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卸下心防,敞開心房

「妳花錢可以節省一點嗎?我一個月薪水才多少?」是個男人低沉的嗓音。

「我已經夠節省了,你還想怎樣?要我連菜錢都要省嗎?你怎不省省你的煙酒花費?自從我嫁給你之後,哪天過過好日子了?要不是為了孩子們,我早就跟你離婚了!」女人的聲音充滿委屈。接著便是一迭連聲摔東西的聲響。小女孩瑟縮在牆角,恐懼又無助,眼淚流下來……她從夢中驚醒,摸摸兩頰,眼淚還是溫的。小婕已經二十多歲了,但從小到大,類似的噩夢已經不知作過多少次了,她想著夢中的那個小女孩,其實就是她自己。她的父母感情不睦,在她年幼時,三天兩頭吵架,摔東西,甚至打架,造成她心理上頗巨大的陰影。

「小婕,其實妳條件不錯啊!長得很正,工作能力也很強呀,怎麼都沒看妳交過男朋友?」一位女同事問她。小婕笑笑沒答話,她只要一想起她的父母,對婚姻就充滿了恐懼,所以從沒想過要談戀愛。

有天,這位同事約她去唱歌,她也就準時赴約。到了KTV,除了一些同事,還發現有個不認識的男生。唱完歌後,她同事故意推了那男生一把說:「欸,你今天有開車吧?那你送我同事小婕回家吧!」她臉紅了,卻不知該怎樣拒絕。

「妳的歌聲很清亮。」他邊開車邊說。她沉默不語,內心卻充滿了緊張的情緒。

後來,他又嘗試跟她連絡了幾次,約她出去。小婕發現,自己還是沒有辦法適應兩個人的相處。有次過馬路的時候,有部轉彎的車輛速度很快,差點撞到她。

「妳小心點!」他大吼。明明是好意,也是心急,她還是嚇呆了。當天晚上,她又做了惡夢,有個面目模糊的男人對著她大叫:「妳給我小心點!看我怎麼教訓妳!」她看不清那人是她父親,還是陪她過馬路的他。而挨駡的,也不知是自己,還是媽媽。男人,好像都一樣可怕。顯然,她還是沒辦法從童年的陰影走出來。

之後,又有幾個男人碰了釘子。於是,流言就這樣傳開了:小婕啊,眼睛長在頭頂上,沒一個男人她能看得上眼。她在廁所也曾不經意聽到洗手台有人這樣討論她。她歎了口氣,懼怕婚姻,不想戀愛,難道也是一種原罪嗎?

但她的生命之中,終究還是出現了一個不怕死的男人。他總是笑嘻嘻的,像個天真的孩子。

「我早就聽說了呀!妳是戀愛絕緣體。那也無所謂啊,反正我們就當朋友,說不定哪天你就會喜歡我喔!」說這句話時,他彷佛有十足的把握。她也笑了。

他總是靜靜聽著她童年的經歷,還有那些惡夢。他握著她的手說:「別怕!以後不管多晚,只要妳做惡夢時,就打電話給我,我會在電話中陪妳說話,等妳入睡。」

漸漸地,她被他的誠懇所感動,但心中還是有很多猶豫,來自原生家庭的傷痕,不是說復原就能復原的。

有天,她收到他的mail:「小婕,坦白說,我的童年跟妳很像,也是在父母的爭吵中度過。」她吃了一驚,她以為他開朗的個性,一定是源自於幸福的家庭。

「但是,正因為如此,我告訴自己,我以後一定要好好對待我的妻子,我絕對不想過我父母那樣的生活,因此我對圓滿的家庭充滿了渴望。妳所經歷的痛苦,我都明白,但出生在那樣的家庭,並不代表我們就沒有追求幸福的權利。我會一直陪在妳身邊,直到妳能完全接受我為止。有一天,希望妳能卸下心防,讓我堂而皇之走入妳的心房。我會耐心等待。」那天晚上,她作了一個夢,夢見有個男生牽起她的手,好溫暖厚實的手掌……她從沒有做過這麼美好的夢,夢的背景彷佛還有彩虹……

她回了mail給他:「謝謝你的體諒,我很幸運在人群中與你相遇。為了你,我會努力和過去的自己和解。我也相信有一天我必定能敞開心房,我覺得,那一天,應該不遠了……」

天生凡骨粉絲專頁

Tags : 兩性愛情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