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妳不要想玩,妳玩不起

作者/CestMoi

「妳不要想玩,妳玩不起。」在某次激烈的爭吵時,前男友曾經這樣大聲斥責我。他不了解的是,我並沒有想玩的意思,我只是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力。

後來我們分手了,但這句話卻讓我慢性中毒。我不確定我玩不玩得起,但我絕對是輸不起。在這一年半的時光裡,我不把感情當一回事。男人對我而言,只有滿足性需求的功能,約會對象一個接一個,幾乎沒有空窗期。我以為我可以一直這樣遊戲人間下去。

直到前些日子,我遇見了一個很接近自己條件清單的男生。他幽默風趣、樂觀進取、隨和又孝順、高我二十公分。不論外在條件或是個人特質都相當符合我的期待。

這時的我初來乍到一個新環境,他不僅幫忙我在異地安頓,帶我去家具店、大賣場採買生活必備品,也會帶我去餐廳吃飯、去酒吧喝酒。跟他在一起的時刻特別開心,時間是用飛的。

幾個禮拜前,我們去夜店狂歡,散場以後,我趁著他在送我回家的路上,不斷跟他調情、暗示,我的醉意切斷理智線,讓我好想吻他,然後把他的襯衫脫下,和他纏綿悱惻一整晚。

「跟我回家。」這四個字就這樣輕易地脫口而出。我必須承認,我當時只是非常想要做愛而已,然後想著也許隔天醒來,他就會帶著尷尬地逃出我家,就像我從一夜情的陌生人家逃出一樣。不同的是,之後再見面,我們還是朋友。

但事情演變的結果就如剎車失靈一樣,車子失速、方向錯誤。我們做愛完以後抱著對方入睡,他說抱著我很有安全感,早上醒來他笑著跟我說早安,我們又做了一次,牽著手一起去吃早午餐。然後再去海邊兜風散步,看著外國的夕陽日落,多麼浪漫,旁邊也站著一對熱戀的情侶,他從背後緊擁住我,我仰著脖子望著他,我們一邊等日落、一邊接吻。他說出對我們未來的想像,於是我忍不住嚮往起這個風景…

已經很久沒有人好好擁抱我,沒有人牽著我的手去吃飯,沒有人對我說過甜言蜜語了。我瞬間可以理解程又青回到丁立威身邊的心情,畢竟在孤單寂寞這麼久以後,誰不渴望被擁抱、被呵護呢?

眼前這個男人完全破壞了我的遊戲規則,這一年半以來的訓練,竟讓我在這一夜與他的交手,突然武功全廢:不讓男生在家過夜、不主動聯絡、不在公開場合牽手與擁抱、不想像以後。這些基本功完全沒做到。

由於約會幾個禮拜後,我實在無法繼續遊走在灰色地帶。畢竟我事先聲明過,如果他想要的是不纏不黏的性伴侶,我也可以滿足他,而他說他要的不只是這樣,所以我以為我們正處於彼此約會的階段。

但當我鼓足勇氣開口問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時,他的聲音突然變得低沉,字正腔圓、字字精準地告訴我:「我還沒準備好。」

我才明白,不是每個人我都玩得起。

我前男友贏了,躺在我身邊的男人贏了。當我想要跟眼前這個男人安定下來時,我彷彿被老天爺狠狠賞了一個巴掌:「女人,還是從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