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這男人說:「劈腿是所有人類的基因。」

從生物學而言,這話一點都沒錯,但從人類整個歷程而言,能思考相愛再性愛是人類史上最大的突破,更是人類與其他物種有所區別的關鍵。

我當下在想這不負責任的男人(不好意思直接貼標了)是尚在原始還是進化過度,他或許是思考後再劈腿,是否是全然的衝動,某些時刻,總有一些評估、衡量、謀略,到最後一切被戳破時,給了一個似乎古今皆通的道理。

其實,我不是很有興趣去了解這男人家庭背景、教育體制、社會成長以及總體大環境,造就他不安全感以及需要被肯定等劈腿的潛在成因與理由。雖然許多女性總將母愛放大,想從了解這一切去解救彼此的感情,就像拿放大鏡看橘子皮變成月球一樣。

情感(Emotion)造就了人類的力量(Power),力量決定了人類基因的功能強弱以及它表現的方式,舉例子而言,人跟人之間相互依賴的習慣出現後,人擁有參與團體間的力量,在團體中卻反而更需要求自己是強者,基因中求生存的本能出現,因此開始有繁殖的需求。

我們擁有雜交的基因,那誘發這種基因展現功能的情感?譬如這男人告訴我的:「玩女人讓他覺得有權威。」(意思是你爹我有本事玩)這跟女人有時候去玩男人心態一樣哭杯,就是用肉體讓男人臣服的勝利感。但回歸而言,你們是有事嗎?缺乏自信與權威的主宰性,有必要來搞別人爽自己嗎?

說真話,這只是立場的不同,跟今天對於強暴犯是要判他無期徒刑、死刑還是雞雞砍掉一樣討論不完。尤其當這些男人或女人,認為只要一開始講開,大家玩玩就沒有任何程序上的失誤,而偏偏就有癡男傻女在詮釋Eric Clapton「Change the World」。

有些男人或女人是講得很開。在種馬秀(不好意思,這詞還是太指涉男性)開場前先聲明「沒有要交往喔!」、「我沒有要談感情,大家只是各取所需」,卻沒有聲明他/她這些理由的背後不一定是純粹想玩,而是他們的生活中還有個女/男朋友,或者身邊還有個眷戀不捨,可能性能力不錯或有某些利益交換,但情感上尚可的前女/男朋友。

這時候我就會很想說道貌岸然講一堆狗屁,劈腿就是劈腿,越劈腿還要越澄清自己沒有,你當自己是雞湯嗎?我很想請對方做一個文明的人,但所有的文明,都是野蠻民族所創造的。

另一個吵不完的議題:「什麼叫做劈腿?」精神還肉體的?這男人犯了肉體的,就跟你說精神的比較嚴重,我都不知道這世界有人沒先想過要跟對方上床,就會上床的。


做錯事情並不惡劣,做錯事情企圖遮掩,還將是非顛倒,甚至推給全人類,那才是真正的低劣。

每個人的標準不同,我認為的劈腿是交往同時和另一位異性有親密關係(這大概也是大部分人的底限吧),但這個定義是自尋死路,也就是要劈到不見棺材不掉淚的程度。另外有些朋友可能工作太忙,精神衰弱,傳給異性一句早安,也能說是劈腿。


我今天的重點不是飆罵劈腿的人,而是表達「你劈腿跳芭蕾,卻從沒想過深深愛你、珍惜你,在家看咒怨的我們。」

不是你看電視新聞很多企業家、醫生都劈腿,你就覺得這很正常(真有人給我這種理由的),也不是你的同袍同事會劈腿,因此你就有樣學樣被影響了(我聽到真的很想拿馬桶刷塞對方嘴巴),真正的關鍵是你有沒有認真看待且尊重一段感情?

事實上當然沒有,明知對方傷心不可為而為之,對感情不忠誠的人,往往都有殘殺忠實另一半的能力。

可偏偏這兩種人卻互相吸引著,不忠誠哥愛忠實姐的安定(乖、順從、永遠不會怎樣的安全感),忠實哥老在幻想總有一天能改變不忠誠姐,並且是為自己改變,因為能改變對方也是一種軟弱的反抗與征服。

談戀愛是無分智商的,即使是再聰明的人,在感情中都會有腦袋被灌鉛、邏輯思考完全退化成烤吐司不用腦的情況。說得深層些,我們只是從頭到尾在自我催眠,我們也未必是因為征服而希望對方改變,而是相信我們這麼愛對方,對方一定會看到我們的好,這種執著的背後往往因為「愛」不是能輕易收回的情感。

偏偏馴獸師不是每次都成功,被一口咬死的大有人在。

而馴得了一時,馴不了一世,一生中,你都要注意表演前有沒有給他吃足肉?有沒有滿足他生理直接影響心理的需求?才能使他在舞台上沒有讓搭檔血濺當場的可能。而且別忘記,妳只是搭檔,他最愛的還是肉,就看是什麼樣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