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情需要緊迫盯人?

說來你可能不相信,但這世界上還是有好男人的。

就像學弟阿材,他非常尊重他的女朋友,女友對他的任何要求他基本上都會遵守,朋友們常笑他談戀愛像在上軍訓課,但他告訴我,不去做女友不喜歡的事,不是談戀愛應該有的尊重嗎?

嚇到了嗎?

當他開口跟我講出這句話時,我嚇死了,以為自己出現幻聽,忍不住想要拿起手機錄音,希望他多講幾次,這個肯定要發送給身旁所有女性親朋好友們,這絕對是真實案例,比電視購物說喝一個月就會瘦八公斤的排毒湯還要真實。

不過他不肯,因為他覺得我很蠢,但他怎麼能夠明白,當一個女人聽到男人講出這樣的話,有多麼激動澎湃,甚至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不誇張,就像你遇到了九個壞人,他們搶你身家財產騙你真心真意浪費你青春年華,在你認為全世界都是壞人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好人,不對你偷搶拐騙,你心裡當然會出現,啊~這世界上還是有好人的一種心情。

阿材是一個非常紳士的男生,也許他不夠高不夠帥,但他非常願意給別人一個微笑,也非常會照顧別人。大家一起去吃飯,走在大馬路上,他一定讓女生走內側。到了餐廳門口,他一定先往前一步開門。用餐時,總是女士優先,甚至會幫女生拉椅子。

就連去吃個老黃牛肉麵,他也是拉好椅子要讓我先坐,我跟他說你可以不用這樣沒關係,因為這樣搞得我也好像要很淑女,但牛肉麵就是要吃得爽快吃得輕鬆吃得隨便吃得自在。

但他只是笑了笑,之後我們去海產攤吃快炒,他仍然幫我拉椅子。他告訴我,這是他的習慣,媽媽從小就教他對任何人都要保持禮儀,尤其是女性,任何一個女生都要溫柔對待。

教育有多麼重要,從這裡就看得出來。

阿材和現在這個女友交往了三年,女友要求阿材不能單獨和女生朋友出去,不能單獨接送女性朋友,不能和女性朋友通話超過十分鐘,和所有女生都要保持距離,能不講話就不要講話。

於是,阿材在剛戀愛時幾乎是與世隔絕,和我們大家是平行世界。

後來阿材帶女友出席大家的聚會,吃過幾次飯之後,阿材女友把我從女性朋友名單中刪除,阿材可以和我吃飯,不限次數;阿材可以和我講電話,不限幾分鐘;阿材可以送我回家,不限同行人數。這好像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我卻有一股淡淡的哀傷,我希望阿材女友不要從此以後把我當男的。

阿材的女友如果去打籃球,一定能得NBA最佳防守球員獎,緊迫盯人的招數令我嘖嘖稱奇。

嘖嘖稱奇事件一,大夥一起吃飯,阿材要隨時向她報告狀況,比如誰先走了,誰又剛來,飯局結束後他會送哪些人回家,裡面有沒有女生,如果有女生,就要報告幾歲、長得漂不漂亮?有沒有男朋友?

嘖嘖稱奇事件二,隨時回報公司女同事現況,大多幾歲?長的漂不漂亮?結婚了沒?有沒有男朋友?如果沒有男朋友,阿材就絕對不能和那個女同事講話,隨時保持安全距離一公尺。

嘖嘖稱奇事件非常多,包括買衣服盡量只和男店員對話,剪頭髮盡量找男設計師,就連便利商店也最好給男店員結帳,我怕我嚇到腦充血,只好限制阿材盡量不要跟我聊這類的話題。

於是,為了不讓女友擔心,他吃飯時旁邊一定坐男性朋友,也只送男性朋友回家,連在公司和組員討論工作,他也只找男同事。他說他上次跟公司女同事說話大概是三、四個月前的事,而且是人事部經理,因為人事部把他的假算錯了。

好在他是工程師,工作環境也大多都是男同事,要不然以他女友高超的防守能力,他要不是得換工作,要不就是會分手。

三年來如一日,他依舊非常尊重他女友。

我說你難道不會在某個時刻,很想衝到無人的樹林裡對天空大吼,或是躲在房間把頭埋在棉被裡大哭嗎?他還是笑了笑,然後跟我說,雖然有時候是很緊繃啦,但是,我還是不想做讓她生氣的事。

