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洩慾工具

女人常在做完愛後問男的:「你是不是把我當成洩慾工具?」

男人啼笑皆非,心想回答:「是的。妳不是自己也洩了嗎?」

「不,我喜歡你才和妳做這件事的。」男人為了逃避,只有撒謊。

「只是喜歡?」女的追問。

男人更尷尬,忙搖頭:「愛。」

女的滿足了,男的鬆一口氣,即刻穿衣服。

「你每次做完了就趕著要走,那不是當我是洩慾工具是什麼?」女的不放過男的。

「天!」男人只好放下領帶,再抱女的一下。

在她的背後,男的偷偷看錶。但略為一動,即被察覺,女的生氣:「走就走吧,不必那麼假。」

男的並不駁嘴,他一味地想著:「下次戴錶的時候,一定要把錶翻到腕背,偷看時才不會穿幫。」

今後,男的扮成很忙很忙,等到幽會的時候,忽然,男人並不和女的做愛。

「你再也不喜歡我了?」女的詫異。

「不,不。我根本沒有時間。」男的回答。

「那麼匆忙?」

「能夠看看妳,和妳聊兩句,已經滿足。」

女的送上吻,心想:「他真好。絕對不是把我當成洩慾工具。」

下次幽會,還是說成很忙很忙。做完愛後,女的幫男的穿上西裝:「你快點走吧,不然趕不及開會的。」

智慧,是從失敗中獲取的。

男人並非沒良心,他對這個女的的確存有愛意,他急著要走,是他沒有告訴他太太。愈快離開,騙局愈不容易被拆穿。

好男人到了中年,還沒結婚的話,不是個性孤僻就是搞同性戀。未婚的男人當然可以陪女的到天亮,懷疑是否為洩慾工具的問題就不存在了。

要是男的不認為這個女人值得去愛,也不會硬著頭皮玩這個危險的遊戲。雙方都是思想成熟的人,大家都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

現實生活中的偷情,名副其實地「緊張、刺激、香豔、肉感」,絕非電影廣告。

大家盡情地享受,鬆弛一下神經,對身心都有幫助,是減少壓力的最佳辦法。快快樂樂多好,千萬別再發問:「你是不是把我當成洩慾工具?」

女人想想,這話也對,就換另一個問題:「你認為我是不是很胖?」

「不,不,我就是喜歡妳的身材。」男的回答。

女的又生氣了:「你永遠不說真話!」

男的支吾:「也……也許,不穿白……白色的,換條黑襪褲,可……可能腿看起來更瘦一點!」

「哇!你罵我是肥婆!」女的大哭出來。

男人再也不敢開口,瞪著眼,望著前面的空間發呆。

「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女的不饒人。

男人在這個時候也許想的只是一碗雲吞麵。或者,他在想,南非隊對澳洲隊,哪一隊打贏?

如果把真話告訴了女人,她們一定輕視這男人。

「我這麼好,我這麼漂亮,為什麼你想的不是我呢?」女人心中悲憤。

男人和女人根本就不是相同的動物。

女人喜歡不作聲,作愈想愈生氣狀,她們假設繼續生氣下去,男人便會來安慰她,問她說:「妳到底是想些什麼?」

這時,她可以把胸中的話完全地傾訴,消掉這心頭的大石。

所以,女人以為男人也是同樣的,便順其自然地:「你到底在想些什麼?」

要是你,你敢說你在想一碗雲吞麵嗎?

男人的眼睛轉了又轉,他準備回答:「好。妳要我說我正在想妳,好吧,就說吧。但是,慢點,她太了解我了,我這麼一說,她一定知道我在騙她……」

結果,男的什麼都說不出。吻額、吻頸、吻肩、吻乳房,和對方又來一次,總比說什麼話都好。

完事,抽跟菸,快活似神仙。這時,女人又問:「我們在一起,你是不是覺得幸福?」

毛孔即刻發脹,全身癱瘓。

「幸福」這兩個字聽起來像「死亡」。

男人對這些問題是永遠回答不出的,他們不知道女人問這問題的目的在哪裡?

跟著,女人問:「你對我是不是當真的?」

男人想回答:「當然囉,不然我怎會和妳在一起?」

女人即刻反應:「你和我在一起,不過把我當成洩慾工具!」

永遠的糾纏不清,那是女人的天性。做愛之前什麼都好,做完後什麼都覺得煩,這是男人的天性。

互相了解,無往不利。

本文出自《這樣的女人可以愛,那樣的女人不能碰》皇冠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