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刪掉FB,斷開鎖鏈吧!

算一算,他們分手也有五年了。他是唯一一個始終讓她保留著聯絡方式的「前男友」。

電話、Line、Facebook、Email,她一個都沒刪。這對她來說其實是一種特例。因為在她觀念裡,不管是什麼原因與對方分手的,最好兩人之間就老死不相往來,盡量當作這個人從來沒有出現過在自己的生命裡。

唯獨對他,這個她深愛了三年的男人,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刪不掉在心中,與他的任何回憶。或許,她就是不想要斷了與他的牽連;也或許她心裡清楚,這麼多來來去去的過客裡,沒有一個人能夠填補
他離開之後,留下的空缺。

即便她依舊維持一定的原則,不會主動與他聯絡,但偶有時也會在逢年過節的時候,因為收到對方的祝賀而小聊一下;或者是在Facebook上,也時常會看到他來她的狀態按個讚、偶爾留個言。

直到某一年,她無意間在與他的共同朋友的相簿裡,看到他與新女友合照。

那種感覺她說不上來,好像有點像是牙醫拿著工具在鑽著妳蛀牙的地方。這種打從心底的酸楚妳找不到任何能夠抵抗的方式,妳甚至能夠感覺到其實一直躲在妳心裡的某個空隙,靜悄悄的被撕裂的更大了。

有點像是小孩子賭氣似的,她不想主動與他聯繫問個清楚。事實上,她知道自己也沒有任何立場,所以也只能靜默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但她漸漸發現他的相簿裡,沒有一張與新女友的合照是主動放上的,多半都是別人標籤上去,然後他用著不承認也不否認的態度,在經營著這段新戀情。

她在心裡偷偷做著
無謂的比較,然後拿著可笑的念頭來自我安慰:『看起來他應該沒那麼愛她吧!他心裡還是在意著我的吧!否則怎麼沒有大曬恩愛?』

然後時間就這樣悄悄溜過了幾年,她也一直潛著水,沈默地關心著他這麼些年。直到有天,她突然發現他的動態似乎不再出現在她的朋友動態消息牆上。『是換了暱稱嗎?』她用著朋友搜尋的功能,在好友名單裡一遍又一遍的搜尋著,卻沒有任何結果。

『換個方式吧!』她找尋他們之間的共同朋友,用查看「友誼記錄網頁」的功能,查看他們過往的記錄,卻也沒有任何他的蹤跡。『難道是關版了嗎?』她只想得到這個可能。

最後在一個共同朋友的牆上,看到了他的留言。

他的版沒關,名字沒換,連相片都一樣。他刪除了她的好友。

她呆了半晌,仔細回想著最近與他的FB互動中,是不是說了些什麼惹得他不高興?還是她最近發表了什麼想法,讓他無法認同?

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結論下,她給自己一個最好的安慰:他一定是誤刪了我的好友而沒發覺!

於是她鼓起勇氣,對他送出加入好友的申請。

一天過去了,二天三天過去了,一個禮拜都過去了,他卻沒有任何動靜。她再也隱忍不住,用Line敲了他。

「好久不見」她說。

「嗨」他回。

「有件事有點不解,想問你一下」她說。

「?」他回。

「怎麼FB刪我好友了?」她說。

「喔,女朋友會不高興,要我刪掉。」他說。

「你換新女友了?之前那個呢?分了?」她問。

「沒換,同一個。只是她最近才發現。」他說。

好像被打了一巴掌,她這時才覺得自己的那些自我安慰有多可笑。

「哈,她這麼在意我啊!」她故作輕鬆的說。

「誰叫妳這麼正,她感覺有威脅吧」他回。

「該不會過幾天連電話跟Line都要刪了吧?」她試探性的說。

「不可能,刪FB已經夠讓步了,她還想怎樣」他說。

也許是場面話,也許是安撫,但她卻因為這麼淺短的一句話就平復了不少。她沒有再問些什麼,只是默默的把他的Facebook放進「我的最愛」。

沒過半年,他敲了Line過來。

「欸,加我好友」他說。

「?女朋友不生氣了?」她回。

「我們分手了」他說。

「喔…」她回。

「找天有空出來吃飯吧!」他說。

「好啊!」她回。

她在想,或許那些自我安慰的念頭不是自我感覺良好。否則為什麼他會惦念著這件事?

這些藏在心裡的問題,她沒有問,因為還來不及問,就在沒多久,他又傳了Line過來。

「不好意思啦,先刪妳好友了,我們
復合了」他說。

「嗯…」她回。

這一刪,又是好多年。

她再也沒有發問任何問題,也沒有再想些什麼。她漸漸也不再去「我的最愛」裡,點開他的Facebook。

因為她知道……其實,是真的沒有必要了。


柳喪彪粉絲團

喪彪‧柳飄飄。 簡稱柳喪彪,獅子座O型。網路人氣部落客,著有「床上‧床下─搞定愛的18招」。 熱愛生命、享受愛情、不畏挑戰。文風辛辣、直言敢說。筆鋒犀利詼諧,對於愛情的看法中立不偏頗。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iupiu.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