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同學會的漣漪

她和男友交往三年了,似乎進入了
倦怠期。她男友是個電腦工程師,沉默寡言,沒事就喜歡上網打怪,相處久了,她開始覺得有些乏味。

那天,她參加了一場國中同學會。

「嗨,妳還記得我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她轉頭一看,咦,她不記得班上有這麼帥的男生啊!

「妳忘了啊?我是阿凱呀!」他說。阿凱?喔!她想起來了。阿凱國中時坐在她旁邊,那時的他,調皮搗蛋,個子也不高,現在卻已經一百八十幾公分了,人也顯得穩重多了,難怪她認不出來。原來男大也是十八變啊!

整場同學會,她雖然和以前的死黨姊妹們說說笑笑,但總覺得心神不寧,老是感覺阿凱好像在看她。

「唉,我想太多了吧?」她想。聚會結束前,大家互相留了手機號碼,以便之後聯絡。沒想到隔天,她就收到阿凱的簡訊:「坦白告訴妳,我從國中的時候就喜歡妳了。只是那時太幼稚,只會對妳惡作劇,想引起妳的注意。這些年來,我常覺得懊惱,怕自己留給妳的印象只是個討厭鬼。」她反覆看了這則簡訊數十次,內心感到強烈震盪,原來,有人喜歡了自己十幾年……她不知該如何回覆,又怕被男友看到,就悄悄把簡訊刪了。

過了幾天,阿凱竟然在她家附近等她。

「呵,我以前跟蹤過妳回家,還好我記憶力不錯。」他說。

「嗯,我……」她明明內心又再震動一次,還是強裝鎮定。

「我有男友了耶……」她很艱難的說出來,卻又立刻後悔了,也許阿凱並沒有要追她的意思啊。

「我可是認識妳在先喔,我要把這幾年落後的進度追回來。」他講話的語氣有一種溫柔的霸氣。

她陷入了矛盾中。她最痛恨劈腿的人,她不想成為自己唾棄的那種人。但她又不得不承認,現在的阿凱,對她有一種無法抗拒的吸引力。她回想起國中時的阿凱,雖然頑皮,但也有一種傻氣的可愛。她常被他弄得很生氣,大罵:「死-小-孩!」但有天他生病沒來上學,她忽然覺得有點孤單。也許那也是一種喜歡吧?

現在阿凱常來找她,兩人雖然沒有甚麼親密的關係,卻產生了曖昧的情愫。他很幽默,常逗得她很開心。有時,他會拉拉她的頭髮,像以前一樣。「死-小-孩!」她脫口而出,兩人相視而笑,情意流瀉著。

「反正我們是老朋友了啊!吃吃飯也沒甚麼。」她總是這樣自欺欺人。這樣過了半年,有天,阿凱告訴她,他有個麻吉做生意失敗了,需要周轉,言下之意是希望她能幫忙。

「需要多少錢?」她問。「十萬。」

「好吧,我明天匯給你。」她也是重義氣的人,她能明白他的焦急。隔天,她馬上匯了錢給他。但匯款總是需要一些時間,短短半小時,他打了五六通電話給她。

「妳匯了沒?妳匯了沒?」「匯了,再等等吧!」接到第六通的時候,她心都涼了,對阿凱的好感忽然都煙消雲散。原來,對他而言,兄弟比甚麼都重要。她好心幫忙,他卻忘了感謝,她覺得很不舒服,也很失落。從那天起,她開始慢慢疏遠阿凱。還好他朋友每個月還她兩千,總是會還完。否則她還真要懷疑阿凱是詐騙集團了。

她還是
回到男友身邊

「妳最近公司比較不忙了喔?不用加班了喔!太好啦!我這個月有獎金,我請妳去吃牛排!」男友拉著她的手,傻呵呵的笑著。他接了通電話,那些宅男朋友約他去打球。「改天啦!我要陪我女友吃飯耶!她好不容易有空!」她隱約聽到對方罵了句「重色輕友」,她聽了忍不住笑出來,眼眶卻有些發熱。

她想,還好,並沒有因為阿凱的出現,破壞了她和男友之間的感情。一個人喜歡了自己十幾年,任何人都會感動。然而,感動只是一時的,
真正相處之後,才會了解對方是怎樣的人。畢竟真正的感情需要許多面向的鞏固,不是單靠一時感動就能支撐下去的。


天生凡骨粉絲頁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