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情慾叢林】元配v.s.小三 和睦相處不是夢?

已過世的台灣企業家王永慶,除了以小學畢業也能賺大錢的勵志故事激勵人心之外,另一個讓人深刻的印象就是,他與他的三個女人。雖說企業家有小三、有外遇的不少,但像王永慶這樣光明正大、讓一群同父異母的孩子共同進入企業服務的卻不多見,無論他的大房二房三房甚至四房心裡如何做想,至少表面風平浪靜,不像其他小三與元配老是相互叫囂。當然,有人會說那是因為王永慶有錢,他的女人們都得到了很好的物質供養,可是難道沒錢的男人就做不到這一點嗎?不不不,阿興就做到了這一點,他的老婆與小三互相知道彼此的存在,偶爾「沒喬好」而不小心打到照面時,還能客客氣氣互相叫對方的名字,但他可不是什麼企業家,甚至連中階主管都不是,只不過是個小吃攤的老闆,在一間中學附近賣雞排。


雞排攤老闆與離婚女業務的外遇

當然小吃攤做得好是能很賺錢的,阿星今年五十來歲,名下有一台小發財車、還有一間二十八坪的十五年中古公寓,雖然貸款還沒繳清,但是有多少白領買不起房子?「還過得去拉。做我們這行,就是賺一些『零角仔』。」阿興這樣講,「零角仔」是台語,指的就是零錢,一份雞排四十五塊、四十五塊的攢了十來年,也是積少成多。

那麼,外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呢?阿興說,淑敏(他外遇對象的名字)是一間食品行的業務,老是來跟他推銷自家的產品。「那時候我攤子擺兩、三年了,還蠻穩定的,換一家供應商,口味多少會不同,怕客人不習慣,所以我拒絕她好多次。」可是淑敏並不放棄,三天兩頭的就過來遊說,「她說我攤子上可以多擺一些不同的東西,像是薯條可以擺個三種,雞塊也可以擺個三種,看起來比較多樣化,生意會更好」,一來淑敏很會說話、二來她做業務的人,跑過那麼多攤子,也真有點心得,當然最主要是她一來再來,阿興都拒絕到有點不好意思了,最後就意思意思的,跟淑敏訂了幾樣貨。

生意做成了,淑敏並沒有因此就過河拆板,反而來的更勤了,有時候遇到學生下課,一窩蜂的來買雞排,阿興忙不過來,淑敏還會幫手。客人有時候誤會了,稱呼淑敏為老闆娘,她也從不解釋,「她有跟我說過她離婚了,一個人帶一個兒子」,阿興說,那時他才明白,淑敏來的這麼勤,原來是對他有點意思。


元配與小三狹路相逢

那麼阿興的太太呢?正格的老闆娘為什麼沒來幫手?「我老婆她身體不好」,阿興說太太早年車禍受傷,腰椎有病,不能久站,也不能搬重物,可偏偏做小吃的就是整天站著,尤其那醃雞排的麵糊箱,更是重的不得了。「阿妳說,當人家店員,無論是賣吃的還是賣衣服,哪一種不用站著?」於是太太除了操持家務外,就是在家裡替人家換拉鍊、改衣服,開學時期繡繡學號,甚少到攤子上來幫忙。

「其實我主要是跟淑敏談得比較來拉。」阿興說,淑敏做業務的,在外頭見得廣,對小吃業了解很深,給他很多建議和幫忙,處久了自然日久生情。「她兒子念大學,在外面住校,也很少回家,所以我有時候就是收攤後,去她那裡吃個消夜拉」。那太太怎麼說呢?阿興說,剛開始時他晚回家,太太也會詢問,他就說是跟朋友去吃消夜,「她當然不相信阿,所以有一陣子她也會跑到攤子上來」,說到這,阿興有點不好意思,他說,當他見到太太突然出現在攤子前時,簡直嚇傻了,因為好死不死那時候淑敏正在攤子上幫忙,他愣的說不出話來,反倒是淑敏若無其事的迎上去,那時候剛好接近晚餐時間,淑敏跟他太太還一起去吃了自助餐。

「我嚇得要死,想說她們兩個不知道要講什麼,結果她們兩個一起回來,還幫我買了個便當。」事後阿興不敢問太太,只好問淑敏跟太太講了什麼,淑敏只說,她跟他太太說自己只是跟阿興比較聊得來,互相幫忙,沒有其他的意思。「後來我有一陣子都不敢去找淑敏。」阿興說,那陣子他天天收攤就回家,可是回家後又怕太太問東問西,只好七早八早就上床睡覺,就這樣過了半個多月,是太太自己提起來,問他「你以前收攤不是都會跟淑敏姊去吃消夜嗎」?


稱姊道妹 兩個女人的團購互助會

現在,阿興每個禮拜固定到淑敏家一次,偶爾還會在那裡過夜,太太再沒有問過有關淑敏的問題,淑敏也沒說什麼,只不過她做業務的人面廣,有時候會拿一些外國進來的養生產品,說是對筋骨有幫助的,要阿興拿給太太,而太太收到後,也會回些伴手禮託阿興拿給給淑敏,有一次還幫淑敏改了一條褲子。

我忍不住要想,阿興是不是隱匿了某一些重要的部分沒說,否則元配和小三怎可能沒經過一番角力,就如此「和諧」?阿興搖搖頭,說他自己也弄不清楚怎麼回事。只好說這世上真是無奇不有了。

Wincy
【Wincy,以直白的筆觸,刻劃出生活周遭你我可能曾聽聞、曾親證的社會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