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留來留去留成仇

念書時,佩玲和佩雯一直很要好。

女生的小圈圈是很奇妙的,表面上看起來和樂融融,但只要這個小圈圈超過三個人,裡頭一定包含了更小的圈圈,幾乎像是食物鏈那樣的,互相依存但又互相蠶食,佩玲和佩雯因為同姓,名字又只差一個字,經常被認為是親姊妹,兩人更是小圈圈中的核心人物,佩玲結婚的時候,佩雯還當了她的伴娘。

然後,友誼就從那時候開始,悄悄的開始崩壞。

不是我們之中有誰忌妒佩玲已婚,說真的,如果要給佩玲的婚姻打分數,那麼肯定只有不多不少的六十分──她老公不嫖不賭不喝,沒有外遇,只是大男人的認定帶孩子是女人的責任,所以每一次聚會,佩玲都得拖著兩個小的出席,即使只是吃頓兩個小時的便飯,兩個孩子也得帶在身邊。當媽媽很辛苦,我們都願意體諒,所以每次聚會,我們不是大老遠的跑到佩玲家附近吃飯,就是去餐點超難吃又貴到死的親子餐廳,還曾經大老遠的跑去某一間麥當勞,只因為那間麥當勞有兒童遊戲區,席間幫手抱孩子讓佩玲能好好吃完她的餐點都是常事。

但即使如此,我們不得不承認的是,有佩玲在的聚會,變得無趣了,甚至有點尷尬。小部分的原因是,我們的話題很難搭的上,唯一有交集的只剩電視連續劇,雖然時不時有一部大紅的片可供我們討論,可是佩玲看完甄嬛傳之後,可以接著追步步驚心、宮鎖心玉,我們卻不行,佩玲已經看完來自星星的你,在追擁抱太陽的月亮了,我們的外星人卻還沒跟野蠻女友接吻;話題搭不上還不是最要命的事,真正糟糕的,是和佩玲出門,讓我們感到壓力重重、甚至丟臉,她總是放任兩個孩子在餐廳裡笑著鬧著,尖叫奔跑,如果有侍者前來客氣的提醒,她就把孩子抓來猛罵猛揍一頓,讓兩個孩子從笑著尖叫變成哭著尖叫,我們在旁邊面面相覷,尷尬的要命,人家媽媽教訓孩子,我們沒資格插手,可是旁邊有個孩子哭得像死了親爹一樣,我們又無論如何做不到無動於衷,繼續吃飯,最後總是有個誰看不過去,輪流逗著孩子玩,才勉勉強強把一頓飯和平的吃完。

是,我們知道帶孩子很辛苦,我們也知道佩玲壓力很大,可是,這一切又不是我們造成的,為什麼我們得忍受這些?

事情起因於佩雯約大家出國玩。佩玲無論如何是跟不到的,於是,她慢慢的從小聚會裡缺席,她也不是不曾試圖再約過我們大家,可是約好了之後她又因為孩子生病要改期,全部人都意興闌珊。佩雯一向是跟佩玲最好的,所以對於佩玲的心態,比我們誰都要了解,有一次她就說:「佩玲來參加我們的聚會,她也沒多開心吧,話題又搭不上,她不是加入一些媽媽的社團,跟她們聚會她比較開心不是嗎?她只不過是什麼事都要摻一腳,從以前就這樣。」

到底是誰把話傳到佩玲耳裡的,沒人承認,女生的小圈圈本來就充滿祕密,可是佩玲再也沒出現過了。佩雯結婚時去了帖子,佩玲也全當沒那回事,惹得小圈圈又是一陣竊竊私語,這不是友情的問題,是
人情世故的問題,照理說她應該要回個紅包的。

匆匆數年過去,是因為當年的老師罹了癌,有人為了給老師驚喜,籌辦了同學會。那樣的場合裡,原本就是未婚的會被問什麼時候結婚,已婚的會被問什麼時候生孩子。佩雯有點不孕症的問題,正當大家七嘴八舌的建議吃什麼好、哪間中醫看婦科有名時,佩玲接口了:「哎唷,不生也好阿,你們都不知道,佩雯對小孩超沒耐性的。」大家哈哈大笑,沒有人注意到佩雯臉上鐵青的尷尬。

那天佩雯匆匆忙忙提早走了,我離開時,還有一堆人圍著佩玲那對上小學的雙胞胎男孩說「好可愛」。我們都沒有交換新的電話號碼,以後大概也很難再相見。
如果友情是一個人,其實它已經死了很多年了,從我們畢業、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時,就已經步入死亡,我們只是假裝他還活著,掩著鼻子不去聞那腐爛發臭的味道。

或許有些人、有些感情,是有時限的吧?當環境變了、生活變了,再努力也無法維持,也許我們就該瀟灑揮手,祝福對方也祝福自己有更好的生活、交到更好的朋友、遇到更適合的伴侶。當緣分已盡,硬要挽留,也只是留來留去留成仇罷了。



密絲飄的新書《是否為我傷心過?》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密絲飄的FB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