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魅力剩女的耀眼光芒

為了赴晚上的約,整個禮拜她都拼了命工作,以確保週五能準時下班。七點一到,她馬上跳上車趕回家換裝。今晚,攝影社的朋友要聚餐。她成天都在工作堆裡打轉,為了不讓自己活得越來越狹窄,前不久參加了攝影社,想藉此多認識一些人。

她換上了小洋裝,為配合衣著也修改了一下妝容。在補妝的時候,她忍不住推推臉頰,想把法令紋給撫平,她知道這樣推沒用,時間會在身體留下痕跡,她都已經35了,能保養成這樣,大家都說很厲害了,這得歸功於她昂貴的白金級乳霜以及持續不斷的瑜伽。目前單身的她走過大風大浪,雖然對感情早就隨緣,但可不想讓自己看來像個棄婦。

她身邊的朋友大多結婚,甚至有了小孩。現在與朋友的聚會上,話題早就變成孩子們的成長與教育,或是逗弄孩子本尊,一整個充滿她無法融入的煩躁。朋友們為了孩子,早就放棄了對自己的照料,什麼生活質感都犧牲了,每次看到他們平庸幸福的模樣,她反而慶幸好在當初拒絕了某前任男友的求婚,否則她今天恐怕也會穿著廉價成衣,在連鎖餐廳裡對自己的孩子嘶吼。

計程車載她到東區下車後,騎樓裡擠滿了想要進入夜店的人潮。那些年輕女孩誇張的打扮引起她的側目,她們頂著不協調的妝容與衣裳,對身旁男伴咯咯笑著,逗得男性費洛蒙大增,猶如開屏的孔雀傲氣凌人。但也別說這些女孩哪兒不好,她之前那個男人可就是為了這種貨色拋棄她,聽說還買送了她香奈兒經典款手提包。「小女孩拿什麼香奈兒!少了智慧與氣質,只是糟蹋了這種經典高級品!」她不禁這樣想。算了!反正男人就是這樣,當初為了年輕的她拋棄老婆,現在為了更年輕的辣妹又拋棄了她,這是男人處理年齡危機的方式:征服更年輕的女人來證明他們的存在。

也沒關係了,離開了這種男人也好,反正想要什麼她都可以自己買。

穿過夜店人群,她來到後方的燒肉店,她最喜歡這種地方,不矯揉造作。只是原本說要來的一大群人,紛紛以各種理由缺席,只來了一對老夫妻,和聽說剛與女友分手的大衛。吃完燒肉,早睡的老夫妻先行離去,留下她跟大衛。星期五的夜晚,全世界都在狂熱,大衛喊著不想早歸,於是兩人去了酒吧續攤。

年紀較她稍小的大衛,加入攝影社後和她就很有得聊,有時會相約一起去看電影或展覽,她總像個大姐般照顧他,聽他講話,給他建議。可能一直以來都把他當弟弟般照顧,兩人相處也沒什麼距離,直到前陣子聽說他跟女朋友分手了,她卻一直沒機會開口問他。

「我問妳啊,妳為什麼都沒交男朋友啊?」倒是大衛先問了。

「我啊,交過啊……但後來對方搞上了比我年輕的。男人都愛年輕的吧?我這把年紀現在不受歡迎囉!」她回答,沒太在意,但不是應該她先問他與女友分手的事嗎?

「誰說的……你幹嘛這樣想。」大衛忿忿不平的說著,他的憤怒把她給嚇著了。

「不然你看看,這裡哪個男人身邊的女人年紀長……我說除了我們以外。」

大衛環顧了一下,還真的所有男人身邊都伴著笑起來會搖動水蛇腰的年輕辣妹。

「可是年輕的女生有什麼好?她們脾氣任性,公主性格,什麼事情都要男人替他處理,到哪裡都要我當司機接送,又愛比較:我朋友的男友送她這個我都沒有?事情看得不夠多,眼界又窄……我不覺得年輕的有比較好啊!」

大衛邊抱怨,她一邊看著他,心想:「這應該是在抱怨他前女友吧?」不過這時的大衛像個滿腔熱血的候選人,激動地發表他對女性與眾不同的看法,想要爭取某張選票。

「所以……如果可以選擇,你寧可選擇年紀大的?」她設下了一個陷阱問題,因為有隻獵物等不及想要自投羅網。

大衛的眼神突然飄忽了起來,要對上了她專注的眼神,就害羞地似笑非笑,立即飄開。

「嗯。」大衛堅定地說出答案。

她專心地看著眼前這個像頭小羊般害羞的男人,不知為何,她突然覺得他好可愛。

「買花吧,先生,買朵花給漂亮的小姐吧?」不知從哪跑來了個賣花的,他以扭曲的五官,含糊地推銷著手中的單枝玫瑰花。

大衛四處摸著口袋,好不容易找出了五十元銅板,買了朵鮮紅色的玫瑰花。花販收了錢,直接把花遞給了她。

「你喜歡嗎?」大衛問了她。

「非常喜歡。」她看著大衛回答,大衛居然害羞笑著呢。

其實她心裡同時在盤算,大衛今年31,離他想把年輕辣妹證明雄風的年紀還有個十來年。不過先不用想十年後的事,反正身體會不斷衰老,她卻已經越來越熟悉自己魅力的來源,她要繼續保養,繼續運動,繼續工作,繼續閱讀、旅行、看展覽、看電影……做一切能夠讓自己更充實美好的事,當內心飽滿而愉悅,肉體的衰老似乎就比較不會太駭人了。


KK有話要說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