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情慾叢林】 省籍問題還是婆媳問題?傻傻分不清

因為服貿議題延燒,許多朋友因理念不合而爭吵,許多家庭因想法不同而相互抗議,有人說,支持服貿與反服貿的人都有各自的黨派色彩,有人說,服貿是統獨議題而非經濟議題,當然也有人站出來理智呼籲,讓我們回歸正題,不要將黨派、統獨、甚至省籍都牽扯進來,可是因為這一波服貿抗議事件,與老公分居甚至吵到要離婚的小芬說:「誰說沒關係?只有當事情沒發生在自己身上,才能清高說『就事論事』!」


只關心男友的星座 不關心男友的省籍

七年級的小芬,沒經歷過國共內戰、也沒經歷過二二八,那些歷史是非,對她而言,原本真是只能用「事不關己,漠不關心」來形容。對她這個年紀的人來說,朋友之間會討論什麼星座、什麼血型、但絕對不會討論什麼省籍,她會說「那個人一定是獅子座,所以才這麼大男人」、但絕不會說「那個人一定是本省人/外省人,所以才這麼……」,因為省籍的劃分,在她心裡根本沒有意義。

當然,有些東西是家庭教育,自小洗腦,到某一個年紀才發作出來,難道小芬的爸媽在家裡從來都不提政治嗎?我細問了小芬爸媽的政治立場,她父母雖然明顯偏向綠營,但並沒有入黨,除了總統或縣市長選舉會去投票之外,像立委或民代這種選舉,也不一定會參與,甚至小芬在台北念書的時候,因為貪玩不想回去投票,爸媽雖然會叨念,但也從來不會說「妳要是不回來投我就不寄生活費給妳」這樣的話,認真說起來,並不算是政治狂熱份子。

所以,當小芬認識了一個外省籍的男孩,並決定步入婚姻時,從來也未曾想過「黨派」或者「省籍」會成為婚姻裡的絆腳石。「現在想想,我真是太天真了。」小芬說,她雖然知道老公家裡的黨派色彩與她家完全不同,可是她結婚之時,只一派天真的覺得大家都可以有不同的想法,只要不在對方面前說,維持尊重,不就可以了?「結果這根本不是我老公跟我一起回娘家時,我爸媽不要討論政治這麼簡單就可以,他拿起遙控器,自然而然的轉到中天,一廣告,我爸媽又忍不住轉回民視,我相信不管是我老公還是我爸媽,都不是有心要藉由這個動作表明政治立場阿,純粹就是習慣性嘛,可是一轉,大家自然而然就往那方面想去,難道不尷尬嗎?」


想教孩子說台語 卻種下爭執的種子

新聞看哪台倒還是小事,畢竟娘家也不是天天回去,可是生了孩子以後,戰爭卻從孩子身上開始引爆。小芬和老公是雙薪家庭,孩子當然白天託給公公婆婆帶,晚上才帶回家,外省籍的公公婆婆當然都是講國語的,於是小芬的父母,自然以外孫不會講台語為憾。「我沒有那種『台灣人就一定要會講台語』的觀念,可是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跟外公外婆溝通,有什麼錯?很多移民的人還不是強烈要求孩子要會講國語嗎?」小芬說,她並沒有想把孩子的台語教的多溜、多「輪轉」,只要孩子會講幾句「甲飽了」、「愛睏」,聽得懂外公外婆說什麼就可以,可是每當她教孩子台語時,老公就會一臉不贊成。「他說,我爸媽又不是聽不懂國語,可是他爸媽卻是完全聽不懂台語,萬一孩子將來都講台語,怎麼跟他爸媽溝通?」

小芬覺得孩子在學校都說國語,怎麼樣也不可能以台語為第一語言(連我都習慣講國語了,她重重強調),老公的擔憂根本是空穴來風,可是吵架無好話,任何爭執到後來都難免變調,老公批評台語俗氣,「教他那個幹什麼,我覺得小學也應該停止台語課,又不是所有人都會講台語」,小芬則認定老公就是有莫名其妙的優越感,「不許人家做他不喜歡的事,根本是專制」,兩個原本都不怎麼關心政治、連總統大選都不返鄉投票的人,互相攻擊的話,竟然和最綠的民眾和最藍的民眾說出來的如出一輒。


小孩被爺爺奶奶洗腦 批評外公外婆是暴民

以前在家裡必談政治,是因為尊重對方,然而在「教台語事件」後,避談政治的原因,卻變成是一觸碰到就要吵架,可是台灣的政治議題這樣多,怎麼避得過呢?最近服貿事件延燒,小芬上禮拜帶著小孩回娘家,父母看著新聞正在罵馬江時,正在念幼稚園的孩子突然出聲了:「那些學生都是暴民!」小芬的父母大驚失色是誰教他這樣講的,而孩子也不疑有他的說「爺爺奶奶都這樣說」。小芬忿忿不平的說:「現在是怎樣?我爸媽是暴民,那他爸媽這樣洗腦小孩,又是什麼?國民黨的愚民政策嗎?」

小芬與老公當然又爆發大吵。老公覺得小孩只是學舌,大人講什麼就跟著複述什麼,根本沒有人刻意要對孩子洗腦,小芬則說「既然如此,那我們把小孩送去全天制的幼兒園」,老公當然反對,覺得小芬小題大作,吵到後來忍不住跟小芬說「我爸媽講的又沒錯,那些人違法佔據兩院本來就是暴民」,小芬自然又氣得跳腳,覺得老公跟本就是幫兇。

我聽的小芬氣憤難平的說著她與老公吵架時的對話,真以為會是深藍深綠民眾的辯論會,可這明明是兩個從未加入任何黨派、連上屆總統選舉都沒去投票的人……。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服貿問題?黨派問題?省籍問題?還是婚姻問題、甚至婆媳問題呢?

Wincy
【Wincy,以直白的筆觸,刻劃出生活周遭你我可能曾聽聞、曾親證的社會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