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埋葬愛情,各自重生

人與人的心,距離會有多麼遙遠?該如何量測?用光年計算嗎?又如何拉近?科技這麼進步,有沒有可以直抵你內心的神奇船艦?自從與你分別之後,我總是常常用這樣天馬行空的愚癡問句問著自己。

打從我們認識開始,你就對我非常冷漠。在人群中,你甚至討厭我接近你。所以,走在路上,我必須小心翼翼和你保持十公分以上的距離。只能趁手擺動的時候,輕觸一下你的手。或假裝閃車子時,悄悄往你身上靠,輕輕拉著你的衣袖。那樣,會讓我覺得離你近一些。

當然,我也有作弊的機會。比方說搭捷運乘電梯的時候,我就理所當然地挨在你身後,矮你一個階梯,趁著人潮擁擠,湊到離你幾公分的距離,偷偷嗅著你手臂上淡淡的,屬於你的味道。你是不搽古龍水的,但說也奇怪,你就是有你自己的獨特淡香,一種眩惑我的氣味。有時,被你看穿了我的拙劣把戲,你就會轉過身來瞪我一眼。

你似乎接受了我的感情,卻又若即若離,我完全不知道,在你心裡我是否有任何的位置。我開始無法忍受你的冷漠。

我終究還是按捺不住地問了:「喂,你為什麼老是對我這麼壞?就不能和善一點嗎?」

你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彷彿在說,問妳自己啊。

我還不死心。「你說啊。到底為什麼?」

「妳這個人哪……」你說,還故意賣關子停頓了一下。我這個人怎樣?那時我還驕傲的想,你和我相處才多久,你能了解我多少?

「外表看起來柔弱,其實最擅長得寸進尺。如果稍微對妳好一點,妳就要的更多,對感情根本就是貪得無饜。」我的臉熱辣辣地,像是狠狠被摑了一掌。那是連我自己都不願承認的部份。

「有嗎有嗎?」我偏著頭用天真的語氣問。沒有台階下,只好勉強裝可愛,模糊焦點。你被我傻氣的樣子逗笑了。

你知道嗎?你笑起來真的很可愛。雖然你的外表和個性都那麼的,不,可,愛。我的確想咬牙切齒地這麼說。明明可以是溫暖的人呀,為什麼要這樣吝嗇你的笑容呢?

後來,我漸漸感受到,你的確是個不太
需要愛情的人。想來應該是以前曾經歷過感情的重創吧,於是嚴嚴地把自己保護起來。然而誰沒受過愛情的傷呢?多少人信誓旦旦地說不再愛了,還不是又前仆後繼地往愛情路上闖?

可是,你真的是可以抗拒誘惑的那種人。你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工作上,你不希望被愛情宰制,被人攻略。真不知前一個女人是怎樣傷了你,你真是練就了一身剛強無情。你根本就像一座堅固厚實的堡壘,不容許任何人抽走一塊磚。而我偏偏誤打誤撞闖進了你的世界。你對於我癡情傻氣黏人,外加一點厚臉皮的功夫,萬般無可奈何。

你愛看電影,我也就歡喜地陪著你看。看電影時,我把頭靠在你肩上,你移動肩膀好幾次,想和我保持距離。但我仍不死心,又靠過去。我只聽你輕輕嘆了口氣,索性就讓我靠著你的肩。像是無可奈何似的,你轉過頭來看著我,摸摸我的頭說:「怎麼像個孩子似的,長不大,愛哭又愛跟路!」我傻傻地笑了。

但我若以為我們之間那樣的互動,就是愛情,那未免也太天真了。那天,你有事情要辦,我硬要跟,你不肯。反正你對我說話一向就很兇狠,我還傻傻的不知你真的在生氣。我想,跟在你身邊,多一秒是一秒。最後,你竟然在路上對我吼:「妳走開!」我嚇到了,囁嚅著說:「你不生氣我才走。」

「妳還跟我談條件?」你大吼。

路人都在看我,我狼狽地轉身跑開,嚎啕大哭起來,原來你這麼討厭我。我不輕言放棄,還想繼續努力。但我做的點心被你拿去分贈給鄰居,我織的圍巾你送給了你的表弟。你說:「停止吧,我不需要妳
一廂情願的付出,那只會成為我的負擔。」

我逐漸明白一件事。

你的心太堅硬,無論我怎麼努力都無法進駐。

你的心太深邃,那是我永遠都到達不了的地方。

我們之間,漸漸落入了一種可怕的迴圈。我們成了彼此的夢魘。我愈想靠近你,你愈想逃離。我知道自己很悲哀,這是我
愛一個人的方式,很蠢,很原始。我幾乎把你當成我生活的全部。對你,我朝思,暮想,夜夢,醒時垂淚,暗自神傷。

說到底,你只不過有天忘了鎖上心門,我就堂而皇之的闖進去。一開始你也不以為意,量我的能力,對你也不能怎麼樣。當你意識到我愈來愈貪心,漸漸對你構築的堡壘造成威脅時,你就狠心把我趕出去,把心門重新鎖上,回到你
一個人的世界裡。我在門外跪著,哭著,求著,聲嘶力竭,元氣耗盡。然而,不會了,你永遠不會再對我敞開心門了。

當感情走不下去的時候,就是真的走不下去了。欠你的眼淚,我會一天天把它流完。哀傷總會有盡頭……

後來,我才聽你朋友說起,你曾經深愛過一個女人,然而她卻和你最要好的兄弟聯手背叛了你。好老套的故事,但我可以想像這對倔強的你來說,傷害有多深!從那時開始,你不願再信任別人,把精神都投注在工作上。也因此你始終無法接受我的感情。

我們已很久沒見面了。想起你,總是痛。我想親手埋葬這份感情,讓自己走出來。也希望你能埋葬屬於你那份傷痛的愛情,重新找回對人的信任。然後,讓我們各自重生。

天生凡骨臉書連結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