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妳用的幸福是我剩的

「有一封妳的喜帖寄到家裡耶?」

「拜託,我都在上海這麼久了,不會有人要炸我啦。」

「妳認識那個XXX嗎?這照片看起來很眼熟耶。」

媽媽才講完他的名字,她心漏跳了一拍。已經兩三年沒聽到他的消息了,把戒指退回那天,算是他們最後一次見到面。

輾轉收到的喜帖,飄洋過海了兩個小時。她拆開的時候,幾乎是不能呼吸的看著它。

這是他們當初決定的喜帖款式,同樣的顏色、同樣的排版、同樣的字體!她不敢相信自己收到了一張一模一樣的喜帖,只有新娘的名字挖洞填入了這個路人甲。

「拜託,我不要藍色的,那有人的喜帖是這種顏色的啦!」

「這樣才特別啊!很幾年以後,妳覺得大家會記得誰的喜帖?」

他是個很有自己主見的人,一般的婚禮都是新娘意見多,但他很早就有「夢中的婚禮」;所以對他來說,這只是把好久以來的夢想在現實當中執行。對象是誰似乎不重要?因為這是他一個圓夢的過程。

翻開內頁,她看見新娘穿著同款的白紗,甚至連攝影公司都是同一家。當初她退婚的時候還傻呼呼的問過他,花下去的訂金怎麼辦?她知道他很摳門,這每一家、每一個package都是錙銖必較來的。但是她沒想到他還談了兩年內的保障條款,竟然還是換人免費!

她心裡是百感交集的,早在分手那一天,她就打定主意此生不要再聽見這個人的消息。但是完全沒準備的,她收到了他的喜帖。這個巧笑倩兮的女人穿著「她」的婚紗、用著「她」的喜帖、嫁給了「她」的男人……。

這一切都可以是過眼雲煙,如果不是陡然看到她的婚戒,出現在新娘的無名指上。

她當初從日本雜誌上看中了這個設計,兩個人飛去銀座的珠寶店,按圖索驥用破碎的日文訂了這個款式。整整兩個月啊!她才等到了這個戒指。男人拿著它在辦公室樓下等她下班,他們手牽著手一起去第一次認識的餐廳吃飯;他還煞有其事的用這個婚戒跟她再求婚了一次;看得到江景的陽台,風裡吹來薩克斯風的樂聲……。

她太不甘心了啊!就算分手了,但這些回憶還是她的啊!現在她突然發現這所有的一切,原來只是生產線上的大規模量產。只要妳在這個時間點出現,就可以享有完整的配套措施,還不用花任何心思跟力氣,因為男人早在前一版就跟她預演過所有的情節。

她打開了男人的臉書頁面,像偵探一樣的找到了新娘的大頭照,點擊下去是發個人訊息的功能:「不好意思冒昧打擾妳,三年前,我跟妳現在的未婚夫正打算結婚……我收到了妳這一版的喜帖、婚紗、婚戒……,這原來都是我三年前用過的。跟一個什麼東西都可以資源回收再利用的人,妳……真的會幸福嗎?」

茹絲葵
在外商公司闖蕩多年,任性但時常踢到鐵板。希望自己變得圓熟一點,但又害怕失去自我。矛盾,說穿了就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這不是一個開心的故事但卻也不憂傷。它只是忠實地記錄了一個台灣女生的上海觀察。認真的希望,越來越多的台灣人能在自己想要的戰場努力,並且得到自己要的東西。不管是在兩岸的哪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