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AV女優並非不幸女子

已故紀實作家─永澤光雄先生的紀實著作《AV女優》(文藝春秋)中,描寫了被養父性侵害的少女、在貴族音樂大學中輟學的女大學生等各種女性遇到挫折的情境,因而廣受各界的好評。在這本紀實著作中登場的女性,似乎就是現在社會對
AV女優的典型印象。

在一九九○年前半為止,這種類型的女性確實相當多。不,應該說這類「不幸女子」擁有引發關切的危險魅力,能緊抓住觀眾的內心,擁有極高的人氣。但這類「不幸女子」大多有精神方面的問題,若是身為女優反而容易造成拍片現場的各種困擾。

其實,這些「不幸女子」在時間觀念、人際關係上顯得相當散漫。即使到了集合時間,也依然讓拍片現場的人苦等不著。就算好不容易前來拍片地點,也會隨自己的心情暫停拍攝,造成工作人員的困擾。因為她們在情緒上顯得不安定,工作人員不但得安撫她們的情緒,時而在情緒上受到影響,不把她們捧得高高在上,就會讓拍片工作陷入停擺。

八○年代的泡沫時期就有一位這類型的女優。留著一頭當時流行的大波浪長髮的她,名字就叫做田村聖子(化名/當時二十二歲),正是片商眼中的麻煩人物。然而現在的情況又是如何呢?當然,現在還是有些作品以女性遭到不幸為主題,也有的女優本身背負著不幸的背景,但這都已經成為少數族群。換言之,讓人覺得「不幸女子」會散發出一股妖艷情色氣息的時代已經過去。

現在的女優們可以認真將拍A片當成工作看待,確實做好演出的本分。因為她們的工作內容就是性愛方面的演出,所以對待工作的態度就跟一般企業的粉領族沒兩樣,拍完片後就恢復一般女性的模樣,不會想留下來和工作人員用餐或私下約會,工作結束後馬上回家休息。(
關於A片界的職場戀情)

和A片界還是屬於地下媒體的時代相比,現在這種現象就是A片界已經發展為成熟產業的證據。而且現在的片商會把情緒不穩定的女優列為拒絕往來戶,至於負責派遣女優的經紀公司,也不會僱用有病態心理的女性。前文也提到過,拍片行程刻不容緩,大家都必須要有效率地進行。而「不幸女子」在精神上會不分時日地出現狀況,反而會妨礙整個拍攝工作。

也因此,以前那種「不幸女子」的屬性就這麼被現代A片界淘汰,取而代之的正是由身為普通女性的AV女優所主導的時代。

社會上很多人都會覺得AV女優一定都是比自己還要不幸的人,但與其說這是同情的態度,倒不如說是一種帶有蔑視心態的觀點。因為這個社會普遍看輕低下卑賤的人,所以AV女優這個工作剛好可以被投射到這種刻板印象上。以前的AV女優就是背負著這種道德上的原罪。

本文出自《AV女優的工作現場》時報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