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3字頭女人的愛情,很難卻也很簡單



我很喜歡自己30歲過後的樣子,30歲是一個奇妙的年紀,還沒跨過時,心中恐懼得要死,一旦跨過,才發現30之後的美好。

例如說,我們開始發現自己沒那麼羞澀,跟旁人聊天開始更加百無禁忌,反正老娘嘛, 都過30了,不然你還想我怎樣呢?例如說,我們開始發現自己不那麼膽怯,許多不曾嘗試的挑戰與冒險,有時突然就出現放手一搏的衝動。例如說,我們發現自己其實也沒這麼軟弱,曾幾何時,我們從初出茅廬的小姑娘,已經成為某些人眼中的獵豹,看準目標就咬死不放。

可是女人30之後,別人都說我們變得難搞了,特別是在戀愛的時候。

哪個部分難搞呢?

當我們看到一個男人時,我們的觀察期變得更久,我們的判斷下得更直接,一個男人35歲了還跟父母同住,嗯,不行不行,這個很有媽寶的潛力;一個男人動不動就不接手機不回電,嗯,不行不行,這個沒有責任感;一個男人出門吃飯都交給同行友人點菜自己等著吃飯,嗯,不行不行,這麼被動未來勢必也沒什麼搞頭;一個男人一周七天醉三天,嗯,不行不行,這個以後若不是在外面老是搞七捻三就是容易肝硬化早升天。

總之,30歲單身女人見微知著的功夫,比她活到這輩子的任何一刻都來得高明,然後我們突然發現,不是我們30歲之後變得難搞,而是20幾歲的時候我們認識的人太少,我們找男人簡直是沒什麼標準,和男人總是看對眼,被感動一陣,身體費洛蒙化學反應一作祟,什麼鬼理由都能在一起。

而通常因為鬼理由在一起的,也會因為鬼理由而分開。

30歲以後,我們的人生突然多了很多尺規,多了許多標準。我們越來越了解自己,我們看一眼就知道什麼樣的男人跟我們此生註定無緣,我們觀察一陣子就知道這男人的某些行徑,遲早會讓我們翻臉抓狂,我們不經意聽到這男人說了什麼價值觀偏差 的鬼話,就証明了這人徹頭徹尾與我們不和。

與其說,我們變得不容易滿意他人,不如說,我們越來越懂得自己。

其實,我們不是變得難搞,而是我們其實內心本來就有點機車,只是年少時的我們,並不懂得我們心中那道檻其實很珍貴,也不懂得讓壞東西留在檻的外面就好,我們非要死命的把不適合的人拖到檻裡面。於是,當時我們看到男友劈腿,會哭著跟他說「沒關係,我讓你劈,只希望你能在我身邊就好。」於是,當男友不跟朋友承認我們的關係,我們只是暗自垂淚,希望自己能更美更瘦更優秀,希望總有一天配得上他。當男友對我們大聲咆哮摔東西,我們也隱忍吞下,想說對方可能心情真的一時很差,沒惡意的。

多年後,當我們回過頭,這才發現,當年我們不敢面對劈腿,其實是因為我們沒有自信,年少的我們懦弱極了,只想矇眼低頭混過去。當時我們不敢要求對方公開彼此的關係,是因為我們不敢大聲說,對,老娘真的就是天生缺乏安全感,你這樣無視於我的需求讓人很不開心,這段關係若達不到平衡,誰都別想走下去。

當時我們對對方無理的態度敢怒不敢言,因為我們不敢為自己聲張什麼意見。那道檻,很難跨越,也很難有男人樣樣符合需求,因為那道檻,就是我們真正的自己。

30歲之後,我們成熟了些,也對自己更了解了些,我們開始懂得何謂自我,我們知道,我們可以失去愛情,但不能失去自尊;我們知道,我們可以失去依賴,但不能失去自在;我們也知道,我們可以失去伴遊,但絕不能失去自由。

我們想要的自尊,是男人基本的尊重,你不必天天打電話給我們,但總可以時時關心一下我們,你不必當來自星星的愛情超人學會瞬間移動解救我們,但總可以在我們需要傾吐心事的時候,聽我們談談心中的苦悶,我們其實不是沒有你不行,我們只是 需要你慎重表達你的關心,證明我們不是一廂情願的愛著你。

我們想要的自在,來自男人願意給我們適當的關愛,你不必像個控制狂要我們照著你的指令一步一步的做,3字頭的我們其實知道自己要什麼,只是偶爾想要耍點小任性,需要像個小女孩被寵愛,但我們並不真的需要一個管很多的老爸,因為沒有人會跟老爸喇及和曬恩愛。

我們想要的自由,是男人願意在我們追求夢想時喝彩,不只男人是天生的夢想家,許多女人的夢並不小於男人的夢,我們不要禁錮,我們希望得到的是你真心的祝福和一起感到驕傲。

3字頭的我們,在愛情之前,更了解自我,也更誠實面對自己。我們的愛情,看似簡單,其實很難;看似很難,卻也簡單。



本文出自
MissAnita 探。生活

>>女人該自主?還是服從?測驗妳在異性眼中,哪裡最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