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完整也可以幸福

她生長在一個破碎的家庭,父親不務正業又酗酒,有記憶以來父親與母親幾乎天天吵鬧,所以成長以後,她就在心中暗自發誓:將來一定要建立一個完整又幸福的家庭,讓小孩不再嘗到跟自己一樣的苦果。

大學畢業後,憑藉在學生時期參加諸多設計比賽贏來的獎座,她得到了上司的重用,也很快的在工作上站穩腳步。好友都說她的人生除了原生家庭的缺憾之外,幾乎可以說是一帆風順,但在內心深處,她始終覺得生命缺了一角,每當假日看見年輕的父母帶著孩子一起出遊,她總是羨慕不已,成家的念頭也就更迫切。

直到遇見第四任男朋友,她才覺得自己終於碰到了「可以結婚的男人」,第四任男友工作穩定、談吐斯文。但是剛開始交往,男友就對她明講:「我不想結婚,也不想當爸爸,至少40歲以前,婚姻不會是我的選項。」

「為什麼?」她問。

「也沒為什麼,只是我不認為結婚就是兩人相愛的最後結果,而且我覺得現在也很好,暫時不想改變。」

他不急,但她卻很急,畢竟卵子的青春有限,好不容易碰上可以成就她心目中那個完美的家的男人,她不想錯過,於是她讓自己懷孕;她知道,以男友溫和又有責任感的性格,肯定是說不出叫她去墮胎這樣的話。

果然,當她告訴男友自己已經懷有三個月身孕的時候,他二話不說便承諾會對她負責,只是時間緊迫,來不及訂到理想的飯店,於是他們決定先生下孩子,等孩子滿週歲時,再補辦婚禮。

孩子生下來了,是個健康的女孩,她開心的摟著寶寶,卻望見前來陪產的他站在病房一角,眼神落在窗外遠方,神情漠然。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他也越來越少開口講話,雖然他將薪水全數交給她、和她一起照顧嬰兒,但心似乎在遙遠的地方,既沒有建立新家庭的甜蜜,也沒有初為人父的喜悅。

他只是還不適應而已。她這樣告訴自己,但彼此間的距離卻好像越來越遠,當孩子滿六個月的時候,他提出分房的要求,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的那所謂「完整而幸福的家庭」其實就像是築在沙灘上的城堡,表面美好,實際上卻脆弱而空洞。

她懇切與他長談,他坦承的說出想法:「我從小就在長輩安排的軌道成長,一直希望成人後能過自由不受限的生活,而結婚生子對我來說,就像是一道新的枷鎖,也可能是因為到目前為止,我都還沒遇到一個讓我渴望和她度過下半生的女人,我能做到對妳負責,但我無法保證讓妳快樂。」

幾經思考,最後她選擇放手,還他自由。

感激她的大度與包容,他除了負擔撫養費以及定期探視孩子之外,還經常主動幫她打點許多生活點滴,慢慢的,他們竟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

某天,望著牽著孩子的手散步的他,她突然想:比起當一對相敬如冰的怨偶,也許這樣也好,雖然不完整,但孩子依舊擁有父母的愛,雖然不完美,但也有著小小的幸福。

凌茜粉絲團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