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再怎麼甜,都是糖衣

她享受著甜蜜的這一刻。 星期五晚上,他問她什麼時候下班,晚上要幹嘛,她回他今天要加班到很晚,但晚上沒有要幹嘛,你要來接我嗎?對啊,我去接妳吧?他說。可是我不知道今天會到幾點耶?她問。沒關係,我沒事,等妳下班我們再吃晚餐,或是吃宵夜也可以。

晚餐後,他們又去看了午夜場電影,從最近拿到奧斯卡獎的電影裡隨便選了一部,星期五晚上不想那麼早回家。星期五晚上不管哪部電影都是大排長龍,他們一邊等著買票,一邊聊天,保持有點親暱卻又不是戀人的距離。差不多可以在對方的耳邊說話,但是不能牽著手。

電影播映中,他兩都有點心不在焉,都在想,看完電影之後要幹嘛,已經很晚了,
今天要去誰家?該去誰家嗎?

「睏了嗎?」看完電影之後,在車子裡,他問她,摸摸她的頭。

「還好,一點點,」她說。

「還想去哪?」他又問。

「不知道」她說,她不要當那個提議的人。

「那回我家好吧?」

她沒答腔,她也不想當那個說好的人,但這就當做是答應了,他踩下油門。

「你還住在以前那邊嗎?」

「對啊」

「房間還長得一樣嗎?」

「妳來就知道了」他陪上笑,心裡想保險套還有剩吧。

現在還有機會說NO,她告訴自己,直到車停之前我都可以拒絕,直到我上樓之前都還可以拒絕,就算我上了樓,我還是可以拒絕。

熟悉的床,熟悉的人,熟悉的動作,連氣味都是熟悉的。

「妳好可愛,」他說。他的厚嘴唇輕咬她耳垂、一邊不浪費任何時間把她帶到床邊,性愛還是一樣愉快。

糟糕我又在這裡了。這樣的擬似戀愛遊戲,通常是由一個人試探地傳訊息給另外一個,另外一個人可以選擇要不要接球,然後他們就約會、吃飯、到其中一個人家裡上床。他們會甜甜蜜蜜幾個星期,然後有一個人會開始淡掉,可能是開始跟別人約會,另一個人也不會多講什麼,就回到原本的生活去。

他們曾經在一起過,分分合合直到兩個人都明確認知到彼此不適合,只適合幾個星期的約會,沒辦法長久相處。就像去什麼地方旅遊一樣,玩個幾天很開心,就是不會想要住在那裏,可是每次他或她單身的時候,就會忍不住這旅行的念頭,從對方身上取得一點
便利的激情

這樣的我真是不長進阿,明知道,假的東西,再怎麼甜,都是糖衣。

大魔王
喜歡寫字,不寫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