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沒有我,他其實比較好

她拋棄他,當然是故意的,甚至可以說是有計劃性的。不過她深深相信(而事實也證明),這除了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他好。

人很多缺點,年輕的時候是看不出來的。當學生的時候,大部分的人都是寶,誰都沒機會去為自己付什麼責任,所以我們可以狂妄,可以充滿理想。那時的他就是這樣,滿腔熱血,把未來跟理想放嘴邊,高談闊論讓身旁那些期待愛情幻夢的女孩聽得一愣一愣,包括她在內。她不否認,跟他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有過一段幸福的時光,畢竟當時的他是如此地光芒萬丈,簡直就是眾人偶像,而她也得承認,自己跟著他也多少沾了光,她是他萬中選一的女孩,而他不像那些才子們情箭亂射,他只專情於她。

他對感情的執著,始終都沒有變掛。就算畢了業當兵的那段期間,只要一有機會,他一定要跟她見到面,與她說到話,才能確保自己依然擁有她。可是,她一畢業就謀得了一份小職,每天繁忙的工作已經快把她累趴,好不容易休假還得舟車勞頓去看他,她其實心裡有點怨言,但總也不想讓人家說自己好像沒那麼愛他。

其實去看他也沒什麼不好,只是他們能做的事情也不多,吃吃飯聊聊天睡睡覺,他在軍中的日子,說實在不也就是那樣,她耐著性子聽他講,試圖找出有趣的地方。不過,她要說起自己工作的內容,自己學到了什麼,未來可以有什麼機會,他每次都擺付臉,直到有一天他終於說了:「不就是份辛苦又沒錢的爛工作嗎?哪有這麼值得一直講!」她自此之後就只反覆聽他那些屬於男人的軍中時光,然後硬撐著嘴角假裝有趣。

他的情況並沒有因為退伍而變好,事實上,他連好好做份工作都有困難。的確,大學畢業沒有經驗,能夠找到的工作,的確沒有什麼了不起。但他依然懷抱著學生時期那種才子的驕傲,老覺得自己的老闆不懂欣賞他,動不動就跟老闆吵架,然後一次又一次離開工作崗位,也因為自己的眼高手低,讓自己窩在父母家啃老。他們的相聚再也不有趣,不是聽他的抱怨,就是聽他咒罵社會不公。

她覺得好累,自己很想繼續往前走,但他像顆大石頭一樣絆著她無法往前。她終於跟他提了分手,誰知道一個大男人居然因此哭得像個小孩,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說他不想活了,把她搞得緊張兮兮。她可不想背負他一條人命,但又不想自己的一生毀在他的喪志。

於是她聽說了,自己的好朋友因為男友出國,相隔兩地而
劈腿變心的案例。她靈光一現,決定把自己的出國唸書的計畫提前,藉著距離與他慢慢疏遠。她瞞著他偷偷申請學校,把工作幾年的存款全部拿了出來,跟他說想要去歐洲充電一年。他當然心不甘情不願,但她因為工作訓練出一口蜜語甜言,信誓旦旦一年之後絕對會回到他身邊,他才願意放手讓她走。臨行前,兩人還離情依依,不過她一轉身,馬上覺得一身舒坦。她甚至因此而感到罪惡,對相信自己的他撒了天大的謊,但難不成為了祥和,一輩子跟著思想早就南轅北轍的他,就是偉大的忠誠?

國外的生活多彩,打開了她的視野,當然也有男生主動示好,只是她沒忘記,故鄉還有個他等著她「處置」。於是某一天,她拿起電話撥給他,告訴他自己在這裡很好,也許會不只待一年,未來如何她也說不定,自己也不好拖著他,不如給彼此一點空間,去找別的女人吧!

分手的話說得委婉,電話那頭卻是哭天喊地,惡言咒罵。他肯定恨死她了!如果這話是面對他說出來,不知道他會失控成什麼模樣,還好她現在相隔千里,電話一掛就恢復清淨,雖然她還是很怕,萬一他真的想不開去怎麼了,她該怎麼辦?但她念頭一轉,她無法替他得生命負責,他都這麼大人了,總得學會扛起自己的生命。

分手之後,她接受一個當地人的追求,變成了他的妻子,過著安穩清閒的日子。她也透過一些朋友打聽了他的消息。不出所料,他果然非常恨她,覺得自己多年的付出,卻換來女友的輕蔑。幸好,這樣的恨變成了他往前的動能,他突然決定要證明自己一點也不差,於是努力工作,也在工作中認識了現在的老婆,生了兩個孩子,生活過得普普通通,只是聽到她的名字還是會嗤之以鼻。

聽到朋友轉述他的反應,她只覺得好笑。不過她的計畫總算是奏效。「你看看,沒有我,他其實比較好!」至於他想恨就讓他恨吧!
分手的戀人就是各走各的路,他要怎麼想,也只能隨他。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