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是愛,還是習慣?

「你們兩個真好!在一起這麼久感情都沒變過。」

對於相伴多年的我們,大家會投以羨慕的眼光。相守與忠誠,似乎是個難以達成的目標,也許他們在人生的旅程上,經歷了太多的分分合合,深知只牽著一個人的手,走完長長的一段路需要歷經的困難與誘惑。因此,即使婚姻與愛情不是比賽,人們依然創造出了不同形式的獎牌,以不同的寶石來稱呼每個階段的關係,用以獎勵這些相守不分開的「戀人」們。

這陣子這些話聽多了,面對這些羨慕的眼光,我發現了你跟我一樣,也只笑而不答。我說:「我不能沒有你!」這是事實。我們在一起多久了?十年?十五年?時間長得連自己都分不清了。一開始,我們還會一起過聖誕、慶週年,在日記本上甜甜地記下這是我跟你的第幾個年頭;情人節我們交換信物,許願永遠相守,一頓不可缺的晚餐雖不昂貴,但從沒忘記……。

然後,你我都忙了,逢年過節,不是你加班,就是我出差,我倆背上都有了不同的包袱,我們都選擇先處理包袱裡的人事物,最後才想到對方的存在。幸好我們不喜抱怨,我們選擇給對方「補償」,用高級的餐點、昂貴的禮物來證明自己其實並沒有忘記。平常,我們還是會一起看電影、一起吃飯、一起旅行、一起上床……相守多年,我已經習慣有你的存在,我開始無法想像沒有你在身旁的日子,要重新去習慣一份工作已經很不簡單了,更何況要重新適應一個人。

既然如此,我們就彼此倚靠著,一種無形的力量緊緊地拴住你我,讓我們看似如膠似漆,無法分開,但只有你我知道,所謂的「在一起」,也只是在一起。從以前到現在,從翻騰到平靜無波,我問自己,這無痕的水面底下,你是不是跟我一樣,有著一股暗潮洶湧?讓你想要掙脫,卻又害怕改變了這個多年培養的「好習慣」?

我想過,不只一次。習慣很好,讓我不必多做思考。你我對彼此瞭若指掌,愛吃什麼、愛看什麼、甚至在床上用什麼姿勢給什麼刺激可以立刻達到高潮,我們再了解不過,沒有什麼秘密,沒什麼好探索,我們的生活像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只要張眼一望,就一目了然。

每次你看著我,我都覺得自己像個沒穿衣服又不害羞的老女人,早已沒有任何魅力;但是其他的男人看我,我像一塊等待發掘的璞玉,等待時機綻放光芒。他們的眼神,讓我不只一次想斷開這習慣的鎖鏈,但我不敢,因為我不想成為背叛的那一方,因為我承諾過,要永遠守在你身旁。於是那些看我的男人,一個個低著眼轉身,我抱著遺憾與失望,繼續回到你面前,接受你那無情剝光我的雙眼。我沒有流淚,沒有悲傷,但我問自己:「我跟你,究竟算什麼?」

一直守著,我們會以喜劇作收,還是悲劇作結?如果是悲劇,會是幾個人的悲劇?或許有一天,你我就不會在亂想了!我們會發現,這一切平順裡的雜音,只是考驗我們的功課,當我們一一克服,也就抵達了「長相廝守」的境界。也有可能某一日,你終於比我勇敢,早一步離開,把我留在原處,你沒有任何憐憫、任何愧咎,你只是覺得:「我也不過是終於要起身追求真正的我!」

而我呢?或許我會後悔,當初錯把習慣當成愛,遮蒙著雙眼不肯去看自己的未來。「或許我早該離開你!」我到時會這樣說。

「或許我現在該離開你!」我最近常對自己這樣說。

部落格:
KK有話要說

FB粉絲團:
凱西想太多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