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妳才是鬼打牆的鬼

認識她超過十年,她對朋友真的是好的沒話說;雖然大家都知道她談戀愛就會整個人間蒸發,但是中間關心的信件、簡訊、LINE從來一樣不少。生日派對就算沒出現,花啊蛋糕一定到位。我們都說這麼體貼的女生,做她的男朋友一定很難。

「妳不覺得越是體貼入微、設想周到的,她們對於人性其實是越沒信心的?」有次她沒出現的姊妹聚會,有個人小心翼翼的提起這個話題。

我們都知道主角是誰,但是因為人沒在現場,大家也就肆無忌憚的聊。這真的說明了不要缺席任何的八卦場合,因為自己可能就會成為被八卦的對象。

「人往往都從自己的需要出發,因為她覺得這個好、這個需要,所以她會推己及人的照顧到其他人的需要。但其實她是需要非常多東西的,雖然她給很多。」

「可是不是有種『無條件的愛』嗎?」我實在很不願意把這個好朋友歸類到這個區塊,我們真的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妳覺得這很容易做到嗎?要不然妳說她為什麼整天鬼打牆遇人不淑?」

她上次找我們一起,其實就是失戀的那時候。過去十年,每兩年分手一次,重複同樣的情節。姊妹們從一開始同仇敵愾,到後來發現這根本是跳針的重複演出,有種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時空錯亂感。

她說自己老是遇人不淑,她說如果當初她知道他是這樣子的爛男人,她就不會凡事都以他為優先。她說每次她有聚會都不敢待到太晚,怕男友一個人在家裡很無聊。但每次角色互換,她在家裡面望眼欲穿,結果男友在外面玩得不亦樂乎。

「他一點都沒有在乎我!」她生氣的說。

「我每次都急著趕回家,但他在外面卻玩得這麼開心!」

「所以妳到底是氣他沒有一樣畫葫蘆照妳的模式對妳,還是妳氣他竟然沒有妳還這麼開心?」

她想了想,理直氣壯的說:「都有!」

後來補了句:「我對他這麼好,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工作上八面玲瓏的她,並沒有培養出從許許多多的錯誤中吸取教訓。這故事我們早就聽過了三百次了。每次男主角都是一開始很溫暖甜蜜,後來發現這是感情的相欠債,而他不知不覺就欠了一屁股債。更恐怖的是,女人的腦子清清楚楚,每一筆債都詳細記載,下面加了底線跟筆記,三不五時拿出來清算整理一番。

我們旁觀者清,有種不敢說出真相的怯懦感。只能在她每次又嚷嚷:「我又鬼打牆了啦!老是遇人不淑!」,同時我們幽幽想著:

「妳才是那個鬼啊!」

那些被她折磨、要脅、恫嚇無數次的那些男人,不也在她看似圓滿的愛情裡面體無完膚,但每個從猛鬼管訓班裡畢業的人,都也習得一身武功,最終修得正果。

茹絲葵
在外商公司闖蕩多年,任性但時常踢到鐵板。希望自己變得圓熟一點,但又害怕失去自我。矛盾,說穿了就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這不是一個開心的故事但卻也不憂傷。它只是忠實地記錄了一個台灣女生的上海觀察。認真的希望,越來越多的台灣人能在自己想要的戰場努力,並且得到自己要的東西。不管是在兩岸的哪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