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情慾叢林】整型美女抱怨,男人都只看我的外表

通常,我們用「做作」兩個字,來形容那種不斷搔首弄姿、企圖吸引他人眼光的女人,但是,當這樣的女人將「做作」內化成一種性格,習慣成自然的不停放電時,那還叫「做作」嗎?

坐在我面前的克萊兒,顯然就是這樣的女孩。她長得很漂亮,大的幾乎是異乎尋常的眼睛、尖下巴、粉嫩嘴唇,每三分鐘就要撥動一下長髮,思考時習慣把頭微微歪向一邊、嘟起嘴唇,直視她的眼睛只要超過五秒,就開始對我擠眉弄眼。我忍不住問她:「妳應該有很多追求者吧?」她點點頭,又皺眉說:「他們很多根本就只是覺得帶正妹出門很有面子而已,又不是真的喜歡我。」是阿,那幾乎是正妹的原罪,可既然如此,克萊兒又為什麼把外表搞成自己唯一的賣點?


因為睫毛倒插 開啟整型之路

是的,克萊兒是個整型美女。從她十九歲第一次進醫美診所開始,至今天為止,五年時間裡,她割了雙眼皮、開了眼頭、墊了下巴、鼻子、甚至太陽穴。她給我看她高中時候的照片,「醜死了,你看那眼睛,根本是死魚眼」,她對過去的自己一臉嫌惡,我看了一下,當然是不如現在美艷動人,但其實也不到「醜死了」的地步,照片裡的她雖然單眼皮、泡泡的,但其實單眼皮的美女很多,最大的原因,恐怕還是出在沒有笑容,所以看起來一臉凶相。

「割雙眼皮是我媽帶我去的。」克萊兒說,她一直有睫毛倒插的問題,經常動不動就雙眼發紅、又癢又痛,從很小的時候,媽媽就有意帶她進行手術,可是年幼的克萊兒怕痛,總是不肯,一直到念大學時,身旁同學都開始化妝,但單眼皮的克萊兒怎麼畫怎麼不好看,才動了想割雙眼皮的念頭。「其實那醫生很爛,割也沒割好,兩邊還不怎麼平均」,克萊兒抱怨,但即使沒割好,眼睛在動完手術後,還是變成了兩倍大,突然追求者接踵而來。


整形就跟處女一樣 有過第一次以後 再做幾次都沒差

「這就跟是不是處女一樣嘛,當你已經不是了,那麼是跟一個男人上過床、還是兩個三個,有差嗎?」克萊兒這樣形容她的整型之路。她一直很介意割的不夠平均的雙眼皮,想盡辦法打工存錢,想把它弄好一點,既然都要割了,那就乾脆順便開個眼頭。大二那年,她弄好了眼睛,化好妝以後,開始有人問她要不要去拍廣告。

「那一陣子我好喜歡戴口罩拍照,還買了好多可愛的口罩。」克萊兒給我看她當時的照片,帶著口罩的她,看起來像明星,但不帶口罩的她,因為肉肉的鼻頭和不夠尖的下巴,靈氣瞬間銳減二分之一。我在那一刻突然了解為什麼那麼多網路正妹喜歡帶口罩自拍的原因,忍不住嘖嘖稱奇起來,然而克萊兒以一種過來人的角度說:「其實弄眼睛是最容易的,就算沒有雙眼皮,用貼的也可以有假雙眼皮阿,可是鼻子不夠挺,靠化妝能救嗎?」


肚臍眼跟耳垂 下一步的整形計劃

動完了眼睛想動鼻子,動完了鼻子想動下巴,克萊兒很快發現,靠打工實在太慢了,偶爾也援交,大學四年,基本上可說是她的變形之路。「我算是幸運的,骨架很小,不需要動到削骨那麼大的手術。」現在剛畢業的她,尚在待業中,日常開銷倒是不成問題,因為她有個四十多歲的男朋友,供她一切吃住,但她仍然對自己的外表不滿意。「你看我的耳垂,形狀醜死了,好像老阿罵,我都不敢把頭髮塞到耳朵後面去」,她說,「還有,我的肚臍是凸出來那種,穿泳衣的時候好難看。」

我問她,那麼想要變漂亮,是想當明星嗎?還是想當模特兒?她睜大了原本就已經很大的眼睛,說:「有人找我去當展場模特兒阿,我也有去過,好無聊,就站在那禮讓人看,根本是花瓶而已,如果要當明星,就要像張曼玉那種有實力的!」觀念完全正確無誤,但,張曼玉的眼睛只有她的一半大,而且我搜索枯腸,沒印象張曼玉有在任何時候討論過自己的肚臍眼的形狀。

克萊兒走進來時,我那讚嘆著「好漂亮」的心情還在,但她離開半小時後,我已經慢慢忘記她的樣子,只覺得她似乎跟某個網拍麻豆長得很像。整型是為了讓自己變美,但整到自己都不見了的時候,到底是所為何來呢?

Wincy
【Wincy,以直白的筆觸,刻劃出生活周遭你我可能曾聽聞、曾親證的社會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