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相信真愛的都是神經病

我們人最愛對他人喊話,來投射對自己內心的不安與痛苦。

道理都明白,但真的要說到做到卻又難上加難。

「相愛」與「離開」的理由千奇百怪,那些理由說出來其實不是為了要讓大家信服,而是為了要說給自己罷了。

有時候我們會看到別人交往的對象是某種控制狂或是太過強勢,心中不由得替那人默默祈禱能好好攜手相愛一輩子。因為自己覺得能夠在那強大壓力下談戀愛的人絕非普通人,於是私自揣測他們相愛原因,想著說會不會是另一半很有錢,另一個甘願為了錢化身為囚鳥,又或者是真愛,無論怎麼被凌遲都相信那出發點都是為了愛。

以前她動不動就愛生氣,甚至又會隨時隨地不開心就任性起來,弄得她的男朋友不知道該怎麼安撫,有些朋友用著伴指責的態度對她說:「妳啊,臭脾氣再不改一改,真不知道當妳男友是不是真的很倒楣。」媽媽也曾經跟她說:「妳男友的個性真的很好,每次妳這樣無理取鬧他都還能夠容忍妳、讓妳。」

無論是媽媽的話或是姊妹的話,她那些話一句也聽不進去,根本沒有好好反省自己有沒有太過任性,反而覺得大家怎麼都一個鼻孔出氣,和男友站在同一陣線上,一點也不挺她。

回到家還和男友還提到這件事,說著說著就又不自覺地的發起脾氣來。

「為什麼大家都要替你講話?」

「難道就沒人理解我為什麼都要發脾氣嗎?」

「我脾氣真的像大家說得那麼差嗎?」

她劈哩啪啦一連串用又氣又叫的方式說,男友急忙安撫她,說著她想聽的話,也說:「他們都不了解妳,其實妳只是激動的時候說話就會比較大聲,根本不是有意要發脾氣的。」

當下情緒平撫了,可是身體卻開始被病毒入侵,她那一晚都不怎麼好睡,在清晨的時候肚子疼到不得不從被窩裡爬出來蹲廁所,結果一路拉肚子到天亮,沒多久反覆發燒、食不下嚥,別說講話了,就連呼吸的樣子都顯得格外溫柔。

男友一早就帶著她去醫院看病,原來是得了急性腸胃炎。

那天後過了兩三天,她都沒力氣生氣、發脾氣,更別說要去找男友麻煩,她躺在沙發上身子畏縮的模樣,男友還上前摸摸她的頭表示心疼。

「妳要趕快好起來,這樣子讓我很不捨。」男友對她說。

這些天經過吃藥、休息、飲食,她的身體很快就恢復以往的活力,她又開始拉開嗓門怒吼男友:「你要出門去哪裡為什麼都不說一聲?害我在家裡等你,不知道該不該出門。」

男友急忙回答:「我我我…我有想跟妳說啊,但看妳在睡覺不想打擾妳啊!」

突然間她不知到哪根筋不對,竟然說:「你有沒有很懷念我罵人的活力又回來了啊?這幾天沒有體力這樣亂吼,覺得好不像我,這個家顯得好冷清喔!」

真是一個活在自己世界的人啊。

有人在談戀愛時,總是喜歡罵人,又忽然的覺得歉疚而主動上前呼呼,沒多久又覺得不該鬆懈姿態,於是又開始從生活中的細節去找另一伴麻煩。但若另一伴真心要離開,這個人又會用盡各種可以挽留的方式來留住你。

說到底誰要跟這樣的神經病在一起?

這樣在一起跟真的是折磨生活又折騰精神啊!

可是偏偏有人覺得這就是『愛的方式』,而被愛的那個人也深深覺得這是一種『被愛的痛楚』愛有多深,就會有多痛苦,無法離開也無法不去被束縛。

就像電影『瞞天大佈局』裡的那個羅莎琳一樣,喜歡指甲上擦的指甲油散發出腐臭又帶有微香的違和味,覺得臭但又深深為它著迷,聞著就有安全感,心裡就會覺得安心。

愛情也許就是這樣,再怎麼不舒服也會找理由說服自己,把自己變神經病,在把對方逼瘋,接著漸漸地去逼自己習慣用神經並方式來表達多愛,最後兩人就真的相信,一切的不合常理與痛苦,那都是真愛的證明。


亞美將blog


亞美將粉絲頁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