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先不談錢,談談真心

Share

工作五年後,他被派到大陸去。

Advertisement

他在大陸拿的是22K,只是幣值是人民幣。儘管如此,還是買不起上海人民幣三四百萬一棟的房子、以及八九萬一塊的車牌。跟這個上海小姐出去的前十分鐘,她要了他的台灣身份證查看他的婚姻欄、問了他是否有車有房、以及父母多大年紀、現在是退休了還是在做啥。

他有點詫異,他還沒來得及介紹自己,但是所有的底都已經被摸得清清楚楚。這個上海女生,從外貌來看,瘦瘦高高、穿著入時、是那種走在路上回頭率很高的人。

但是如同眾多當地大陸相親節目所揭示的:男嘉賓的介紹字幕上,第一行打著「名字」,第二行是「年紀」。在「年紀」旁邊並列放著的,是字體一樣大的「收入」。

整個大陸就是從上到下追經濟:「交往之前,我們先來確認經濟基礎,再談感情。」

「不好意思,你如果只是月入這些數字,對我來說你叫什麼不重要。」她們的眼神射過你的頭和心,應該是空氣才會這樣透明。

以前你拿台幣22K,女友問你:「為什麼不能去吃一頓好的?要天天吃路邊攤跟便當?」

現在你拿人民幣22K,有人會問你:「為什麼沒房沒車?難道將來我們要喝西北風嗎?」

你懷疑人的心比物價膨脹還厲害。大家都想要速成的幸福,卻找不到從自己開始下手的方法。

黯然回來臺灣後,他遇到的臺灣女生都從他的星座、血型開始問起。他會說起自己喜歡的電影、未來的夢想和計畫。這些女生天真的笑,她們會嬌嗲的說「真的嗎?」,一邊不好意思的用手指戳他的手臂。

這看似兩個極端,他經歷了極端物質與極端形而上理想的兩個社會……。這不過只是相隔一個半小時飛機的兩個城市。

他說,上海一切都明碼標價,就連感情也是。

如果沒有房、沒有車、而且上有老父老母,這些女人連五分鐘都不想浪費在你身上。有的大陸朋友擠破了頭,就是為了在上海買間房,好讓自己擠進「被看見」的隊伍裡,管他是市中心的徐家匯、還是一個多小時以外的徐涇東,總之先有了房產證再說。

上海女人沒有給他時間,於是他也沒來得及說。他藏起自己的「其實我……」。他不敢說自己在台灣有塊地,地上面種滿自己喜歡的水果,以及有一間自己蓋好的民宿。他不知道女人愛的是衣食無缺的生活,還是他這個人。他想帶著心愛的女人,回到他愛的土地,一起在山腳下看得見向日葵花田的地方生活。

這些人從來沒給他機會。或是他也沒給她們機會。他總是等到確定再確定、才開始小心翼翼的試探。

「我問妳喔!如果有天我要出去創業,有幾個月、甚至幾年都沒有收入,那……我們怎麼辦?」

台灣女孩看起來有點困惑,卻是罕見的篤定。她興致勃勃的說了之前日劇裡頭關於陪伴的定義、關於分工合作的故事。她說我們是一個team,所以很多事就像工作一樣,能靠著兩個人的力量一起解決。說完她自己覺得很有道理的呵呵笑了起來,但又因為引述的竟然是不太現實的日劇,而有點不好意思的臉紅。

他大概是離開太久了,已經有點忘記除去物質以外的其他價值。他每次打開臺灣的報紙,看到的都是經濟和政治的討論。他一直覺得不久的臺灣,會向越來越現實的大陸靠攏。如果有一天,這些台灣女人也換得了那些明碼標價的物質元素,她們到底是會更快樂還是更不快樂?

Advertisement
茹絲葵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