當我問到:「請問你們平時最喜歡一起做甚麼呢?」

歪腰。

先生臉上出現了卡住的表情。

我知道一開始問些大方向的問題,受訪者都能輕鬆應對,試鏡通常會步上順利的開始;然而一旦進入一些生活實際的小細節,例如「下了班你們在家會做甚麼」、「最喜歡太太做的哪一道菜」、「最喜歡老公哪一點」,便容易看到夫妻逐漸露出不安的神色:

清清喉嚨

抓抓頭髮

駛進一陣沈默裡。

有時,自認隱忍委屈的一方便忍不住開口抱怨,或冷言冷語的表現岀不在乎的神情。

但我還是得繼續訪問下去。

簡直就像聽到危樓的裂縫又往內鑽那樣令人不安啊。

感覺起來,抱怨的人是很受傷的,而中彈的人也是委屈的。我只好硬著頭皮說些場面話,盡力將眼前傾斜的樓房稍稍扶正。當然他們後來並不會因為這樣的會面就離婚了(呃,沒有吧?)我自己卻在觀念上有了很大的影響:未來和我生活的人,寧可要一個能 cover 我、喜歡和我分享的人。

我曾聽一個好友說,她和她的伴侶相約每天上班前,都要先花十五分鐘的時間和對方喝杯咖啡、聊聊天再岀門工作。這已經是她們之間,多年來的習慣。女孩兒說,每天她幾乎上班都因此遲到而被罰錢;不過,她會很理直氣壯的對老闆說:「這可是我每天最重要的事呢!」然後心甘情願的交出罰金。

我覺得這女孩酷斃了,活得很乾脆。

對啊。我們總是說「等哪天有空」,但為什麼不是把它看待成「一定要執行的工作」一樣排進行事曆,讓它「每天一定都要發生」呢?

你有你的事業。你要養家。我有我的工作。我要打理家裡。

然後呢?就句點了嗎?

如果沒有這些「一起做的小事」,那「在一起」和「不在一起」,好像,就沒有甚麼不一樣了吧?

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太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