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想玩?就得玩得起

妳不喜歡別人問起,妳跟他究竟是什麼關係。因為,妳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但另一方面,妳又希望別人來關切,因為這表示,除了妳跟他之外,還有其他人也注意到了,你們兩個之間,不是只有一般的友誼。你們之間,的確超出了友達以上的關係:你們是朋友,有心事會找彼此聊,替對方開導,你們共享心靈之外,甚至共享肉體,因為你們的確有朋友以外的慾望,既然現在妳的身邊沒有其他的人,能夠去擔任 情人的角色,不如就由他來為妳填滿情慾的空虛。不只為妳,也為了他,他說自己也想要你,喜歡欣賞妳柔軟的乳房,手心撩過妳平滑的腿肚。

但你們倆,不是戀人,不是因為戀人未滿,而是因為,你們就說好了,你們不是戀人。

或許愛情讓人太傷,或是讓人感受壓力太大,有人的確想要擁有愛情的感覺,又不想要負起愛情的責任。或是其實你們有點相愛,但又不夠相愛,又有點想愛,既然雙方的身邊都空著,所以不如這樣吧!私底下咱們談談戀愛,在人家面前,你們又變成了自由身。這種作法,讓那些思想頑固古版的傢伙們摸不著頭緒,甚至會嚇得把這種關係給戴上污名。但說穿了,這兩個人都是成年人了,還是見過世面的成年人,男歡女愛,各自負責,我們不在其中,誰又能替他們作主,肯定怎麼樣的關係會讓人比較幸福呢?

你說,對女方說:「哎呀,可是女生就是比較吃虧啊!」殊不知你只要把「吃虧」這兩個字往女人身上一擺,就是逼迫女人輸在任何關係的起跑點上了。怎麼樣吃虧?因為怕懷孕?還是因為那弱小的心靈與身軀,在男人面前就是受欺凌,彷彿女人永遠不會在這樣的關係裡獲得歡愉,只有傷害?走在時代尖端的女性,應當都要對 「女人容易吃虧」這樣的理論嗤之以鼻。

不過,想要享受那種曖昧的愛情快感,又不想負起愛情裡該負的責任,那你該問自己的問題應當是「到底玩不玩得起?」想玩?就得玩得起。遊戲裡的規則,妳得要制定,不想狂野的做愛之後懷孕?那就規定好帶了套才準上,否則就閃邊自己打手槍;既然想清楚兩人之間什麼都能有,但又什麼都沒有,就不要越陷越深,到時候人家吃飽玩膩了,妳倒是奉上了一片真心,當對方另覓真愛,妳卻開始翻臉大吵,不但傷了裡子,更傷了面子。

 

這是一場保不了險的遊戲,萬一妳在遊戲之中受傷,只能認栽了事。這樣的遊戲,妳,還願意玩嗎?而這場遊戲既然沒說好如何結束,那你可得自己設好退場機制,讓自己瀟灑轉身,即使內心還是有些波瀾,外表也得做得乾乾淨淨,至少要贏得別人的尊重。 

不過妳說,這麼絕情,如此嚴苛,那誰敢玩啊!沒錯,如果沒這屁股,就別去坐那椅子。愛情遊戲不是人人玩得起,電影裡頭看起來一派輕鬆,結局總是浪漫動人;現實生活裡,每個心情轉折,可都不是那麼好度。妳說那些對愛情如此輕易提得起又放得下的人,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她們或許生來就想遊戲人間,或是早就在情海身經百戰,受了很多傷也練成了刀槍不入的保護罩,免除了傷害,也放不出真情。但可以確定的是,肯玩這個遊戲的人,大多早已不相信愛情,或是恐懼真正的愛情。這種遊戲,是讓她與真愛保持距離的手段,她對愛情的渴望,早就被對愛情的恐懼給壓過。 

這樣的人,是否值得你崇拜?妳的崇仰是妳的事,就算是責備她們也只是管人閑事。總之,這是她的選擇,她玩得起,她可以玩,玩得不好出了事,她自己負責任。 

你天真地說:「好啊,那我也來試試!」真正的愛情 不可能是一場遊戲,而仿愛情的遊戲又不是人人玩得起。因此,如果你也想加入,不如先問問自己:「我,是否玩得起?」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