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屌絲的逆襲

「屌絲的逆襲」:網路用語,指原本又苦、又窮、又醜的青年,最後靠自身的努力變成高富帥。

她是在一個公司會議裡遇見他的。他是對口的廣告公司負責人,個子高高的、帶著斯文的金邊眼鏡。她聽著他報告未來的消費者趨勢以及數位化的應用,很快就對這個同是在上海工作的台灣男生產生好感。

他們互換了微信,約好了這個周末一起去法租界的小餐館早午餐。男人點了酒,字正腔圓的說出了法文的酒名,並告訴她這款酒跟點的海鮮很配。她看著他恰當的把唇緣貼在高腳杯,不像大多數粗糙的男人總是在杯子上留下油膩膩的唇印,他有她在上海圈裡少見的細緻跟修養。

男人是交大畢業的,最後念了商管碩士走進廣告業。他對於任何數位的東西都很了,能清楚說出她手機的spec,並幫她最流行的app。他說如果沒看到他第一時間回她訊息,她可以直接打電話過來。「不管多忙我都會接」他說。

她覺得他體貼入微到了極點,不像大多數條件很好的男生這麼油條跟若即若離。

她很快就搬進他中山公園的公寓。他生活的品味很好,唯一就是花太多時間在電腦前面,甚至還保留上BBS的習慣。因為自己開公司的關係,總是有開不完的會,每幾個星期就得東南西北的飛,一去至少要待上一個周末。

「為什麼你老是要周末開會?」她有次抱怨。「
別人的男朋友好歹周末會出現,你卻剛好都是周末不在?」

「談生意當然要周末陪他們去應酬啊!妳又不是不知道在那些場合講話容易很多。」

他不在的那些時間,她開始自立自強的打發時間。她沒事就把家裡面的衣櫥櫃子都理一理。除了上班的襯衫之外,他最多的就是的格子裝。「這大概是他留下唯一像交大男生的線索吧?」她一邊理一邊笑。

一直到把所有的衣服都清出來,她才看到被一件件格子衫所擋住的衣櫥最底層,是一個幾乎發覺不了的暗櫃。

一開始她閃過不好意思的念頭,但想到兩個人都
住在一起了,「分享這些事情應該也沒什麼大不了吧?」

拉開的櫃子裏頭,沒看到存摺、也沒有印章,倒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徽章跟旗子。還有一張長得很像畢業證書的紙。

這個證書上面有花俏的簽名跟唇印,她辨認好久才看出這是一個歌星的名字。而這張證書,很有腔調的寫明了她男友擔任某某後援會會長,任期就是兩年前一直到現在。

她傻眼的看著這份文件,努力回想這歌手的樣子。如果沒記錯的話,這歌手早期以在夜市賣雞排還是豆花起家,最著名的就是那驚人的大胸跟深不可測的馬里亞納海溝。她翻出的文件還有今年的巡迴演唱地圖,小明星一路賣肉賣萌從台灣巡演到中國內地。她讀著這些日期,不都正正好好跟男友出差的日期一致?

她想到每次出差,他都興高采烈的哼著小曲出發,不管占用他多少周末的時間也都不以為意。她想到每次打電話過去時,都是歌舞昇平的熱鬧;她一直以為他在唱K,沒想到是這麼大的一個包房。

第一個生氣的念頭過去後,她緊接著覺得慌張。她想到自己總是穿著A罩杯的內衣在他面前晃來晃去,但這男生YY的對象竟然是這麼極端,她開始有點緊張。她想到他那次在峇里島有點心不在焉的說:「如果妳能穿比基尼就好了……。」

他莫非正在揣比她的小水溝vs.馬里亞納海溝?

她想到每次跟他的大學同學吃飯,他們都對現在的他呈現一種下巴掉下來的吃驚。同學說他以前總是穿著藍白拖跟破洞泛黃的BVD,結果現在他是CK的拖鞋跟內褲;他們說他的舊眼鏡上都是眼屎跟油,結果現在有金絲鏡框、膠框、還有手工訂製的木頭框。還有,他以前都追不到女生,甚至被封為「交大的最後一個處男」,但是等他拿到了名校的文憑、開始有點錢、懂得打扮後,突然一窩蜂的女人都湧上來。

他們搖著頭說:「想不到啊!想不到。」有種時不我予的味道。

只有她清楚,他心裡還是那個如假包換的屌絲,那些層層包裝的品味只是為了掩蓋他過去的生活痕跡;他還持續在巡迴演出的熱鬧當中,跟那些穿著格子襯衫的屌絲們高舉著螢光棒、聲嘶力竭的吶喊著;甚至只是能夠近距離的接觸偶像而開心。她忽然明白他那些體貼跟細緻,其實都是因為經歷過了的關係。

她其實沒有太多的悲傷,如果有一天,她存了一筆錢讓自己去隆了個胸,大概也不會希望現任男友知道吧?

屌絲是儲存在血液裡的印記,再怎樣逆襲,屌絲就是屌絲。

茹絲葵
在外商公司闖蕩多年,任性但時常踢到鐵板。希望自己變得圓熟一點,但又害怕失去自我。矛盾,說穿了就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這不是一個開心的故事但卻也不憂傷。它只是忠實地記錄了一個台灣女生的上海觀察。認真的希望,越來越多的台灣人能在自己想要的戰場努力,並且得到自己要的東西。不管是在兩岸的哪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