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感覺就像過去可以重來

她很期待,她從確定日期開始就去逛街挑衣服,更勤於上
健身房,一個星期前開始敷面膜。

高中時她為了考上國立大學認真唸書,熬夜唸書是家常便飯,半夜唸書念餓了就泡一碗來一客繼續努力。她在高中時是個胖子,臉上永遠都有剛要長出來的痘痘,和剛癒合的痘疤。她不介意,在逐漸發展出美醜觀念的年代裡,女生們開始會打扮自己,也開始接受男生們的審美目光,她則不在這青春的遊戲中,就像是透明人一樣。女同學跟她沒有相同的話題,男生也不會取笑她(沒有好處)。她不介意,父母把她教育得很成功,功課優先,其他的等讀完書再說。

大家都跟預料中的一樣,驚呼她也跟以前差太多了吧!穿著白色短褲、合身Tshirt、綁著馬尾的她,用想要更陽光點但還是害羞的口吻,跟大家說嗨。「妳怎麼瘦這麼多?」「妳跟以前長得好不一樣喔!」

女生們有些帶著羨慕有些
帶著嫉妒,美的女生都怕老,也怕突然有人比她美,同學會是驗證這種恐懼的絕佳場合。她們問她怎麼瘦的,用甚麼減肥方法,暗地猜想她是不是去整型,如果是的話會是整哪裡。

男生的眼睛亮起來,男生就是這麼單純,他們恐怕有些原本還不記得她,也想不起來,她不是第一名,也不是最後一名,不是頂美,也不是特醜,就是在中間的平凡人。現在她很亮眼,是個路上看到會多看一眼的女生,而且是他們的高中同學,距離瞬間拉近許多。他們都急於搜索記憶,想找出一兩件可以拿來當話題的往事,跟她搭上話。

「哈囉~好久不見!我來晚了,剛剛臨時有事耽擱了,」一隻手拉開她旁邊的椅子,一屁股坐下,轉頭直視她的眼睛,笑著說「咦,我們有新同學阿?」她紅了臉。

「你在說什麼啊,她就是XXX阿。」

「真的假的,怎麼這麼正,害我都不好意思坐妳旁邊了。」

高中三年都在籃球校隊,女友還是校花,風趣幽默的他,總是眾人的中心,大家等著聽他講話,準備好替他的笑話的鼓掌。她對他從來不敢有過任何念頭,不過就是上課的時候,從窗外看出去,有他獲准不用上課在籃球場上練習的身影。今天他整場同學會都坐她身邊,不時用她來開玩笑,她連帶著也在舞台中央被鎂光燈照著,好像換個身分回到高中一樣。同學會結束時大家起鬨要續攤,他說有事得先走了,拍了拍她肩膀說,再聯絡,她說不出話來只點了點頭。

後來她在他Facebook看到,他早有穩定的女友,又告訴自己,「再聯絡」不過是
「再見」的另一種說法,都是她想太多。直到他傳了LINE來,「什麼時候有空跟老同學喝杯咖啡?」是老同學嗎?她很猶豫。

大魔王
喜歡寫字,不寫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