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從悲劇的深淵逃脫

她坐在公車上,失神的望著窗外,看見玻璃窗映著自己臉頰上的傷痕,忍不住流下淚水……她趕緊拿出口罩,遮住自己臉上的傷。臉上的傷可以遮遮掩掩,內心的傷呢?何時才能平復?

她顫抖地回到兩人共同的住處,趁他不在時,想收拾些自己的東西趕快走人,沒想到他卻提前回來了。

「妳在幹甚麼?」他吼道。

「沒……沒甚麼,只是整理一下東西而已。」她邊說邊發抖。

「真的嗎?我以為妳要離開。」他語氣中有著試探。

「沒有啦!」她的聲音如此哀傷,他也忍不住心軟了。

「Baby,對不起啦!昨天是我不對。妳也知道的,我工作壓力太大了,心情不好也只能喝點小酒發洩一下,喝醉後常常也搞不清狀況,有時打了妳,我也很心疼,我會改進的……」他把她摟過來,輕撫她臉上的傷,她嘆了口氣,不敢掙脫,也不知該如何才好……

才過了一個禮拜,他又故態復萌,喝醉回來又是大吼大叫。趁他洗澡時,她趕快躲到客房,把門鎖起來。

「妳給我開門!躲甚麼躲!」他吼著。她不敢出聲。

「妳不開門我就放火把門給燒了!」他大叫。她嚇得不知該怎麼辦,望著窗外想著是否該跳窗逃走,這時他已經一腳把門踹開。

「過來!誰都可以看不起我!就妳不行!」他大吼。

「我沒有看不起你,真的……」她微弱地說,但依她的經驗,這時她說甚麼都沒用了……

「敢躲我!好大的膽子!看我怎麼教訓妳!下次還敢不敢!」他先狠狠甩了她兩個耳光,把她拖到兩人的房間,他剝光她的衣服,用力揉捏她,用指甲刮她,他無視她眼角哀求的淚,硬挺挺的插入她,也像把利刃插入她的心……

隔天,她的身上多處瘀青,還有乾掉的血漬。

「天哪!怎麼會這樣?我昨天又做了甚麼?」他一臉無辜和懊悔。她不發一語,眼神呆滯。

「原諒我!我是真的太愛妳,我討厭自己在工作上沒出息,想給妳更好的生活,但工作一直不順利,我的才能在公司根本不受重視,只能借酒澆愁,我真的很怕妳離開我,都是我的錯……」他不停用頭撞牆。

「不要這樣……」她拉住他無力地說,兩人抱在一起痛哭成一團。

這種爛劇碼還是每每上演,變成了可怕的迴圈。後來,她得了憂鬱症。有天,她看了一個電視節目,有個女子訴說自己經歷了可怕的家暴。她邊看邊流淚,她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女子跟她一樣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沒想到過了一個月左右,她在新聞上看到那名經歷家暴的女子,已經被丈夫殺死了。她全身發著抖,彷彿看到了自己的未來……她留在這裡,只是自掘墳墓。

遇到暴力的男人,已經是個悲劇,若不想辦法從這深淵逃脫出去,將會衍伸出更大的悲劇……難怪有人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她忍不住苦笑,自己的確可恨,一再心軟縱容他,原諒他,才會讓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暴力的人是不會悔改的,一次又一次,只會變本加厲,變得更嗜血……她打定主意,這次非走不可,除非她自己下定決心逃離這一切,否則沒有人能救得了她……

天生凡骨粉絲專頁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