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讓懂你的人愛你

她一直以為,那個男人就算化成了灰,她也會認得他。

算她心眼小好了,可是她就是覺得有那麼大的仇恨,她們交往過,在適婚年齡,一步一步朝著結婚邁進,連約會都不吃餐廳,一起存房子頭期款的那樣交往過,然後有一天,他說要分手,理由是「跟妳在一起我很痛苦」、「我已經連笑都笑不出來了」!

笑都笑不出來了……這是顏面神經失調嗎?她很惡毒的想,用刻薄掩飾著受傷的自尊。他把她形容的像哈利波特裡的催狂魔,好像一靠近她,他所有的歡快都會瞬間消失,覺得人生絕望的想死一樣。她很合理的猜測,他是出軌了,急著要甩掉她,所以口不擇言,雖然她找不到任何證據,因為
分手的隔天,他就換了電話、換了FB、甚至還搬了家,像逃命似的剪掉一切兩個人之間可能的連繫,像她是連續殺人狂似的逃命。

她很生氣。但她對自己說,分手就分手吧,她值得更好的男人,這個男人不了解她就算了,她可以找到一個懂她的人愛她。

但她發現她無法。後來她和任何一個男人在一起,即使只是男同事、她的禿頂上司、甚至是她同父同母血脈同緣的兄弟,她都忍不住要觀察對方在她講話的時候會不會笑。

朋友建議她去看心理醫師。她去了,她懷疑自己得了
憂鬱症,因為一個不懂得愛她的男人。醫生聽完她的故事,問她:「妳覺得他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感覺呢?」

「我怎麼知道?」她答。

「妳覺得妳有做過什麼事,會讓他這樣覺得嗎?」醫生又問。

「我哪有!」她覺得受到指責,急急辯解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兩人的將來。「兩個人交往,吵架是難免的吧,但他那樣講也太誇張了!」

「ok,所以妳覺得他是一個誇張的人?他講話一向很誇張嗎?」醫生意味深長的問。

「不是那個意思。」她覺得自己賞了自己一巴掌。

她知道醫生想表達什麼。醫生想讓她明白的是,她的某些行為和態度,讓男人產生了那樣的感覺,就像拿一顆牛番茄往牆上摜,一定會造成血肉橫飛的結果那樣必然。好吧,她極勉強的承認,自己有時候
掌控欲是強了一點,但那樣還不是為了兩個人好。如果他不喜歡這樣,他為什麼不說呢?他為什麼不叫她改呢?他為什麼不跟她溝通呢?

她準備著去跟醫生、也跟自己辯論這一點。在去看診前,她一邊吃飯一邊想著等等要怎麼說,才能將這個想法表達明白。然後,她聽見了他的聲音。

其實一開始她沒認出那是他的聲音,只是覺得隔壁桌的男人怎麼這樣聒噪。那間餐廳的坐位,是嵌在牆壁上的卡坐,每一桌中間,用塑膠的假植物隔開,隔著塑膠做的芭蕉葉,她只看見隔壁的男人穿著一件藍色的POLO衫,不停的高談闊論著,期間甚至招來侍者,要他們換一杯紅茶上來,因為和他一塊兒吃飯的女生要去冰,他點菜的時候事先交代過,然而廚房卻給忘了。侍者道歉離去後,他仍舊不停的在說話,現在講的是一個當兵的故事。

這個無聊斃了的故事她以前聽過。原來隔壁桌的聒噪男人是他。

她揣揣不安的想撥開樹叢看一眼,看那個女人長什麼樣子,又覺得這樣做就
輸了。正拿不定主意時,他喊了結帳,然後離開位子,牽著那女生的手,經過她的桌子前。他像領頭羊似的走在前頭,完全沒注意到她直勾勾的眼光,反到是那個穿著洋裝的女孩發現了,怯怯的朝她笑了一下。

「笑屁阿,假掰女。」

她翻了個白眼,這才發現她把心裡的os講了出來。

然後,她突然想起每次看診醫生幾乎都會問她的那句話:妳覺得妳有做過什麼事,會讓他這樣覺得嗎?

她到底做了甚麼呢?




密絲飄的新書《是否為我傷心過?》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密絲飄的FB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