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與她不關妳的事

聽過很多光怪陸離的感情故事,不過我覺得發生在我一個朋友身上的事件最令人無言。

每次她一提到想去
拜會一下男友父母,他就說「下次」,問他家裡電話也不給,被逼急了才說自己母親是外室,因此非常不喜歡他帶人回家,以免尷尬,因此他從未帶過女友認識家人。

「騙我吧?」朋友懷疑。「當私生子很好嗎?要不是妳逼我,我也不想說!」他一臉認真,還說父親的正妻早已生了幾個兒子,他也沒被父親正式收養,只是母親對父親癡心一片,他也無可奈何。

「我會慢慢跟我媽溝通,妳不要急。」就這樣她等了兩年,可是某天朋友卻給她看手機裡的相片,說是在貴婦百貨看見他,旁邊還帶了個女人跟小孩。

面對鐵證如山,他才吞吞吐吐的告訴朋友:他其實已經和別的女人同居,他不是要騙感情,而是他的女友實在不堪:不但動不動就痛罵他、而且從不肯幫忙家務,房子髒亂烏煙瘴氣。他說他已經睡沙發五年,直到遇見她,已死的心才又開始復活。

「那你為何不分手?」她憤怒又難過的問,他愁眉苦臉的說:「我提過很多次她都不肯,而且她有嚴重的躁鬱症,我怎能忍心離開。」他下跪道歉,叫她去找更好的男人。

女人平常再怎麼理智,一遇到感情也會變成心軟的笨蛋。她很氣自己被騙,但想到他私生子的身世、不被父親承認的痛苦、想想他也是重情才不願拋棄女友…,看著他孤單開門離去的背影,她忍不住開口叫住他。

為了幫愛人脫離水深火熱,也為了自己終身幸福,她想了千方百計幫助他:透過關係幫他預約名醫,幫他女友治療躁鬱症好讓他能安心,並要他把存款留給女方,她不介意他沒錢,願意陪他打拼。

但他說女方越來越誇張,不肯看醫生還動不動打罵他,更糟的是竟開始酗酒,她一邊聽一邊為他心疼:「你都已經盡力了,真的不行也只能該放手。」他楞了一會:「除非她願意分,否則我也沒辦法。」

太過份了!她心中忿忿不平想著,趁他出差時她決定找他同居女友攤牌,要是不懂珍惜乾脆把位置讓出來,她可是很樂意接收。

她透過人脈找到他的熟人,找了藉口要到他家的地址,並順便打探:「聽說他女朋友有躁鬱症?」她不信,繼續往下追問。對方狐疑的看著她:「那是他老婆,而且她很健康,最近還懷孕了。」熟人接著感嘆:「他太太真的很難得,不但孝順公婆,還接納老公的前妻…。」原來他根本結婚了,也不是什麼私生子,最扯的是
前妻居然帶著兩個孩子,和他們夫妻同住一個屋簷下。

朋友實在不能相信,她非要眼見為憑,果然讓她看見了:他妻子根本不是他口中描述的瘋女人,而是相貌端正的普通女子,只見她大腹便便,忙裡忙外的做生意。

她寫了一封長長的簡訊責備他說謊,質問他與妻子、前妻的事,他只淡淡的回了一句:「我跟她們怎樣,關妳什麼事?」

很久以後回想起這段情,朋友說:「我當時以為自己比他太太更有能力給他幸福,卻忘了一個人如果赤腳站在滾燙的炭火上,必然會迫不及待的想走,如果對方並不急著離開,表示他並不覺得那裡有什麼不好,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呢?」


凌茜粉絲團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