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從肉食系女孩到絕食系女孩

Share

上海灘經常有些奇妙的風景出現。

Advertisement

這群外派的女生,三十出頭已經是總監,掌管整個中國幾十億人民幣的生意。她們住一個月六萬台幣的房子、臉書的照片不是旅遊、做菜、就是brunch。

她們把自己照顧的很好,既滋潤又豐富的在人生的軌道中前進。 但上海灘有個傳說,如果妳一個人來這裡,那妳註定要一個人回去──單身在這裡的女生,很難找到可以結婚的對象,尤其如果妳一心要找的是臺灣男人的話。

這些出類拔萃的臺灣女菁英,她們曾經也是不可一世的校園風雲人物:書卷獎、系學會會長、聰明不只是在功課上,也在人際交往上。她們往往跟最帥的籃球隊隊長在一起,走在路上時經常閃得全校同學必須戴起太陽眼鏡。

在這些女孩廿幾歲時,她們是凶猛的肉食系動物,因為善於規劃與謀略,她們知道怎麼樣進可攻退可守的在感情的競技場上贏得勝利,不只是一對一、一對多、甚至是多對多,她們從來沒有輸過。

她們以為全天下都是她的,她過去擁有這麼多的競爭優勢、練就了一身武功。直到三十歲後,突然發現對手通通像漫畫裡的泡泡啵一聲消失,只剩下她一個人留在場上。而過去看都不看的草食性人物或其他,竟然躍身變成人生勝利組,而草食人物把自己求婚、婚禮、蜜月、孩子等照片po在臉書上時,肉食女孩是憤慨的──她比任何人都更努力也更有計畫,憑甚麼這些兩眼空空的人能獲得比她更多的幸福?

她們來到了兵家必爭之地的上海灘,當在愛情沒有著落的時候,肉食性女孩選擇讓自己專注在可以把握的事情上,工作就是一個踏實的選擇。

但是她們不知道,這是一個「肉食系」轉變到「絕食系」的過程。

她們顛覆了傳統男女的角色跟分工,每個聽到她們來上海工作的人都是直接說:「喔!女強人!」或「喔!妳事業心很重唷!」。這不在她的計畫當中,但她卻走上了這條不歸路。她從來沒把自己定位成只要工作的人,但是這條路卻不知不覺把她往這個方向帶。

她到兩千四百萬人口的上海市後,每逢他鄉遇故知心裡都有說不出的開心。但久而久之發現──臺灣男人同時在大陸市場面臨更「豐富」的供給:有長髮瘦腰的、有吳儂軟語的、有廿出頭的。對這些臺灣男人來說,一起會說閩南語並不重要、一起知道林飛帆是誰也不重要、甚至一起上過台政清交也不重要。曾經的「肉食系女孩」、現在的「絕食系女孩」常常不解,小時候經常被鼓勵要多讀書就會得到自己想要的人生,但是事實好像不然?

於是「絕食系女孩」持續鴨子划水的在上海灘努力並焦慮著,只有在一個人的時候她才會問:「自己究竟是有意還無意的,選擇了現在這條路?而心裡有沒有一點點後悔過?」

Advertisement
茹絲葵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