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當你明白他的放不下,你才算真正認識他

有些朋友,認識了他十多年,卻連他住哪裡都不知道;有些人明明才相識兩個月,他卻不會在你面前掩飾自己的脆弱與傷悲。

如果有人總是習慣和你一起玩樂歡笑,也許那只表示你是個好玩伴;但如果有一個朋友在你面前崩潰痛哭,那就代表他願意讓你認識真正的他。

讓人看見自己的放不下,需要勇氣;明白別人的放不下,需要體諒。

這個忙碌的社會總是催促著人的腳步,要成功、要快樂,時代有時如此殘酷,竟然不允許人有脆弱的權利與時間,於是每個人都笑得很開懷,卻都不知道彼此的笑只是為了掩蓋心裡的哭聲。

直到有一天,你見到生活圈中最開朗堅強的某個朋友,想起多年前劈腿的舊情人,仍舊忍不住拿水果刀割手腕;或是看到辦公室最討人厭的強勢主管,午休時竟偷偷地躲在樓梯間哭泣……你才終於看見,他們鎧甲武裝之下真正的模樣,有時也跟你一樣脆弱灰暗。

也許在別人眼中,他傷痛的源頭微不足道,但對他來說,那很可能是他人生中最難以面對的關卡。

有時候那股悲傷甚至找不出原因,明知流再多淚也只是徒勞,但還是無法止住不停湧出的淚。

我一直都很喜歡某首歌的歌詞:「你能體諒我有雨天,偶爾膽怯你都了解,此刻腳步會慢一點……」

那種體諒,其實很困難。

往往你看到好朋友為了一個爛人黯然神傷,因為心疼他,所以你氣急敗壞,不停苦勸,說這樣真不值得;或者你會像個老師,不停地告訴他要放下、要釋懷……
但是你一心想拉他逃出情緒的低谷,卻忘了當自己在深淵裡的時候,最需要的不是一條讓你攀爬逃離的繩索,而是一個溫暖的陪伴。

我曾聽一位男性朋友A轉述他死黨B的故事,他說,數年前,B交往多年的女友生了重病住院,B天天去照顧她,基於情誼,A也去醫院探望。

站在病床邊,A看見B對女友可說是照顧得無微不至,女友一動嘴唇,B就馬上把水杯的吸管送到嘴邊;桌上的保鮮盒裡,裝的是B悉心削好的水果。

當A準備離開醫院時,B送他到門口,兩人也藉此機會聊了一下。A問他,那等女生病好,是不是就要準備結婚?

想不到B搖搖頭,說不結婚。A開玩笑地說:「欸,太現實了,一知道人家身體不好就不娶啦?」

只見B苦笑起來說:「不是不娶,是她要嫁了,但新郎不是我。」

 

接著,B才告訴他,其實在女友生病前幾週,他才發現女友的手機裡有和其他男人的親密合照,後來那男人甚至打電話來宣示主權,說他目前人在國外,已經跟B的女友談好,等他一回國,兩個人就結婚。 

聽到這裡,A忍不住提高音量說:「你瘋了嗎?她都搞劈腿要結婚了,你還來照顧她?幫人養老婆?」 

眼神彷彿飄到很遠的地方,B笑笑地說:「那男人還沒回國,我怕沒人照顧她,在一起這麼久,沒辦法說走就走。」 

不管A怎麼理智分析或好言相勸,B仍舊堅持繼續照顧女友,就這樣兩個大男人站在醫院門口,相對無言。後來,B的女友出院,馬上跟回國的男人結婚了。 

婚禮當天,A陪著B在海邊待了一整晚,幾乎沒有交談。 

A告訴我,他們熟識十多年了,直到看見B痛哭的樣子,才感覺認識了真正的他。我想,就在那一刻,他因為明白B的放不下,所以看見好友最真實的樣子吧。 

其實,當一個人放不下一件事時,往往自己心知肚明那一點也不值得,卻還是將它擱在心上凌遲自己,沒有人能夠論斷是非,因為滋味多痛多傷,只有他能體會。 

就算你跟他再要好、再親密,終究也不能體會他有多傷心,你能做的就是體諒。 

明白他的放不下,就是體諒他有說不出的苦衷,體諒他明明傷痕累累卻執迷不悔,體諒他要過很久很久才能撫平心中的傷口。 

不需要去問他值不值得,也不需要問為什麼,甚至不需要一直勸他放下,你只要明白,他再堅強,也偶爾會有雨天,只是此刻的腳步難免躊躇難免游移,就像你放不下某件事某個人的時候一樣。 

你的明白其實不是一種放縱,任憑他繼續傷害自己,而是在看見他的雨天後,仍舊沒有逃開,沒有強求他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必須是大晴天,並且願意接受他最狼狽難堪的模樣。 

本文出自《你的心事,永遠比你還要寂寞:世上沒過不了的事情,只有過不了的心情》人本自然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