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選擇原諒,然後呢?

「女星李心潔與導演彭順愛情長跑多年,2010年步入禮堂,雖然沒有生子,但她負起照顧男方與前妻所生的女兒欣欣的責任。日前彭順卻被直擊和26歲女歌手李悅彤甜蜜看電影,兩人沿路親密親吻、牽手,宛如熱戀情侶。」

「李心潔老公彭順在被港媒拍到偷腥香港歌手李悅彤之後,雖然網友一面倒的痛批彭順,勸李心潔休了慣性出軌的丈夫,但昨(29日)李心潔仍在微博發表與彭順的共同聲明,表示願意繼續走下去。」

「唉!」放下手上報紙,我嘆了一口氣,思緒飄到多年前,被交往多年的男友劈腿的那段惡夢。

在真正地發現他的劈腿之前,其實已經有過很多的預兆與不尋常。只是那些種種,都在他的充分解釋,加上我的盲目信任之下,一次又一次的被帶過。直到我在無預警的狀態下到了他家,親眼見到他與劈腿對象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我才知道這一路,我實在是騙慘了我自己。

若不是一而再的自己騙自己,我實在不用搞到必須這麼赤裸裸、血淋淋的,去面對這種可能一輩子都無法抹滅的傷痕。那些過往他說過的所有承諾,剎那間都化作一把把鋒利無比的利刃,將妳身體的每一個區塊,千刀萬剮至體無完膚的地步。

但是我不甘心放開這一切。雖然嘴裡說著分手,我卻一邊接受著他不間斷的挽回攻勢:看著他流著似有悔意的淚水,聽著他說著言不由衷的承諾。事實上我知道,我就是不甘心,不甘心放掉過去這些年的付出,不甘心承認自己早已被身邊人背叛到底的事實。

於是在他一再保證會結束與劈腿對象的關係之後,我決定選擇原諒。我告訴自己他不過是一時迷了路;我甚至天真的妄想,一切都能夠回到從前。我假裝那只是個惡夢,惡夢醒了之後,他會如同往昔的回到我身邊,而我們的世界,也再不會有第三個人的出現。

但是我錯的徹底。

選擇原諒之後的日子,如同活在地獄一般的可怕。

他的任何一個風吹草動,都會破壞我早已緊繃不已的神經;他任何一個不耐煩的態度,都會促使我早已累積到極限的眼淚崩潰。我的自信心已經被他追求新鮮感的念頭給摧毀,我們之間的信任也早已如磚牆崩塌般的瓦解。我隨時隨地都感覺到自己像是不能呼吸般的快要窒息,因為心中不停塞滿了猜忌、懷疑、傷害、痛苦。那些痛到無法喘氣的傷口,每夜每夜的折磨著我的身體,以及我的靈魂。

但是他卻沒有因此而罷手,也並沒有因此感到愧咎。他懺悔誓言的有效期限僅限說出口的那一秒。因為沒有多久,我仍然發現他們根本沒有斷了關係。就在心力交瘁的承受著折磨的那些日子,他無視我的眼淚,一次又一次的欺騙著我。

或許承諾對他來說,只不過是讓他用來同時享受兩份愛情的籌碼,但我卻傻傻地捧在手心,日以繼夜的以此取暖。我明明知道送我上班之後的他,急切地踩下油門,是為了另一個她…我卻只能夠一遍又一遍的在心裡背誦著他給我的承諾,假裝自己相信他一定會履行承諾;我明明幾乎每天都等不到他答應的「我會去接妳下班」,甚至等了三四個小時之後,在終於撥通他的電話裡,聽到另一個她睡眼惺忪的聲音…我卻只能在話筒的另一邊,淚流滿面的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會過去的,因為他已經給了我承諾。

忘記這場如置身地獄般的惡夢是什麼時候結束的,只記得最後的我已經傷無可傷。尤其是在聽到他說,他無法跟她分手的原因,是因為她已經懷孕了。

拉回思緒,我壓下了胸口隱隱作痛的感覺,聽著朋友們不停發表對於這起婚變事件的看法:「李心潔真的太傻太不值得了!彭順已經是慣犯了,一定還會再犯!柳喪彪妳說咧?」

我笑著說:「這種忘恩負義,『老婆顧兒我幹妹』的賤屌,根本不可能真心懺悔,『原諒』這帖特效藥對他無效。這種人只能放棄治療,因為無藥可救!」

是啊…賤屌,無藥醫啊!


柳喪彪粉絲團

喪彪‧柳飄飄。 簡稱柳喪彪,獅子座O型。網路人氣部落客,著有「床上‧床下─搞定愛的18招」。 熱愛生命、享受愛情、不畏挑戰。文風辛辣、直言敢說。筆鋒犀利詼諧,對於愛情的看法中立不偏頗。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iupiu.sing