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過往的愛,妳早已不在乎

生命是一條幽靜的長河,靜靜地把我們從一地帶到一地,而我們則沿路欣賞著不同的風景。

國高中的妳,念的是女校。那群跟著妳等公車的姊妹們,曾一起看上那個也在同一站等公車的帥氣學長。妳們曾經在每一個課餘時分,都以討論這個男孩子度過。沒想到同學之間,後來居然開始
爭風吃醋,各自宣稱其實學長對自己才有意思。這場戰爭維持了一陣子,學長畢業了,原本的好姊妹也分發到了不同的班級,爭執終究回歸平靜,大家在走廊上依舊談笑,各自愛上其他男孩。那個大家曾經愛慕過的學長,早就在生命裡消聲匿跡。

如今,那些曾為同一個男人搶破頭的女孩們,有的成了三個孩子的媽,曾經的強悍潑辣,竟變成了今日的溫柔嫻淑,她現在是個好太太好媽媽,丈夫是天孩子是地,還會指導妳趕緊找個男人嫁,男人才是幸福的歸依;而另一個樸素的女同學,反而在多年之後,變成了幹練的
女強人,問起衣著性感的她感情生活,她反而告訴你:「男人啊,別相信他們的鬼話就好!」她的眼神寫著這幾年感情的創傷,讓妳知道剛剛她所說的那句平凡的話,其實就是她傷痛的總結,讓妳充滿同情地噤了聲。

而大學呢?那是一個更精采的地方。因為那裡終於加入了男孩,因此妳有了愛,卻同時也有了恨。妳愛上了那個擔任樂團主唱的男同學,因為一起做報告,讓妳更有機會親近他,妳讓自己變成他的好友,因為他加入了吉他社,即使妳對那個有六條弦的樂器一點興趣也沒有,參與了他每一場演出,在寥寥無幾的聽眾群中,大聲鼓掌叫好。可是,他卻沒有因此而愛上你,他愛上了老是在妳身邊,長髮、白淨,卻鮮少發表意見的女同學。當妳知道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妳在班上歇斯底里地哭鬧,惹得一群人圍觀,卻沒人出來為妳拭淚。從此之後,妳跟這個班疏遠了,生活重心放到了另一個妳愛的社團,在那裡,妳又愛上了其他人,也又受了其他的傷。妳聽說,那個妳曾經愛過的樂團主唱,後來果真跟那個女生修成正果。得知消息的當下,妳還有點失落,畢竟妳還單身,愛過的人卻已找到真愛。

多年之後,妳答應參加那個同學會的唯一理由,就是想看看那對愛侶的模樣。妳把這當成是一個測試,自己再見到他,是否還會小鹿亂撞?或是見到她,心中是否還感受的到當時遭背叛的一絲酸楚。不過,人生總是出乎妳意料,那個主唱早已放棄音樂,成了滿口數字經的生意人,他的肚子隨著他的財富逐日變大,而那個恬靜的女孩,替他生了兩個孩子之後,開始滿口孩子經,對於老公,除了酸溜溜的諷刺,似乎沒啥情意。妳看著他們,不想笑也不想惋惜,這就是人生帶給人的轉變,不只是他們,其他的同學也都變了:曾經男友一個換過一個的婀娜校花,今日身材走了樣,她依然靠著濃妝維持著自己的美貌,但老公不斷地偷吃早就讓她對生活疲乏;那個曾經大家避之惟恐不及、人愛計較的小矮個兒,娶了一個跟他一樣瘦小、同樣精打細算的好女人,倆人年年出國旅遊,讓自己變得更快活;頭髮濃密的傢伙居然工作壓力過大成了禿頭,老坐在角落位子專心聽課的女孩,居然嫁到國外當了設計師……。妳看看自己,談了幾次戀愛,受了幾次傷,雖然
單身無伴,但妳至少擁有了人人稱羨的自由。

「妳這樣好好喔,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只要對妳自己負責!」那個妳愛過的樂團主唱,擠過自己的肥肚,對妳感嘆地說。妳懷疑他說話時的眼神,是否帶著一絲挑逗。妳突然覺得有點噁心。

「不是嗎?」妳只能笑笑帶過。但事實上,妳從來也沒想到,自己會是今天這種模樣。那些妳過往的愛恨,經過了人生的沖刷,只剩下薄薄的一曾回憶。再回首早已無用,那條領著妳人生的幽靜長河,還在靜靜地往前流。妳能做的,只能放眼未來,下一段旅程之後,妳也會變得比現在更好。

而那個曾經帥氣英挺、現在腦滿腸肥的樂團主唱跟他妻子,說真的,妳早就不在乎了。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