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給媽寶最好的禮物

她從一開始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在外商公司的高階白領,40歲了卻仍然單身?每次跟他出去時,他都是風度翩翩,看起來也沒有不良嗜好或怪癖,但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是一個人?

後來她才知道,他從來不是「一個人」。他台北的公寓裡還有另外一個女人,有著他所有的回憶跟現在。這個40歲的男人到現在還是跟媽媽住在一起,跟媽媽分享所有的喜怒哀樂,尤其他從小是爸媽離婚、由媽媽帶大的,這種密不可分的關係牽動著他所有的神經。

他媽媽在過去的廿年裡,花費了不少力氣阻擋了眾多想要攻城掠地的女子,所幸她仍然寶刀未老,成功將自己的兒子守住。她目光銳利的掃過這個看起來有點怯懦的女子,想說這次要出甚麼招才能出奇制勝。

女生買了從家鄉帶來的名產,叫了一聲「張媽媽」。「媽媽」臉色一沉,覺得自己頓時被叫老了。她寧願自己被稱為阿姨或啥都可以,但是用輩分來叫,還是這女生以為自己已經是半個家人?

「喔,妳是萬華人啊?萬華那邊是不是治安很不好?」

「妳是本省人還外省人?」

「妳爸媽做甚麼的?」

老女人坐在兒子買來的太師椅裡,四平八穩的目睹著女生的心慌意亂。她還特地叫了煮飯的阿姨今天不用來,就是要看看這女生會不會出手幫忙。

從頭到尾風度翩翩的高階白領不發一言,他選擇的位子也是長沙發靠近媽媽的那一頭。女朋友有點著急,這種孤立無援的狀態太燒心。男人不是不知道這種狀況只是重複演出,但這時他如果出手,媽媽又會好幾天心情不好,說甚麼「翅膀長硬要飛啦,就當老媽已經死掉好了。」

無辜的女生四處張望,廳裡頭收拾得乾乾淨淨,這個嘴上不饒人的母親同樣在家裡豎立超高的執行標準。唯一有人味的就是看到幾張照片,都是兒子親暱的摟著老媽出遊。「他從來沒這樣摟著我。」她有點心酸的想著,同時又覺得跟這個六十幾歲的老人爭風吃醋,實在是非常可笑的一件事。

當初她在家裡的時候,自己的媽也是整天抱怨媳婦。媽媽總是前腳接過禮物、後腳轉過身來一臉嫌惡的看著媳婦帶來的禮物,碎碎念說這東西也拿得出手。媽媽沒說出口的是:「我什麼都不要,我只想要妳把兒子還給我。」

當時她覺得荒謬的,現在卻悲劇重演在自己身上。而且她絕對知道當她前腳走出門,後腳這位「張媽媽」就會嫌惡的把她的禮物雪藏冷凍,心裡想著:

「我只想要妳把兒子還給我。」

有這麼愛讓她甘心承受這種屈辱跟冷語嗎?或許對他們三個人最好的禮物,就是她從這段感情裡全身而退,媽媽要回了兒子、她得到了自己、媽寶們最終也才知道,到底是誰能陪他走到最後。

茹絲葵
在外商公司闖蕩多年,任性但時常踢到鐵板。希望自己變得圓熟一點,但又害怕失去自我。矛盾,說穿了就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這不是一個開心的故事但卻也不憂傷。它只是忠實地記錄了一個台灣女生的上海觀察。認真的希望,越來越多的台灣人能在自己想要的戰場努力,並且得到自己要的東西。不管是在兩岸的哪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