他女友如果曾經拜拜祈求遇到好男人,一定要記得去還願。

阿材和他女友著狀況,常讓我想起小時候,坐我隔壁的男同學很喜歡對我玩一種遊戲叫手指壓臉,就是伸出他的食指,壓著我臉上的某一處,一開始我懶得理他,就讓他一直放,久了覺得很煩就把他的手撥開,然後他會再用

一開始我非常容忍他,想說這種無聊的遊戲,他如果不嫌手痠,我就繼續讓他按,但他就真的一直按,三不五時,在我看書的時候,在我跟其他同學聊天的時候,在我吃午餐的時候,在我掃地的時候,在我們排隊等放學的時候,一直到有一次,我考試考不好被老師罵,他又開始在那裡用手指壓我的臉,我拍掉他的手,他就又來。

重複十次之後,我氣得拿起桌上的課本猛打他,是發狠的那種打,他嚇了一跳從座位上逃開,我可能是忍了太久太生氣,也追上去一直打一直打,同學都嚇到了,結果我和他被老師罰站在教室最後面上一整天的課。

我常在想,會不會有一天,阿材也跟我一樣突然崩潰?

結論是他沒有跟我一樣失控,因為他是紳士我不是,但他也在女友看他手機時達到情緒臨界點。

雖然他女友常看他手機,他光明正大也不怕女友看,甚至會讓女友上他的FB、skype,他還把所有電子信箱等各種登入密碼都設成同一組,原因是他女友記不住太多組密碼,為了讓她方便,乾脆改成同一組,我真心覺得他瘋了。

上星期有一天,他女友到他家準備一起外出吃飯,可是他還在趕一些程式的修改,只好叫女友先等他一下,於是女友拿起他的手機玩遊戲,在他程式改到差不多的時候,心情大好打算出門去吃飯,一轉過頭,女友竟坐在床上,一臉憤怒地看著他。

生氣的原因是,他女友用他的手機上網,在google搜尋欄中,看到之前搜尋過的關鍵字有雞排妹、有湯唯,所以她生氣了,指控他不守信用,說好不會看別的女生,結果還上網搜尋別的女生。

他解釋,會有雞排妹,是因為他在看新聞說到什麼熊雞大戰,他才會搜尋雞排妹,女友質疑他為什麼不搜尋熊海靈(呃這是重點嗎?),會有湯唯,是因為上次我們一群人吃飯,聊到手錶,有人說到覺得湯唯代言的那個牌子還不錯,結果大家想不出來那個品牌名稱,只好上網查,但女友表示,他應該要打湯唯代言,而不是只打湯唯。

如果是我,我大概拿起課本要打下去了,但阿材沒有。

阿材直接提分手了。

女友聽了,無法接受,在他家大哭大鬧了好久,但是阿材沒有心軟,等她情緒穩定後才送她回家,一直到今天,他還是堅持要分手。

我問阿材,為什麼你可以忍受她的長期監控這麼久,但是忍受不了她質疑你搜索女明星?

阿材說:「我可以接受合理的擔心,她擔心我跟其他女生過從甚密,這個我能理解,所以我盡量做到她的要求,讓她不要擔心,安安心心地跟我在一起,可是我不能接受無理的質疑,我只是搜尋相關資料,這些人又不是我的朋友我的同事,我們沒有關係,甚至一輩子都不可能見上一面,為什麼這樣去質疑和擔心,還大吵大鬧?」

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使用過緊迫盯人這個招數的人,通常用過一次失敗之後就不會再使用,因為這大概是愛情裡面最無效的招數。

不需要隨時報告行蹤,因為台灣很小警察局很多,台灣人非常熱情,不用擔心另一半會失蹤。不需要完全限制交友,除非他也願意活在你給他的世界,每天和你面對面乾瞪眼。不需要照三餐打電話,除非你們網內互打免費又有送通話費。不需要擔心你愛的人不愛你,因為在任何一對相愛的戀人之間,這每一天每一個小時每一秒都可能發生。

不需要緊迫盯人,因為你不是在打籃球拚輸贏。

你把手指壓在別人臉上,就沒有辦法做其他的事,就沒有時間看更多的風景,你把他和自己困在這樣的遊戲裡,到底有什麼意義?

愛情或許不能絕對自由,但一定不要絕對限制。

雪倫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